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王样温柔男 > 第四章

王样温柔男 第四章 作者 : 慕枫

    华笙边喝着绿茶多多边逛街,席蒲月始终跟在她身边。

    “你要跟到什么时候?”她好奇地问。

    “确定你平安回家。”他有责任替华伯父保护她。

    “你不用上课吗?”

    “我可以在家自习。”

    她斜瞥着他。

    他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怎么了?”

    “你这才是特权。”她指出。

    他笑笑地回应,“这是当好学生努力用功的回报。”

    “不公平!”会读书、成绩优异又如何?那并不能代表一个人的价值。

    “是啊,不过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不公平的事,刚刚被欺负的小学弟肯定也觉得这个世界对他很不公平。”他只是淡然地陈述事实,没有其他的含意。

    她当然知道他说的全都是实话,只是心里有些不平衡。

    “要是不服气,你也可以努力读书争取好成绩,让所有人对你另眼看待啊。”他谆谆善诱。她气呼呼鼓着颊的模样很可爱,像生气的河豚。

    “我又不是读书的料。”她老实承认。

    “那你是什么料?”他顺着她的话问。

    “华笙!”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大喝。

    她闻声回头。

    “你的朋友?”看起来不像,对方一脸凶恶,似乎不怀好意。

    她困惑地摇摇头,不记得什么时候认识这几个牛头马面。

    “华笙,我们的帐该算一算了!”四名混混似的少年快步走来。

    什么帐?她狐疑地问:“我有欠你们钱吗?”

    “谁要你的钱!”为首的少年凶恶地瞪视着她,“两个多月前,你把我的小弟打成猪头,这一笔帐该怎么算?”

    两个多月前?她很认真地搔头回想。

    席蒲月的嘴角微微扬起。该不会是被她华家二小姐打过的人太多了,她没有办法一一记住吧。

    “原来是你!”脑海里忽然灵光一闪,她想起来了。“谁教你要骚扰人家女生!”

    “我在把马子,关你屁事”另一名少年忿忿不平地道。

    “要是人家心甘情愿让你把,那当然就没有我的事,可是人家根本就不想和你多说一句话,是你耍流氓不让她离开。”她最看不惯欺负弱小的行为。

    “耍流氓又怎样?我本来就是流氓啊!”这一回有老大和其他兄弟给他撑腰,气焰更嚣张。

    这几个少年看起来都是中辍生,年纪轻轻的不学好,旷课逃学,在外成群结党,到处惹是生非。

    “你难道不知道他是我罩的?”打狗都得看主人,更何况阿伦还是跟在他身边的小弟呢!

    小弟让人揍了一顿,不讨回一点颜面,他这个大哥的脸要往哪儿摆?

    “不知道。”简洁明了。

    她又没有在外面闯荡过,哪知道他是熊还是豹?

    “给你一点教训,下次你就会记得我是谁,不敢再随便动我的人。”为首的少年率先抡起拳头朝她挥了过去。

    华笙动作迅速地头一偏,避开迎面而来的一拳。“卑鄙小人!”没有打一声招呼就动手。

    她没忘记席蒲月还在旁边。“五哥,你——有多远闪多远。”才不会被波及到。

    虽然他刚刚翻墙过来的身手很敏捷利落,但并不代表他会打架,他是模范生,是前途无可限量的高材生,她可不想害他被打断手或打断腿。

    “大家都是文明人,有什么事可以好好商量,没有必要动手动脚打个你死我活。”

    他老兄会不会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最好他们有那么容易说服啦!

    其他三人随即也采取行动。

    “打架是野蛮人的行为。”

    一对四,她很可能自顾不暇,恐怕没有余力照应他!

    “以多欺少,你们不觉得可耻吗?更何况对手还是个女生,你们把男生的脸都丢光了。”席蒲月温温地道,一点也没有受到眼前火爆场面的影响。

    华笙的心跳蓦地漏了一拍。

    都什么时候了,他还说话刺激他们!难道不怕被打个半死吗?

    外表温文儒雅、俊逸绝伦的席蒲月,即便有着高人一等的修长身材,却一点威胁性也没有。

    “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敢插手管我们的闲事!”有人想挑软柿子吃。

    华笙自眼角瞥见有人要过去对付席蒲月,急切地大叫,“你还不快走——”真是七月半鸭子,不知死活!

    他闪过一记左勾拳,“如果你们还有一丁点的羞耻心,就该挖个洞躲起来,别再出来丢人现眼了。”

    少年一愣。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吧!他一副小白脸的模样,怎么可能躲得过他的拳头?

    他、他、他居然闪过了她分心瞧了下席蒲月的状况,一个不小心,脸上立即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

    真痛!她闷哼了一声。

    少年愤怒地抬腿,使尽吃奶的力气朝席蒲月踹过去。

    这一脚要是踹中人,就算不死,也去了半条命。

    “小心!”华笙忧虑地转头警告他,却狠狠地震愕住。

    “啊?”几乎是同一时间,惨叫韾响起。

    她根本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也没瞧清楚他是怎么出手的,他的对手就躺在地上痛苦不堪地哀嚎了。

    另外三个少年当场愣住,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你——”

    “还要打吗?”席蒲月气定神闲地问,完全看不出他方才打断某个人的一条腿。

    “好痛!痛死我了!”

    为首的少年衡量一下情势,立即果断地作出决定,“去扶着他,我们走!”

    他走了过去,温柔地端起华笙的脸审视。已经有点红肿了,明天肯定会转为瘀青。“女孩子的脸很重要,要好好保护,破相留下疤痕可就不好了。”

    “我也不想这样啊……”她摊摊手。

    让她继续在外头闲晃太危险了,天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冒出一个仇家来找她麻烦!罢才的状况,倘若只有她一个人,应付得来吗?又会有什么下场?

    还未来得及思考,他已经拉起她的手。“跟我来。”

    “你要带我去哪里?”

    答案是——席家。

    “你带我来你家做什么?”她坐在沙发上,东张西望。

    “小笙小姐,请喝茶。”佣人送上茶和点心。

    “谢谢。”

    佣人惊呼,“小笙小姐,你的脸怎么了?”

    “哦,这个啊……不小心撞到了,没事的。”她笑了笑,轻描淡写地带过。

    席蒲月从厨房走出来,将一包东西递给她。

    “这是……”冰块。她自动自发地将包裹在手帕里的冰块轻轻贴上红肿、隐隐作痛的脸颊。“那个……”

    他了然于胸地问:“你想问老六在不在?”

    “他以欺负我为乐,遇到他,我就会倒霉。”她一点也不想见到他。

    席蒲月轻笑。

    “有这么好笑吗?”她白了他一眼。

    “老六的个性虽然很火爆,但是他从来不曾对谁有偏见或欺负人。”他说的全都是事实。

    换句话说,她就是唯一享有此“特殊待遇”的人了!

    “我该感到高兴吗?”很抱歉,她没有被虐狂。

    “他会针对你是有原因的——”

    她忙不迭地打断他的话,一脸惶恐地道:“你不要跟我说他会那么做是因为喜欢我。”

    他微微一怔,而后笑开来。“呵呵……你的想象力真丰富。”

    “不是吗?”

    “当然不是,你为什么会那么以为?”

    她松了一口气,“罗曼史小说里就有这样的情节。”

    “你也看罗曼史小说?”他有点意外。他以为她喜欢的课外读物,应该是武侠小说或科幻小说那一类的。

    她耸耸肩,“班上有个女同学特别爱看,我借来翻过几本,那……他为什么看我不顺眼?”别让她死得不明不白。

    “你还记不记得你和老六第一次见面的情形?”他问。

    她摇头,“那么久以前的事了,我哪还记得。”

    他忍住胸口翻腾不已的笑意,“你五岁那年第一次来我们家玩,老六刚打完篮球回来,你一见到他就高兴地跑过去叫他姊姊,还说他很漂亮——”死穴。

    老六最忌讳人家误认为他是女生,其次就是说他漂亮,而她一次就把两个地雷引爆,当然会死得很难看。

    他也太会记恨了吧!“他是不是男人啊?心眼这么小!”

    他是不是男人啊?这话要是让老六听见,他恐怕又要暴跳如雷了。

    席蒲月低声笑道:“这种话还是别让他听见的好,不然你们的梁子可就越结越大了。”

    “我会偷偷的说,不会让他听见的。”她咧开大大的、得意的笑容,不小心扯动了脸颊上的伤处,痛得龇牙咧嘴。

    “看来你得罪的人还真不少呢,在街上随便逛逛都会遇见和你有过节的人。”他很替她的未来担忧。

    “不是有句话说,冤家路窄吗?”说到这个,她差点忘了。“那个倒在地上哀嚎的家伙,他的腿……”

    “断了。”

    “真的断了”原本她还只是猜测。“是你下的手?”

    “不然还有其他人吗?”总不会是中邪了,他们自己人打自己人吧。

    “怎么可能”她难以置信地瞪视着他,“你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吗?”

    他挑眉,“我有那样说过吗?”

    “是没有,但是大家都这么以为啊。”

    “那是大家先入为主的观念,别人要怎么想是他们的自由。”他不想,也没有必要去干涉。

    “没想到你不动手则已,一出手就是狠招啊。”

    “他踢向我的那一腿也毫不留情。”他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他也尝尝相同的痛苦,很公平。

    “你学过什么?”她很好奇。

    “搏击武术。”他已经练好几年了。

    “那是什么?”没听过耶!

    “那是一种强调实用的攻守技击武术,源自于中国传统『手搏』、『技击』中之拳、打、踢、压、摔、拿及各家门派的套拳融合成一种易学易精、徒手近战的格斗自卫武术。”

    她的眼睛忽地亮了起来,“所以,你打架很厉害了?”

    打架很厉害?他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了?

    他觉得有必要解释清楚,导正她的观念。“小笙,学武术的目的是要健身、强身、防身,不是用来打架的。”

    健身也好,防身也罢,只要能让她打赢架就是好的武术。“那……五哥,你教我好不好?”

    教她?席蒲月思忖了下,“训练的过程会很辛苦——”

    “我不怕。”

    “训练必须持之以恒,你不会练了一、两个月之后就想放弃了吧?”

    “绝对不会。”她斩钉截铁地保证,只差没斩鸡头立誓了。

    “你答应一切听从我的安排?”

    她不假思索,“我答应。”

    这么一来可以减少她在外头闲晃的时间,他也能教她一些实用的防身术,还能让她修心养性,一举三得,他没有理由不答应。

    他点头,“好,我教你。”

    事情就这么说定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王样温柔男最新章节 | 王样温柔男全文阅读 | 王样温柔男TXT下载
万人炸金花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