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管情人 > 第六章

家管情人 第六章 作者 : 丹甯

    “我尽力而为。”穆维哲接过纸袋,搁在一旁。“不过我想知道,依我们过去的合作模式,我是听从你的建议直接授权,还是会仔细看过再做决定?”

    “你一向是公私分明的人,即便是我的建议,你也会在与我讨论过后,仔细分析利弊再行决定。”

    穆维哲点了点头,“我想也是。你打算现在讨论吗?”

    黄绮竹在一旁听着他们的对谈,本来实在不忍他才刚清醒,甚至连记忆都还没恢复就得处理公事,因而想出声制止。

    可她也晓得,表哥是个知轻重的人,若非事情真的十分迫切,他断然不会在明知穆维哲状况不好的情形下仍坚持讨论公事。

    顿时,她有些为难起来。想了想,她开口,“表哥,我要去楼下便利商店买点东西,你先在这里陪陪穆先生好了,若有什么重要的事可以趁这机会和他说,但别讲太久,穆先生需要多休息。”

    这样算是比较好的安排了吧?她此刻离开也正好避嫌,免得表哥碍于她在场不方便谈公司机密。

    不料杨继正还未说话,穆维哲却忽地先捉住她的手。“不必了,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他的态度很明显,不希望她离开他的视线。

    “呃,可是……”这样不好吧?

    杨继正似乎觉得眼前的情况很有趣,目光在两人间游移好一会儿,才出声道:“别着急,我没打算现在谈公事。维哲,纸袋里的那些资料很多很杂,等过个几天你看完我们再来谈。若在这段期间内你记忆恢复,那更好。”

    “也行。”穆维哲考虑几秒,同意了。

    “那就这么说定。”杨继正顿了顿,随后转头望向黄绮竹。“对了,我刚来的时候,护士小姐交代我顺便请你出去办手续。”

    “喔,好。”黄绮竹愣愣应道,打算和杨继正一起走出病房,却发现自己的手还被牢牢握住。“呃,穆先生……”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当她在唤他“穆先生”时,似乎从他脸上见到一闪而逝的阴沉?

    “我得先去替你办手续。”她轻轻挣扎,想抽出自己的手。

    他又瞪了她好一会儿,才缓缓松手。

    手被放开的那瞬间,黄绮竹松了口气之余,却又突感失落,但她不敢深思他的行为与自己的心态,只能低着头匆匆随杨继正离开。

    走出病房,杨继正没说关于办手续的事,却倏地定住脚步。

    “表哥?”她一脸困惑,不明就里。

    “我还有很多事要忙,就长话短说了。”他转过身,双手环胸望着她。“我知道你接近维哲别有用心,但我也看得出你其实没有恶意,所以暂时不跟你追究这件事,希望你好自为之。”

    黄绮竹一脸怔愣,没想到她自以为稳妥的计画,竟先后被穆维哲与表哥识破。

    她是不是真把这两个男人小觑了?

    “别担心,我之所以找你出来,并不是要谈这个。”虽然他确实想让这生嫩的小骗子知道自己并不是那么好蒙骗的人,但此刻还有另一件更要紧的事。“我认为维哲这次出车祸的事并不单纯,所以我希望你尽量跟在他身边,别让他再出什么意外。”

    “什么?”她再度呆住。

    “你没听错,我怀疑这场车祸是人为的。”杨继正的语气很冷静,“有人企图伤害维哲,甚或更严重点,想要他的命。”

    “为什么?”她不解。依穆维哲的性子,应该不会与人结怨吧?

    “牵扯到利益的事,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这么说……也是。想起某些不开心的事,黄绮竹的神色不由得黯淡下来。

    “总之这段期间你就好好照顾他吧!别让任何人与他独处,包括李容芸。”杨继正不意外见到她神情转为错愕。“因为我认为最有嫌疑的人,就是她父亲。”

    “怎么会……”这两天的“意外”太多了,黄绮竹发现自己无法消化这些令人震惊的消息。

    “详情我一时间很难向你解释清楚,反正你小心点就是。”他慎重的叮嘱,“那么我先走了。”

    说完,朝她点点头,转身离去。

    “你要去哪?”

    黄绮竹的脚步顿在原地,讶异的转身望向发话的男人。

    “你不是睡着了?”就是见他闭了眼,呼吸均匀,她才打算离开去忙别的事,没想到连门把都还没摸着,就被叫住了。

    “所以你想趁我睡着时离开?”

    “不是的。”她连忙解释,“我只是想去楼下买点东西而已。”

    虽然一开始确实存有逃走的心思,但他现在这个样子,她哪敢随便丢下他一个人不管啊?

    但也不知是不是她太敏感,她总觉得醒来后的他……很奇怪。

    只要他人是清醒的,目光就离不开她身上,即便是在看继正表哥带来的资料,也仍将她的一举一动看在眼底,她稍有个动静,就会引来他的关注。

    害得她只不过是要出去买点东西,也搞得像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的。

    “那么……我先下去了,十分钟内回来。”她匆匆交代道。

    结果,她很快地至一楼的便利商店买了些简单的日常用品,以及自己最爱的糖果后,不敢多加耽搁,付了钱便直接回到病房内。

    她也不晓得自己为何那么匆忙,只是不想让病房内的男人感到不安。

    表哥信任她,所以将穆维哲交给她,她自当尽全力去照顾。

    她晓得,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镇定从容,与过去没什么分别,但一个失了忆的人,又怎么可能真的一点都不感到害怕?

    她是穆维哲醒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他对她的依赖,她可以理解。

    当黄绮竹回到病房时,病床上的男人正拿着文件审视,见到她回来,绷紧的眉头才稍稍松开。

    然而这会儿,却换她不满了。“你怎么又在看那些东西?”她走到他身边,不客气地抽走他手中的资料。

    平时她是没这个胆量的,但事关他的健康,她不能不管。

    况且这两天,他为了这些东西已经几乎废寝忘食,双眼都是血丝,他本人无所谓,她看了却好心疼。

    穆维哲其实伸手就能把文件拿回来,但他没有动,只是瞧了她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我不快点弄懂不行,自你表哥拿这些东西来至今,都已经过了两天,我对于这些东西仍是一知半解。”

    他难得流露的倦态,令黄绮竹心头一紧。

    她不忍的出言安慰,“那不能怪你啊,你、你现在这个样子,要你看懂那些专业的东西未免太强人所难了。”

    “问题是,就像那个姓杨的说的,这世界不会因我的失忆而停止转动。”

    “但这世界也不会因为你的缺席而毁灭。”她难得生出勇气,反驳他的话。

    穆维哲只是望着她,没有说话。

    黄绮竹被瞧得心慌意乱。

    这几天都是这样,每当他用那种眼神看着她,她的一颗心便像是要从胸口跳出来似的。“我……我并不是要否定过去你是多么优秀有成就的人,但不管是钱还是事业,都只是身外之物,就算失去了,改天再赚回来就有,健康却是无价的。”

    “你说的也有道理,但你有没有想过,我身为公司老板,底下有数以千计的员工,若今天我倒下了、离开了,或许依我的能耐还有机会东山再起,可很多家庭的生计却会因此失去依靠。”他的表情沉着而认真,“当我当上老板时,就不再只是为自己而活了,你懂吗?”

    她怔怔望着他,几乎忘记了呼吸。

    这个男人呀,就算失去了记忆,性子却仍未改变,依然是她心中最景仰爱慕的那个穆维哲。

    “所以,你是为了他们才那么努力的?”

    他微微扯动唇角,“这么说未免又把我想得太伟大了,我会这么认真也是有私心的,毕竟我想试试能不能尽快找回记忆,好让生活恢复正常。”

    听到他想找回记忆,黄绮竹只觉得胸口传来微微的刺痛感。

    “你……很想快点恢复记忆吗?”她试探性的问道。

    “那当然。”他显然觉得她的问题很莫名其妙。“没有人会希望失去自己人生三十多年的回忆吧?”

    “是没错啦……”她轻咬着下唇,有些不安。

    他想恢复记忆她当然可以理解,只是恢复了以后呢?若发现这场差点要了他的命的意外事故,竟是未来岳父主导的,他会不会伤心难过?

    而他和她之间,又会变得如何……她很胆小,不敢去深思这个问题。

    “何况,我也很想知道,我们究竟是什么关系。”他淡淡抛下另一句话。

    她错愕地抬头瞪向他,先前的感动和不安顿时消散。她结巴地道:“我们就、就只是单纯的雇佣关系啊,哪还有什么?”

    “你确定?”大掌再度爬上她红透的小脸,穆维哲发现自己最近似乎迷恋上她柔嫩的触感。“没有进展成男女朋友之类?”

    他是失去记忆,不代表心也盲了。

    这女孩想什么都写在她脸上,那些因他而起、掩不住的担忧和爱慕,以及在他受伤后几乎寸步不离守在他身边的举动,他又岂会看不出她那点透明的心思?

    尤其当他碰触她的时候,她脸上惊喜和紧张的神情,绝非伪装。他想,她说的是真的,不管过去他心底是怎么想,至少表面上看来,过去的他们应该并没有什么——除了她暗恋他以外。

    他其实早就猜到了,之所以这么逗着她,只是觉得她不知所措的表情很有趣。

    他也知道自己这么做很无聊、很没意义,却不知怎地没想过要停止。

    她确实很配合他的捉弄,马上瞠大了眼,一脸慌乱。“怎……怎么可能?我们当然只是单纯的老板和员工关系呀!何况你也已经有……”想到李容芸,她的语气不禁黯了下来。

    “有什么?”他敏锐的察觉她情绪突然转变。

    “没事。”她僵硬的摇摇头,“你工作忙,几乎以公司为家,我只是替你整理房子的管家,平时我们很少碰上面。”

    她本来想和他说李容芸的事,但是突地想到表哥的嘱咐,到口的话便硬生生咽了回去,不想在事情未明前对他说太多。

    怕他继续追问,她立刻又道:“好了,时间也晚了,你早点休息吧!这些东西我可要先没收,明天再还你。”她一面说,一面把文件装回牛皮纸袋中,在手中抱得牢牢的。

    “要我休息可以,你得留下来。”他和她谈条件,不想她走。

    黄绮竹深深叹了口气,却没半点意外,毕竟前几个晚上也都是这样,而且大概是怕她睡得不舒服吧,在他知会院方一声后,原本那张陪病床已经被一张单人床取代,虽然因为认床的关系,她依旧睡得不是很好,但至少舒适多了。“你放心吧!我会留在这儿陪你,不会走的。”

    听到她的保证,他满意的点头,心中某个角落感到踏实了些。

    对于自己的生平点滴,他目前所知并不多,甚至不晓得自己有什么亲朋好友。照理说,他应该感到非常焦躁不安才是。

    然而有她在身边,悉心照料关怀着,他却突然觉得,这一切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要有她,在他身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家管情人最新章节 | 家管情人全文阅读 | 家管情人TXT下载
万人炸金花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