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豆腐娘子 > 第五章 山上的巧遇

豆腐娘子 第五章 山上的巧遇 作者 : 元柔

    傅茜背着小竹窭在山里慢慢地走着,脸上的表情有些难过。昨儿个定了亲事后,二婶在家说话就阴阳怪气的,话里话外都是奶奶偏心,把好对象给她了,掀了嘴皮就提娘亲的事。

    二婶就专挑没人的时候跟她说这些,其实她也不是不懂二婶的意思,二婶一直以来就对大房不用赡养奶奶一事感到不满,但她爹也不是扔着奶奶不管的人,是奶奶不习惯城里的生活,才跟二房住在一块的,为此,爹每年都多拿五两银子给二叔家,这些二婶也是知道的。

    她知道这都是为了王家送来的那根金簪子在眼红,傅茜又不好顶撞二婶,只好拎着竹篓出门摘些野菜,在外面晃一晃,等下午要回城的时候再回去就好。

    “茜娘。”

    低沉的嗓音从背后冒出来,傅茜吓了一跳,一转头,就看到王绍站在不远处笑看着她。

    “绍子哥。”一见到他,傅茜整张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对于两人身分的转变,她还不习惯,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一张脸红通通、不知所措的模样,让王绍暗笑了下,“天这么热,怎么上山了?”现下是未时,太阳仍大得很,村子里的人大多都躲在家里休息。

    脸上的红晕消退了些,傅茜伸手将颊边的落发勾到耳后,“下午要回去了,想说多采些野菜给家里添个菜。”

    王绍顿了下,方才他跟上来的时候,明明看见傅茜脸上的不开心,她在不开心什么?莫非她不喜欢这门亲事?

    不是王绍臭美,他觉得自己虽然老了点,但长得也是五官端正、身强体健,有份好差事又有房子,虽不是大富大贵,但也算小康之家,这样的人多少也能说是上上之选吧?

    “茜娘,你……对这门亲事感到勉强?”虽说对茜娘有几分好感,但她若真不愿,他也是不会勉强的。

    傅茜愣了一下,不懂他为什么突然这么说,“嗄?”虽然亲事谈得急,但她并不讨厌绍子哥。

    她那错愕的表情让王绍尴尬了一下,发现自己好像误会了什么,食指在脸上抓了两下,“方才我瞧你好似很不开心。”

    傅茜这才知道方才自己的模样都被他看见了,“跟绍子哥没关系。”

    只是一场误会,王绍原本提起的心也放下了。

    两人之间一片沉默,刚订亲的未婚夫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身分上的转换,不光是傅茜还不适应,其实王绍自己也不适应。

    身为男人,这种情况下还是要主动打破尴尬,王绍一手缩在背后紧握了下,轻咳一声,“不是要采野菜吗?我帮你。”

    羞涩地低下头,傅茜还在迟疑的时候,王绍已一步上前拉过她背上的小竹篓背到自己身上。

    “走吧。”迈开脚步往山间小路走去,这座山他小时候常来,那些山菜野味在哪儿长得最茂盛,他还是有印象的。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浮上一抹淡淡的甜意,红着脸,傅茜抬脚也追了上去。

    现在正好是野菜生长的季节,王绍领着她左拐右弯,摘了不少新鲜的野菜和菇子、木耳。

    “这些地方若是没我领着你,你别自己来。”王绍带她去的是幼时自己发现的一个小山坳,要绕过山神庙往更深处的地方走。

    傅茜本来还有点害羞的心思都让这些美味的山珍给盖过了,蹲着身子点头,两手在地上快速地收拾着,“绍子哥,你怎么知道这些地方的啊?”她以前都不晓得山神庙后面居然还有这个山坳,刚刚好被那些层层迭迭的树木给遮掩住了。

    “小时候满山乱窜找到的,你看,这棵枣树还是我亲手种下的,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这枣树居然还活着。”王绍小麦色的脸庞露出抹稚气的笑,脑海中回想起童年往事,那时无忧无虑,整天只顾着吃喝就是最大的事了。

    “这是你亲手种的?”傅茜起身走到枣树旁边,这枣树正好被夹在两棵大树中间,没仔细瞅是绝看不出来还有棵枣树夹在中央。

    “嗯,在我投军前种下的。”王绍眼神加深了些,那时候他爹还在,这棵枣树是他跟他爹一起种下的,这么多年过去,他原本以为这枣树没人照料应该活不了,没想到居然长得都能结果了。

    傅茜看他一眼,上一回她会在山神庙碰见绍子哥,一定是绍子哥正好上山来看这棵枣树,“绍子哥,听说你以前的军队在西北,西北那里是什么样子的?”从小到大,她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离这有几十里远的平化县,她随着奶奶去探视嫁到那里的一个表姨,西北这样的地方,她只有从别人口中听过而已。

    “西北啊……”年少从军到解甲归田,王绍嘴角微勾,“有很宽广的草原,一望无际,要是不懂路的,就会迷失在草原上。那里的人很多,百族混杂,草原上有时候会有

    大市,非常热闹。”想起那段有苦有甜的日子,若不是娘亲的泪水,或许他会在西北待上一辈子也不一定。

    草原?傅茜在父亲收藏的游记中看过关于草原的形容,而她脑海中凭空想象的也不知道对不对,“真好。”语气里带着明显的欣羡。

    回过头就看到她眼中闪亮的光芒,王绍笑了下,抬手拍拍她的头,“以后有机会我带你去看看。”回来前,他跟几个战友说过了,若是娶了媳妇儿会告知他们一声,要是有机会,就会回去看看。

    以后的机会,指的当然是两个人成亲后。傅茜听出他话中的意思,避开他含笑的目光,心里却像吃了糖似的甜蜜。

    “过些日子等枣子熟了,我再带你上山,东西已经采了不少,下山吧。”王绍看了下天色,下午他们还要搭马车回城里,早点回去比较好,况且大爷爷那里应该也还在等他。

    “好。”傅茜将地上的野菜收拾整齐后放到竹篓里,王绍一甩就背到身上,两个人绕出山坳往山神庙的小径走去。

    可王绍跟傅茜两人才刚绕出山坳而已,就听到尖叫声在山间响起——

    “啊啊啊……”

    声音正好从山神庙的方向传来,王绍跟傅茜两人对看一眼,二话不说就往发出尖叫声的地方冲去。

    “让一让、让一让,别挡路!”王坚喘着气吼着,眼里冒着火气,瞪着这些围在山神庙附近的村民。

    村民们看到是他,自动退开几步,让出空间给他走进去。

    王坚吸了几口气,等胸口起伏没这么大以后,才往不远处王绍的方向靠近。

    王绍正拍着傅茜的后背安抚着,傅茜一张秀丽的脸庞苍白的很,表情惊恐未定,半靠在王绍身上,一手还紧紧拽着他的衣襟,方才所见的一幕,简直把她吓坏了。

    他们身边还蹲着个三十多岁的婶子,王坚认出是村子里的何婶,她正一手抵着树干,对着地上干呕,一张脸也是青白青白的,跟傅茜一样,都是一副吓坏了的模样。

    山神庙占地并不大,除了供奉主神的正殿之外还有两个小偏殿,王坚经过的时候,眼神扫到靠近林子的小偏殿的阴暗处,似乎有一个东西缩在那里,心一跳,大约猜出是什么东西了。

    “哥,什么情况?”王坚勉强按住乱跳的心,吞了口口水走到王绍旁边。

    王绍一手轻抚着还惊魂未定的傅茜,“找人去通知李大人了吗?”

    “嗯,我让小胖去了,待会儿应该就有人来。”王坚点点头。

    “茜娘、茜娘!”

    傅学文的声音响起,三个人转头一看,一向斯文儒雅的傅学文,此时满头大汗、狼狈不堪,一脸惊慌地四处张望着。

    “爹!”傅茜红着眼朝着傅学文跑过去,直接扑在傅学文身上啜泣。

    傅学文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见女儿安然无恙,一颗心就放下了。

    “坚子,你去找几个本家兄弟,把山神庙附近先围起来别让人靠近,等衙里的人来后,先将山神庙四周都搜一搜,看看有没有什么踪迹。”王绍的眼睛盯着傅学文父女,低声跟王坚交代着。

    “出命案了?”王坚小声地问。

    王绍扔给他一记白眼,“废话,别多说了,快去把人给组织起来,让那些村民没事就下山,别全围在这。”

    方才他跟傅茜要下山的时候,就听到了尖叫声,两人本能地往发出尖叫的地方跑,一绕到山神庙前面,就看到何婶一脸惊恐地摔倒在地上,眼睛直瞪着小偏殿的方向,两人下意识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就看到一个倒卧在地上的人——应该说是尸体。

    王绍还好,打仗的时候在战场上见得太多,傅茜就不行了,整个人都被吓坏了,而且那人的死相也太过难看,可以说是血肉模糊,她与何婶两人都被眼前的画面给吓得不轻。

    王绍看她吓得一脸苍白,只能半抱着她安抚着。而何婶回过神后就蹲在树下一直干呕,还好何婶是跟她的媳妇一块来上香的,王绍才有办法让人去通知王坚过来。

    王坚领命而去,没一会儿就招了几个村里较好的兄弟帮忙,守着四周不让村民再靠近。

    王绍走向傅学文一家,傅芃已得到消息,急急忙忙地也赶了过来,现在一家两个男人都在轻声哄着傅茜。

    傅茜真的被吓坏了,那个人一脸血肉模糊地躺在那里,眼睛似乎还瞪得大大的,好像死不瞑目,一想到她就心底发寒。

    “伯父。”两家已定了亲事,王绍自然地改口。

    傅学文将女儿暂时交给傅芃,自己跟着王绍到一旁说话,王绍在一旁小声地跟他解释方才所遇到的事情,傅学文自是心疼女儿不说。

    “待会儿我先带茜娘回城。”傅学文说道。

    王绍想了一下,点点头,“也好,茜娘应该被吓坏了,后面我再带着衙役上门与茜娘例行的问个话就好。”原本发现命案的人是不能随意离开,只是发现命案的时候他也在,所有的情况他都了解,现下还是先让茜娘休息再说。

    “嗯,交给你了,我们就先离开了。”傅学文说完后,便往儿女身边走去。

    王绍看着他们三人离开,才转身去做他该做的事。

    他跟王坚两人一直等到李华领着衙役到来,便在山上四处搜索,直忙到天都黑了才回到城里。

    隔天,记挂着傅茜,王绍想着先到傅家去看一下她再到衙门去,来到傅家的豆腐店前,看到店门没开,他心里就有个不好的预感。

    绕到另一边的侧门敲了敲,没有反应,看了下天色,应该要到傅先生跟傅芃去县学的时间了,照理说该起来了不是?

    王绍不死心地又用力敲了敲门,张口喊道:“先生、先生!有人在家吗?”心里暗自焦急,希望别是傅茜怎么了。

    蹒跚的脚步声从院子里传来,王绍等了好一会儿后,门才打开来。

    “是谁?”傅芃推开门就瞧见王绍高大的身影。

    “绍子哥,这么早你怎么来了?”傅芃脸色不是很好,眼里有着血丝。

    “小芃,茜娘今天怎么没开门做生意?出了什么事吗?”王绍问道。

    “姊姊半夜发起高热,现下还烧着呢。”傅芃语气有些不满,但这不满不是因为王绍,而是来自傅二婶。

    昨天他们一家人回到城里后,爹就问了姊姊为什么跑到山上去,追问了几句,姊姊才说了被二婶针对的事情。都是因为二婶,要不姊姊也不会遭这罪。

    “我能进去看看茜娘吗?”王绍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两家虽说定了亲事,但进女子的闺房这事有些出格,可是没看茜娘一眼他不放心。

    傅芃犹豫了一下,抬头看王绍,见到他眼底的担心后,想了想,还是把门给全推开来,道:“你先进来吧,我去问问我爹。”

    傅芃领着王绍到屋子里的小厅坐,他自己则进去问他爹了。

    王绍等了一会儿,傅芃才出来带着他往后面走去。

    走过一个小廊之后就到傅茜的房间,王绍能看见房里不只有傅先生,还有一个先前他看过在店里帮忙的年轻妇人。

    “伯父,茜娘的情况怎样了?”走向前,他便看清躺在床上的傅茜一脸不正常的绯红,心里像被针剌了一下,有点疼,更有许多的懊恼。早知道会把她给吓病了,昨儿听到尖叫声他就应该叫茜娘留在原地才是。

    傅学文熬了一个晚上,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有些疲惫地对他点头,“大夫来看过了,说茜娘这是因为惊惧引起的高热,要休养一段时日。”

    还没成亲,傅学文是不可能让王绍在房里多待的,若不是有陈嫂在房里,他是连进来都不可能让王绍进来的。

    “傅先生,茜娘这有我就成了,你们一群都聚在屋里也不是个事儿,先出去吧。”陈嫂看这三个桩子似的站在这也不是办法,还妨碍她照顾茜娘,忍不住开口赶人。傅学文点点头,带着傅兀跟王绍走出房间到大厅去坐着。

    “是我的错,太粗心大意才让茜娘吓病了。”王绍想到刚才躺在床上满脸通红的傅茜,心里就很不好受。

    傅学文倒是没有迁怒于他,摇摇头道:“不关你的事,谁也没想到山神庙里会有人杀人弃尸。”说到这,他才想到另一件事,“这……人知晓是谁了吗?”他想着,若是知道是谁,就到对方灵前上炷香,希望对方能早日安息。

    “没有,此人面容损毁得十分严重,衣物也与一般农家子弟没什么差别,最多只看出了年岁,很难辨识身分。”王绍摇头。

    这验尸办案的事他也不懂,傅学文见状也没追问,“嗯,茜娘如今身子不适,我想后头的四礼就待茜娘好转后再商量,你看如何?”

    原本两家在村子里已经过了两礼,回到城里后就要准备聘嫁之事与确定婚嫁之期等等,只是如今茜娘遇上这事,也不知道会不会让村子里传出些不好听的话,订亲之后遇上凶事,这可是大大的不吉。

    王绍脑筋一转就懂傅学文的话中之意,他本身是不惧这些流言蜚语,但还得考虑在村子里的两方家人,他也知道伯父的意思是等茜娘身子好全了再继续议亲,比较不会惹人说闲话。

    “一切都随伯父的意思。”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豆腐娘子最新章节 | 豆腐娘子全文阅读 | 豆腐娘子TXT下载
万人炸金花安卓版 排列三开机号 山东体彩11选5手机版 天津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pk10赛车软件开奖预测 上海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澳洲幸运5历史号码统计 股票分析群 重庆时时彩计划群 江西11选5走势图大全 赛车6码开奖 韩国快乐8不开了吗 辽宁35选7开奖查询 深圳风采最新开奖结果 查看股票行情软件哪个好 湖北快三组合遗漏数据 快乐扑克3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