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夜半探香闺 > 第四章

夜半探香闺 第四章 作者 : 馥梅

    时光如白驹过隙,月余时间又转眼逝去。

    凌晨,寅时正,除了偶尔传来几声虫鸣,再无其他声响。

    原本安静躺在床上的凌绮荷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静静的听了一会儿,才掀开被子,慢慢的挪动到床沿。

    屋里因为她特意吩咐,夜里蜡烛是从不灭的,借着昏黄的烛光,她伸手将放置在床边的两根拐杖拿过来撑在腋下,开始她今天的训练。

    这拐杖是她请工匠做出来的,拿到成品后,这十来天她每天清晨都会提早一个时辰起床偷偷练走做复健,至于为什么要偷偷的做?

    呵,还不是第一次在众人眼皮下做复健时,因为那些人太心疼她,不忍见她太累,让她根本无法达成自己的预设目标。

    可清醒至今已经三个月,她每天就只能透过窗看着庭园的景致,从白雪皑皑到如今满庭芳翠,她心急,想尽早恢复健康,于是找了借口,费尽许多唇舌,外加耍赖撒娇才好不容易让王爷爹答应免了翠玉她们守夜,这才开始她独立的、偷偷的复健运勤。

    她撑着拐杖慢慢的在室内来回走着,走了两趟,额上便布满了汗水,虚软的双手偶尔撑不住闭杖,几次差点跌倒,她硬是咬紧牙撑了过来。

    她可以的!不管是因为昏迷太久造成的萎缩无力,或者像他们练武之人说的筋脉受损堵塞,就算没有高人为她疏通修复筋脉,她相信只要多做训练,一定能康复,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

    她不会把希望完全寄托在别人身上,她不怕累不怕苦,上辈子早已习惯了什么事都靠自己。再说自从那天她不仅气走了轩辕煜恒,还从爹爹那里得知婚约已经解除了这个好消息,这一个多月来她心情都很好,做起复健也就更加卖力。

    想到那天晚膳后她跟爹爹提起和轩辕煜恒的婚约时,爹爹一脸紧张的模样,以及她说出自己要解除婚约,不愿意嫁给轩辕煜恒时,爹爹松了口大气,然后邀功似的告诉她婚约已经解除了的样子,真的……很可爱啊!

    有这样一个疼她宠她的爹,她真的很高兴自己穿越了,否则原主就这么死了,爹爹该有多伤心啊!

    她知道最终她还是必须嫁人,没有感情无所谓,但至少得是一个会尊重她,且愿意一起经营婚姻的对象,是吧!

    但这些都是以后的事,她现在只想尽快恢复健康,然后在出嫁前争取一两年的自由时间,好好的游览古代风光,也不枉穿越一回了。

    清丽的小脸满是对未来的向往,此时她努力多走一步,美好的未来就更近一步。

    她没有发现,微敞的窗子外,一道黑影像是与黑夜融合了般,默默的站在那里,看着她来来回回,在屋里走了一趟又一趟。

    轩辕臻宸深邃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屋里的人,这是他第几次站在这里了?

    记得第一次,是收到监视循亲王府的暗卫报告,说昭华郡主让工匠制作了一对奇怪的拐杖,用来撑在两边腋下练习走路,已经连续两天在寅时正自己偷偷起床练走。

    他不由得想到那天在朗月亭听到的事情,觉得会说出那些话噎得轩辕煜恒那小子无法反驳,还不能严惩传话的奴才一个大不敬之罪,最后只能忍怒拂袖而去的昭华郡主挺有趣的,让他产生了一些些探索的兴趣。

    于是在好奇心驱使之下,算准了时辰来到这扇窗外,果然看见这个纤细痩弱的人悄悄的起床,拿着那副奇怪的拐杖开始练走。

    看着昭华郡主摔倒了又爬起来,艰困的移动几步又不支摔倒,然后又费力的爬起来继续走,他心里不由得对这样的她有了一丝敬佩,为她的坚韧,为她的不馁。

    之后,一天又一天,他总是在同一时刻来到此处,默默的看着她每天都有些微的进步,走得越来越稳,摔倒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此刻的她,看起来明明是那么柔弱,可是她身上爆发出来的坚韧,却是那样的耀眼。看着她好似泛着光的美丽面容,他的心也不禁跟着颤动。

    见她踉跄差点跌倒,轩辕臻宸几乎要出手搀扶,但又一次忍了下来,双手在身侧一松一握,每每她脚步稍有不稳,就不自觉的屏息握拳,待她站稳脚步,才又吐气松了开来。

    他没有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可以平静的看着她摔了又起,起了又摔,心里也只是佩服,然后一次次,一天天,在不知不觉间,心情慢慢的改变了,到如今他会紧张、会不忍、会心疼,稍有踉跄就有股想要上前搀扶的冲动。

    突然,屋内的人再次踉跄着往前扑跌,经过多日的经验所得,让他在电光石火间便判断出她这次是脱力无法自救,要摔了。

    这次他没能忍住,眨眼间飞身掠进屋里,在他回过神时,已经接住了她倒下来的痩弱身子。

    怀里的人,真的……太瘦了,那浑身的骨头硌得他连心都发疼。想起她的遭遇,有些气她当初竟为了轩辕煜恒伤害自己。

    凌绮荷被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吓住了,一时之间竟没有任何反应。

    “你没事吧?”怀里的人僵硬着身子,久久没有任何动静,让轩辕臻宸忍不住问。

    凌绮荷猛然回过神,立即挣扎着想挣脱这人的环抱,张口想喊,却立即被掩住了嘴。

    “呜呜……”凌绮荷呜呜闷喊,双眼怒瞪着这个贼人,心里却难掩恐惧,此时的状况俨然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最佳写照。尤其此人出现的方式,显然是个高手,手无缚鸡之力的她只有任人宰割的分。

    “嘘,别怕,我没恶意,我不会伤害你,不让你出声,是怕引来了人,会坏了你的名声。”轩辕臻宸看出了她眼底的恐惧,有些心疼,于是温声安抚。

    凌绮荷瞪着他,他的眼神清朗温和,表情真挚,感觉似乎真的没有恶意,于是停止了无用的挣扎,不过还是僵着身子,没有放下心里的戒备。

    “我现在放开你,扶你到床上坐下,可好?”轩辕臻宸见她安静下来,于是温声的询问。

    凌绮荷犹豫了一下,才轻轻的点了头。

    轩辕臻宸这才放开她,见她真的没有叫人,这才弯身一把将她抱起,送回床上。

    凌绮荷被他的动作又吓了一跳,待反应过来,已经被放在了床上。

    “你……”才刚开口,一条白色、角落绣有青竹、折迭得四四方方的帕子递到她眼前。

    “先擦擦汗。”轩辕臻宸说。

    凌绮荷犹豫了一下,最后敌不过自己浑身湿粘的不适,不过并没有接过那方帕子,床边的盆架上就有布巾。

    “我用自己的就行了。”凌绮荷指了指床边盆架上吊着的布巾。

    轩辕臻宸点头,收回自己的帕子,帮她将布巾拿了过来。

    “多谢。”接过布巾,在男子不知有意还无意的走到窗前背对着她时,尽自己所能最快的速度将身上的汗水粗略擦去。

    整理好自己,那男子也适时的回过身。

    “你是谁?为何擅闯循亲王府?”

    “听说昭华郡主制作了两支……新奇的拐杖,好奇前来一观。”

    “听说?”凌绮荷皱眉。“当初请工匠制作的时候,我是应允了工匠可以制作贩售营利,但叮嘱过不能泄露了出处,结果才十余天,外面就能『听说』了?”

    “市井倒是没有传言,我也不是从工匠那儿『听说』的,昭华郡主请放心。”

    轩辕臻宸见她皱眉,好不容易压下想要抚平她眉头的冲动。

    “你到底是谁?”外头没有传言,那么这人是有自己的消息管道,莫非像小说里写的,王府里有那些所谓的暗卫、影卫监视?

    “我是轩辕臻宸。”轩辕臻宸也没有隐瞒身分的意思。

    “轩辕?”凌绮荷听到这两个字心下一惊,“轩辕”是国姓,只有皇族之人可姓,所以他是皇家的人!

    她只知道皇上这一辈是行“煜”,至于“真”是哪一辈的,她就不知道了。

    “是,轩辕臻宸,『时文思索,允臻其极』的『臻』,『青龙隐隐来黄道,白鹤翩翩下紫宸』的『宸』。”

    “臻宸”!凌绮荷眼瞳微缩,这个名字,就不怕被皇帝猜忌吗?

    “为你取这个名字的人,是怕你死得不够快吗?你能活到现在还真是奇迹。”

    她忍不住轻嘲。

    “呵!全赖皇上英明。”轩辕臻宸戏谑的轻笑。眼底有着难掩的愉悦,传言昭华郡主文墨不通,只会练武耍鞭,实际却是不同。

    “我可以看看吗?”他指了指被她靠着墙竖放在床边的拐杖。

    “请。”凌绮荷无所谓的点头。她知道这里还没有这种拐杖,只有那种拿在手上的手杖。

    轩辕臻宸仔细的研究了一会儿,然后又亲自尝试,因为身高的不同,用起来还得弯腰屈腿的,着实古怪,让凌绮荷看着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轩辕臻宸有些赧然,不过面上倒不显,放回拐杖,抬脚勾了张凳子坐到她面前。

    “这东西对腿脚不便或受伤的人倒是极好,比手杖好用多了。”虽然因为身高关系他用起来不太舒适,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知道这是个好东西。

    “阁下的好奇心如果满足了,是不是该离开了?”

    “你不好奇我的身分?”轩辕臻宸轻笑的看着她,不放过她脸上一丝细微的表情变化,她很冷静,临危不乱,也有敏于常人的直觉,传言昭华郡主冲动易怒、刁蛮任性,显然这又是一个天差地别的不同。

    “我的好奇心不如阁下旺盛。如果你真的姓轩辕,那么就是皇家的人,知道这个就足够了。”足够她敬而远之,避如蛇蝎。

    她不管他们皇家的事,也不关她的事,如果这人真的没恶意,到现在也该离开了,她现在最不想和皇家的人扯上关系。

    轩辕臻宸微笑摇头。“不够,我希望你能更了解我。”

    凌绮荷眉头一蹙,他这是什么意思?戏弄她吗?!

    “抱歉,我觉得没有必要。”她断然的说。“夜已深,阁下还是尽快离开吧!”

    “呵呵!昭华郡主,你真的和传闻很不一样呢!”轩辕臻宸忍不住低低的笑了起来。

    凌绮荷心下一凛,不过随即镇定下来。

    “人都会改变,会成长,尤其是死过一次的人。”她淡漠的说着。

    轩辕臻宸心脏微微一缩,为她用这样轻描淡写的态度说着那生死大劫。

    “郡主对恒郡王再无依恋吗?”他想知道这个答案。

    “我想这与阁下无关。”凌绮荷拒绝回答。他们不过是陌生人,连“交浅”都谈不上,这个问题越界了。

    “我想知道。”轩辕臻宸却坚持。

    他没想到自己会因为一次好奇,对这个女子上了心,非一见钟情,而是一次次从觉得她有趣、特别,到佩服、欣赏,渐渐改变,心生怜惜,不知不觉间刻入了心中。

    虽然快了些,也不在计划中,但他不是一个会逃避的人,既然上了心,那他便会坦然面对,将情况控制往最好的方向发展。

    他以前回京探亲,也曾远远的见过几次昭华郡主,听过她的传言,而听到最多的就是她刁蛮的个性以及对轩辕煜恒是如何的深情。

    他觉得,当初昭华郡主那张扬的美丽、艳冠群芳的姿容,却远远不及眼前瘦弱苍白,汗流浃背的狼狈模样。

    果然,这样的一个女子,配轩辕煜恒太可惜了。

    他想要她,不过虽然已经退亲了,但她对轩辕煜恒是真的死心了吗?还是说她对轩辕煜恒的感情并没有像传言中那么深?

    凌绮荷看着他眼底认真的神情,不知为何心里突然有种预感,如果不回答他的问题,他很可能就赖着不走了。

    无奈的闭了闭眼,这人……她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对待了。

    “那个爱恒郡王的昭华郡主已经死了。”这可是一句大实话啊!

    轩辕臻宸挑眉。“死透了没?”

    凌绮荷闻言,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转世投胎去了。”

    “很好。”轩辕臻宸满意了。他相信她,他轩辕臻宸看上的女人,心里不该有别的男人。

    “阁下满意了?可以请你圆润的离开了吗?”凌绮荷忍不住道。

    “呵呵!”轩辕臻宸又被她逗笑了。“是该走了,改天再上门拜访。”

    “什么?”凌绮荷错愕,上门拜访?有没有搞错啊?!

    “记住,我是逍遥亲王。”他最后说完,然后怎么来,怎么离开。

    凌绮荷错愕的眨巴着眼,瞪着那无声无息已被掩上的窗。

    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她也好想这样高来高去啊!

    她努力握紧拳头,给自己一个加油的手势。

    “我一定行的!”她低声为自己打气。“总有一天,我也会展翅高飞!”

    轩辕臻宸并没有立刻离开,依然隐身在暗处,听见了她的低语,微微一笑。

    总有一天展翅高飞吗?

    那就由他来给她一片自由飞翔的天空吧!

    看来这一次他可以跟皇帝侄儿要个“恩典”,免得皇帝侄儿总是烦恼着不知道该赏什么给他才能合他的心意。

    不过不急,总要她心甘情愿才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夜半探香闺最新章节 | 夜半探香闺全文阅读 | 夜半探香闺TXT下载
万人炸金花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