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赐婚记 > 第七章

赐婚记 第七章 作者 : 零叶

    【第五章】

    此刻,唐棣正在衙门外面等着,他想破了脑子最后怀疑的人还是这个县太爷。

    左等右等,等到了亥时一刻后,有一顶轿子匆匆的走了过来。唐棣立刻隐身在暗处,只见那四个轿夫抬着一顶轿子还十分吃力的样子唐棣更加怀疑了。

    等轿子在后门口停下后,县太爷佟成从轿子里下来迳自进去了。而后面的随从半个身子探进轿子里,转眼就从轿子里拽出个手被反帮着的人来,嘴里还被塞了东西。

    虽然看不清那人的长相,但唐棣知道那就是唐歌,日日夜夜相处下来他还能认不住他的身影吗?唐棣双手握紧克制着不然自己立刻冲上去,对方有七八个人,虽然他学了一些拳脚功夫有把握能将人抢走,可县衙里还有那么多的捕快呢。

    “不要乱,不要乱,穆恒,不要慌,不要乱,冷静……”唐棣在心里对自己说。穆恒,这个名字他有五年不曽用过了。

    他一边克制自己的时候一边眼睁睁的看着唐歌被人带了进去。

    等巷子里再一次恢复平静的时候,唐棣终于动了动身子,他嘴里一片血腥味。

    “唐歌,你千万别有事。”他说完这句,转了个身消失在夜色里。

    不大一会儿,后衙的墙头上冒出一个人来,那人探头看了看后迅速的起身跳下去就地一个翻滚卸去力道后,站在暗影的地方等了会儿才继续小心翼翼的往里摸去。

    此人正是唐棣,他悄悄的潜入后衙寻找唐歌。

    唐棣不敢有太大动作,不然不但就不到唐歌反倒还会害了她。

    唐棣也不知道该说自己幸运还是该骂这个佟成就是个草包,后衙里一点防御都没,只有一个看二门的老头在那打盹。

    唐棣顺利摸进二门后看了一眼,只有三间屋子是亮着灯光的。

    唐棣悄悄靠近,一间是佟成夫人的房子,一间是他小妾的,唐棉将目光对准了剩下的那一间。他慢慢靠近,没听到屋子里有什么动静。

    佟成不在里面。

    唐棣戳开窗户纸偷偷的往里看去,就看到唐歌被绑在椅子上,左边脸上一道血痕触目惊心。

    唐歌……唐棣在心里喊了一声后拔出腰间的匕首拿在手上,轻轻的推门。

    唐歌被绑在椅子上,心情比起之前已经安定了不少,反正她就一条路,大不了就是个死。要不是遇到了唐棣,她可能早就被饿死了,如今想来,还偷偷的多活了好几年。

    想到唐棣,唐歌心里是一阵阵的难受,从她将他捡回来到现在她已经将他当成是自家人了。她不知道情同手足是一种什么感觉,她只知道要是唐棣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她肯定会难受死。但死也不能拖累唐棣,她得想个法子通知他让他快跑,省得被那狗贼县太爷抓住了。

    她刚才真是笨死了,应该拿着那瓷器直接往那狗贼身上招呼的,后悔,失策。

    真想着时,门口忽然传来动静,唐歌在那一瞬间汗毛都竖起来了。心里说着不怕,但真的到了这一刻,她还是害怕的。

    她嘴巴被塞着东西说不了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门被一点点的推开,而后一道黑影一闪就滚了进来。那人一身黑色,进来后那人反身关上门。

    “鸣鸣……”唐歌自然认出了那人的身影,正是唐棣。

    唐棣回头,两人视线一对上的瞬间,唐歌就红了眼眶,而后眼泪就掉了下来。

    唐棣心头一疼,他立刻躬身上前将她嘴里的布中撤掉。在唐歌还没来得及说一个字的时候,狠狠的将人抱在怀里,脸颊狠狠的蹭着他的,他还活着,还活着。

    唐歌感受到到他的怀抱,不知不觉之间当年那个小孩已经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了。

    “你怎么来了?”唐歌很小声的道。

    “我不来你怎么办?”唐棣松开唐歌立刻伸手就要解开她身上的绳子,脸上的伤口他不敢看也不敢问,心疼。

    “别动,别动,你别动。”唐歌道。

    唐棣真不动了,他不解的看着唐歌。

    “你别管我了,快走,离开石台县。”

    “你呢?”

    “跟那狗县令同归于尽。”

    唐棣脸一沉,“有我在,轮不到你去同归于尽。”说完不顾唐歌的反对就要解开绳子,正在这个时候,门外又一次传来动静。

    两人对视一眼。

    “快,给我塞上,你躲起来。”

    唐棣纵是不愿意也只能照办。

    当下重新将布中塞进唐歌的嘴里而后一个翻滚躲到柜子后面去了,那里光线不明再加上有床帐遮挡,是视觉的盲区,除非刻意去看,不然不会轻易被发现的。

    唐棣刚躲好,门就被推开了,来人自然是佟成了。

    佟成就穿着一身白色的内衬走了进来,看到唐歌后道:“本县来问你一声,主意可改了?”唐歌翻个大白眼不看他。

    “呵呵,那你就等着,等本想将你那个弟弟抓来,由不得你不从。在那之前,本县得过过干瘾,这么漂亮的小脸蛋说划就划了,一点不手软。”

    唐棣躲在幔帐后面听着佟成的话气得要死,他想现在就冲出去宰了这个畜生。

    但唐歌还被绑着。

    唐歌见佟成那咸猪手要伸过来自觉往后缩,嘴里更是鸣鸣的叫着。

    佟成开心得笑了,“就喜欢看你挣扎的样子。”

    躲在后面的唐棣再也忍不住了,他猛的冲了出来,在佟成还反应不及的时候一脚揣在他的肚子上,而后整个人飞身上前,膝盖顶在佟成的身上,手里的匕首直接抵在他喉间,“敢发出一个声音,让你血溅五步。”唐棣表情阴狠的道。

    佟成被吓得不敢说说话。他之所以敢横行乡里不过就是头上的乌纱帽外加一群走狗罢了。他色欲熏心,这会儿哪里会带手下。

    佟成脸上不见之前的得意之色了。

    “起来。”唐棣道。

    佟成那肚子跟人怀孕的大肚婆有拼,他吃力的爬起来,脸色涨成猪肝色。

    “去,解开她的绳子。”唐棣一手抓在他肩膀上一手抓着匕首威胁,佟成只能上前解开唐歌的绳

    唐歌得到自由立刻站了起来拿掉自己嘴里的布中。

    “什么都别说,用绳子绑着他的手。”这话是对唐歌说的。

    唐歌也知道现在不是说废话的时候,事已至此还能说什么?都是她连累了唐棣。

    “你们两个刁民,本县是县太爷,你们居然敢绑我,不要命了吗?”佟成试图用身分威慑他们。只是话刚说完胳膊上就被唐棣割了一脸,“你也配做父母官?再敢废话老子直接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反正都是个死,临死拉你做垫背的,老子值了。”

    唐棣这话成坊威胁到了佟成,他还没活够呢,他不想死。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现在就放你们走,以后我们就再也井水不犯河水,你说怎么样?”

    “你当老子是三岁小孩?”唐棣见唐歌终于将这死胖子给绑住了后转头看着唐歌,“走,我带你离开。”

    “只要你们放了我,我保证立刻放你们走,连夜出城。”佟成还在试图劝说。

    “别废话,再敢多说一个字别怪老子刀下不留情。”唐棣手里的匕首往他已经看不出脖子的脖子上使劲,佟成立刻感觉到脖子上传来一丝疼痛,当下不命令令说话了。

    “去开门,我带你出去。”唐棣小声的道,唐歌点头,上前打开一条缝隙,没看到人后立刻走了出去回头对唐棣招招手。

    唐棣小声在佟成耳边道:“出去后你只要敢发出一点声响,不管是刻意的还是无意的,我保证在你那些手下赶来的时候让你死得透透的。”

    佟成那肥胖的身子抖了几下。

    唐棣抨着佟成顺着来时的路往外走,内宅本来就没有衙役,这会儿那些丫鬟婆子也早就歇下了。

    三人顺利的来到二门口,唐棣小声道:“让外面的人开门,然后将人支开。”

    佟成不动,唐棣刀锋一转,佟成立刻嘶了一声,继而开口道:“老陈头,开门。”

    须臾后外面才传来老头儿的声音,“谁啊?”

    “本县的声音听不出来吗?快开门,门开了后你去前院,本县有个童要的东西丢了,你去找找。”

    老陈头听出是县太爷的声音,哎了一声后打开了门,唐棣此刻躱在佟成的身后,佟成那肥硕的身子虽然不能完全挡得住唐棣但现在天黑,老陈头眼睛也不太好,见真的是佟成后转身就走了。

    而唐歌躲在墙壁旁。

    听到脚步声离开,唐歌率先出去,见外面没人立刻对唐棣招手。

    唐棣抨着佟成就走,佟成也不傻,出了这道门就是前院,县衙里的值班捕快们都住在前院。

    “收起你的心思,我说了,被发现后我能在你那些手下找过来之前让你死得透透的,快走。”佟成只好收起心思。

    三人尽量阽着墙壁走,就快到后门的时候,忽然老臣头的声音在身后大声的喊:“老爷,您刚才也没说您丢的是什么,我要怎么找,老爷天这么晚了您上哪儿?”

    唐棣心道塌了,想要阻止也来不急了,老陈头的声音将值班的捕快吸引了过来,“唐歌,开门快走。”

    唐歌动作麻溜的就要去卸掉门闩,但县衙的门闩哪里是一般人家的那种门闩。唐歌吃力的将门闩打开的同时,值班的衙役也过来了,本来是想问县太爷需不需要帮忙的,结果就看到了一旁的唐棣。

    “救本县,这是歹徒!”佟成也顾不得许多大声喊着。

    这时还唐歌在门外喊:“快走!”

    唐棣顾不得许多,手里的匕首用力的一抹,哪知道佟成早就想到了,在喊完的时候用脖子上的肥肉死死的夹着那匕首,唐棣匆忙之间只也能划破了皮肉而已。

    来不及了,唐棣匕首都不要了转身就跑。

    佟成一手捂着脖子,“快抓那两个歹人,格杀勿论!”

    “是。”那衙役急忙地一边将县老爷扶起来一边喊人叫大夫来,一边又招呼兄弟们去追歹人。

    “本县死不了,快去追,别让那俩歹人跑了,抓住那两人本县赏百两。”间言那衙役带头冲了出去,其他的人这时候也都赶了过来。

    “去追,一定要给我把人抓回来,生死不论!”

    “是。”

    一群衙役追了出去后,远远的看到之前的那个衙役在前面跑,立刻跟上。

    唐棣一手拽着唐歌往前跑,唐歌气喘吁吁,眼看着后面的人越追越近,唐歌喘着气道:“别管我了,你先跑吧。”

    唐棣不为所动,拽着唐歌继续跑。

    “唐棣,放开我,不然那我们俩谁都跑不掉。”

    “那就一起死。”唐棣头也不回的道。

    唐歌不敢泄气,跑得感觉胸口都要炸开了依然坚持。

    后面的人越追越近,不但如此还有弓箭射过来。

    唐棣拉着唐歌尽量往胡同里钻,身后的人紧追不舍。

    忽然,唐歌踉跄了下摔倒在地,连带着唐棣也踉跄了下差点摔倒,他回头一把拉起唐歌继续跑。

    唐歌膝盖摔破了,此刻跑起来生疼。

    “求求你,别管我了,你快跑吧。”唐棣回头看着唐歌一瘸一拐的,转身直接将唐歌抗在肩膀上继续跑。

    唐歌不敢挣扎,怕影响他,只哀求着道:“唐棣,求求你,放开我。”

    “我说了,要死一起死。”唐棣喘着组气道。

    这时候后面的脚步声更近了,“前面的人站住,再跑真的射箭了。”唐棣充耳不闇。

    “放箭。”身后传来放箭的命令声。

    耳边传来咻咻咻利箭的破空声,唐棣放下唐歌拉着她跑,如果扛着她的话她会成为箭靶子。

    唐歌死死的咬着嘴唇,眼前一片模糊。

    两人一顿瞎跑,渐渐的就跑到了外城区,这里居住的都是穷人,到处都是房子,到处都堆放着东西。

    忽然,一支利箭笔直的朝唐歌射了过来,恰好在这个时候,唐棣一把将唐歌护在怀里继续跑。

    “嗯……”那利箭直接扎在唐棣的身上。

    唐歌听到声音要抬头,唐棣按着她的脑袋,“别回头,快跑。”

    唐歌不敢抬头,只闷头跑。

    两人东窜西躲的,再加上这里地理环境比城区那边复杂多了。佟成上任后将,之前的那一批衙役都辞退了换成了他自己人,而这些人来石台县也才一个月不到,外城区更是没来过几趟,对这里的环境一点都不熟悉,在加上大晚上的,被唐棣带着绕来绕去的,很快就把人丢了。

    “给我仔仔细细的搜!”李捕快道。

    “天色这么晚了,只要将出城口守好,等天亮了在带人来找,他们插翅难飞。”有人提议。

    “可大晚上的却是不好找。”

    “你,你,还有你,留下来守住主要的路口,不要让他们离开这片区域,明早我再带人来搜査。”

    “是。”

    李捕快最后还是带着人走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赐婚记最新章节 | 赐婚记全文阅读 | 赐婚记TXT下载
万人炸金花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