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她和蛋糕都被吃了 > 第十五章

她和蛋糕都被吃了 第十五章 作者 : 杜若

    饭店给他们的是一间等级不低的景观房,房内的空间很大,在服务人员离开后,房里只剩他们两人。

    染瑾言将柳絮放到地面上,等她站稳后才松手,柳絮的裙摆还滴着水,脚下的地毯很快便湿了一圈。

    “落水时有没有撞到哪里?”染瑾言紧绷的面庞在见到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后稍稍放松了些,一时之间想气也气不起来。

    原本打算念她几句,谁教她刚才落水的画面差点让他心跳骤停,明明要她乖乖等他,结果才稍微离开一会儿,她竟然就跌进泳池里。

    “没有,那个……对不起,引起了那么大的骚动……”柳絮像个犯错的小孩一样低垂着头,双眼湿漉漉,声音闷闷的。

    好好的酒会就这样被打断,而且在他人眼里,她的身分是染瑾言的助理和女伴,不仅丢了他的脸,还把这身漂亮的衣服和造型给毁了,真的……对不起他……

    “先去泡热水暖暖身子,把湿答答的衣服换下,有话待会再说。”天气虽然暖和,但她全身湿透又上岸吹了风,染瑾言怕她着凉。

    他在心里低声叹了口气,明明受了委屈的人是她,竟然还向他道歉,让他的心像是被掐了一把,想伸手拍拍她的头,可又怕吓着她。

    “嗯……贴身衣物怎么办?”柳絮突然想到一个尴尬的问题,她有衣服可换,但是内衣裤就只有一套啊!

    染瑾言平静的面容上难得露出一丝惊慌,他轻咳了声,“对面有百货公司,你先泡澡,我去帮你买。”

    这个冲击太大了……柳絮原本因泡冷水而苍白的脸庞霎时红了一层。

    让染瑾言帮她买贴身衣物?这个画面根本难以想象,可她这副模样也没办法自己去买,请饭店员工跑腿似乎也不太厚道,而且比起让陌生人帮她买贴身衣物,让染瑾言帮忙买似乎还好一点。

    “咳,你要告诉我尺寸。”染瑾言微微别过头,这个问题问得相当不自在。

    柳絮满脸通红,迅速报上内衣裤的尺寸,用最快的速度抱起换洗的衣服往浴室奔去,完全不敢多看他半眼。

    今天原本只是来送甜点的,怎么也没想到会有这么羞耻的展开。

    柳絮将自己泡在热水里直到浴室的门被敲响,她打开了一道小缝隙,印有内衣专柜Logo的纸袋从门后探出,她接过纸袋后便立刻关上门,心跳如擂鼓。

    内衣裤是成套的,款式很少女,原来染瑾言喜欢这样的?

    为了平复躁动不安的心情,她在浴室待得有点久,吹干头发从浴室出来时,染瑾言正坐在沙发上凝视着落地窗外的风景,单手撑着下颚,似乎想事情想得出神,不晓得在想些什么。

    一旁的桌上摆着一杯热气蒸腾的姜茶,她还以为他会和饭店员工错过,看来是刚送来没多久。

    染瑾言听到动静,微微转头,和柳絮的目光对个正着,捕捉到她脸上闪过的一丝惊慌。

    别说她一个女孩子感到惊慌了,连他都有些手足无措,虽然说目前的处境是意外使然,但一男一女单独待在酒店套房里难免尴尬。

    他还一个人到内衣专柜帮她买了内衣裤,几十分钟前,他生平第一次踏入内衣专柜,店里花花绿绿的,弄得他双眼不知何处安放,直接报上尺寸让柜姐代为挑了一款受女孩喜欢的款式,用最快的速度结账离开,根本不敢多待片刻。

    柜姐还揶揄他,笑着说帮女朋友买内衣是一种体贴,要他不用害羞。

    女朋友……令人心头枰然的几个字,他倒希望是真的。

    柳絮咽了咽口水,率先开口,“抱歉弄湿了你的西装外套,我拿回去送洗,洗干净再还你,还有你的衬衫……”

    “衬衫已经干得差不多了,外套我自己拿去送洗就好,衬衫和西装裤也是要送洗的,一起拿去比较方便。”染瑾言不给她反驳的时间,拍了拍身旁的座位说:“坐下来把姜茶喝完。”

    柳絮走了过去,找了位置坐下,两人中间的空位都还能再塞一个人。

    她用双手捧起散发暖意的热姜茶,小心翼翼轻啜了一口,发现并不烫口,陆陆续续又喝了几口,暖意蔓延至全身,整个人都暖洋洋的。

    “乔馨还好吗?”她悄悄抬眼问道。

    “乔馨说是你拉她下水,不过场地有监视器,她的谎言撑不了多久。”染瑾言方才和东方擎通过电话,他相信东方擎会给他一个满意的交代。

    “你相信我?”柳絮仰起小脸,杏眼微微睁圆了,她都还没解释事情经过,染瑾言这么轻易就相信她?

    “为何不?”

    这三个字说得轻柔,却直抵心房深处,让柳絮有一瞬间愕然,心软绵绵、暖洋洋的,原来被人无条件信任是这样的感觉。

    “乔馨因为我顶替了她的角色对我有些误解,刚才我们在池边起了点争执,她大概是气炸了才想推我下水,而我的确是故意拉她一起落水的。”柳絮并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只觉得愧对染瑾言。

    “你做得没错,不用觉得丢了我的脸,你会惹上这些事反而是我造成的,若不是我让你顶替乔馨,或是今日没有强拉你一起参加酒会,你也不会遭遇这些不愉快的事。”染瑾言低垂眉眼,骨节分明的大掌悄悄攥紧。“抱歉,不会再强迫你当我的助理或是强拉你当女伴,你帮了我很大的忙,今天这样已经足够了。”

    她并不适合待在这个圈子,在片场时,他认为她能担任那个角色,便擅自决定让她顶替乔馨,今日又在酒会上用他女伴的身分阻挡了不少莺莺燕燕,却没料到这些举动都可能会给她惹来忌妒。

    演艺圈是个大染缸,明星之间勾心斗角的手段不胜枚举,所幸今日乔馨将柳絮推落泳池没造成太大的伤害,但他不敢保证以后会不会又出现因忌妒而做出偏激行为的人,他不该让柳絮掺和进这个圈子。

    柳絮陷入一阵茫然无措的情绪中,原本晶亮的眼眸瞬间被失落覆盖,低垂下眼,敛起眼里的失落,不想被他发现一点异状。

    那些话听在她耳里像是要划清界限一般,也许染瑾言没那个意思,只是被今日发生的事吓到才会这么说,可是……心里就是没来由感到落寞。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突然说这些?

    如果问出口,他一定会觉得她很奇怪……

    她才刚接触了他的生活,此刻却突然被隔绝在外,让她感觉好闷,其实她并不抵触进入他的生活圈、认识他的朋友,但若是他不愿意,她也没资格多问些什么。

    “举手之劳而已,你也带我看到了偶像和好多明星……”为了掩盖自己心底那股烦闷感,口是心非的话不由自主便脱口而出。

    见到了偶像、见到了好多明星,可是心情就是好不起来,偶像的魅力不管用了吗?

    大概是今天发生了太多事,不只身体疲惫,心也累了吧。

    “我差不多该回去了。”柳絮呐呐说道。

    “我开车送你回家,你刚多少喝了点酒,别回甜点店取车了。”染瑾言蹙起眉,她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是因为稍早落水的原故?

    他都这么说了,柳絮也没理由拒绝,只好点头当作同意。

    然而冤家路窄。

    当柳絮看到从对面房间走出来的人时,深深觉得自己今天可能不适合出门。

    她知道蓝禹霖是这间饭店甜点坊的甜点师,今天初踏进饭店大门时心里多少有些忐忑,毕竟那并不是一段美好的回忆,但转念一想,饭店楼层那么多,哪有可能那么倒霉碰上前男友,就抛开了那些无谓的担忧。

    然而现在看来,她高估了自己的运气。

    柳絮看到蓝禹霖似乎很震惊,大概是震惊她怎么会和男人出现在饭店,还是刚从饭店套房相偕走出来,这画面的确很耐人寻味。

    当她正想装作不认识对方时,蓝禹霖身后的房里传来震耳欲聋的咆哮声——

    “蓝禹霖,你给我站住!”

    紧接着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名身材纤细窈窕的美丽女子从对面的房里走了出来,伸手拉住还失神盯着柳絮的蓝禹霖。

    柳絮见过这个女人,对方是这间饭店老板的千金赵蒙,赵蒙大概不认识自己,但她知道赵蒙,正是蓝禹霖劈腿的对象。

    “认识的人?”染瑾言柔声问道,他就站在柳絮身旁,将方才发生的事情都看在眼里,包括柳絮脸上的各种情绪。

    “不是很熟的人。”

    “那走吧。”染瑾言眼底含笑,温柔地牵起她的手,带着她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柳絮没有抽出自己的手,能感觉到他温热的大掌紧紧包覆着她的,突如其来的温柔和贴近让她的心微微颤抖,知道他这么做是在帮她。

    她想,染瑾言多半猜到她和蓝禹霖的关系了,染瑾言身为编剧,观察力肯定比一般人敏锐。

    原本就有些消沉的情绪在见到前男友后更消沉了,并不是割舍不下,她早就对那个劈腿的男人失望透顶,只是……曾经有多幸福,现在就有多唏嘘。

    耳边依稀能听见蓝禹霖和赵蒙的争执声,不过那些早已与她无关。

    “谢谢。”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柳絮低垂着脸,她在沐浴饼后并没有像往日那般把头发扎起,此刻披散在肩上的长发遮去了她大半的侧脸。

    “不怪我擅自主张让对方误会?”染瑾言还握着她的手,一方面是舍不得松开,另一方面是因为他察觉到柳絮的情绪受了方才那个男人的影响。

    他故意在那个男人面前和她表现得亲密,除了注意到她不想和那个人多接触外,有部分是出于私心想让对方知难而退。

    “你帮了我一个大忙,那个人是我的前男友,分手大半年了,前阵子突然打电话说要和我复合,刚才那个女人是他现在的女友,我可没兴趣介入别人的感情。”她没有隐瞒,也许因为陪着她的人是染瑾言,她才能那么轻易地将上一段不太美好的感情坦白。

    染瑾言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摸了摸她的头。

    电梯缓缓向下,停了几层楼,陆陆续续走进几名陌生人,他们没有继续方才的谈话,但染瑾言依旧轻握着她的手,而她也没有挣扎。

    转眼,电梯抵达了地下停车场,直到已经走到了染瑾言的车前,柳絮才发现两人的手还交迭着,她难为情地收回自己的手,想尽量做得不着痕迹,却不是件容易的事。

    她捏了捏空荡荡的手心,大概是他的掌心太过温暖,松手的瞬间,一阵空虚袭上心头。

    坐上车后,染瑾言发动了车子,却迟迟没有要驶离的意思。

    “怎么了?”柳絮疑惑地望着他。

    染瑾言直视着前方,留给她一个轮廓分明的侧脸,在他深邃的瞳眸中,有太多太多她无法看清的情绪。

    过了好半晌,他才缓缓说道:“若真的无法忘记,没必要刻意遗忘,等你找到了那个更爱你,也更值得你去爱的人后,会发现真正的忘记根本不需要努力。”

    柳絮菱唇微启,却找不回只字词组。

    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染瑾言单手搭在方向盘上,“你还记得我们在酒会上遇到了一个主动来挑衅的男人吧?那个人叫罗至城,也是个编剧,我初入这行时,被公司安排在他底下做事,他是资深编剧,年轻时曾写过不少得奖作品。近几年大概是没了灵感,已经开始走下坡了,不过在几年前,他曾凭借着一部叫作《怦然舞动》的戏得奖,而且获得不错的回响,但那部戏其实是我写的,后来我才知道他早已不是第一次把新人编剧的戏挂上自己的名字。

    “那时候我和他大吵一架,不仅没讨回公道,反而还被羞辱了一番,几乎想放弃编剧这条路了,也就是那天,我在小鲍园遇到了你,每天和你聊天、吃点心,让我的心情平复不少,觉得自己似乎还能再努力一会儿。”

    他顿了下,才又接着道:“后来,东方擎接任总裁,他不晓得从哪里得知此事,让我把手边写过的剧本都给他看。我无法证明《怦然舞动》是出于我的手,就算是东方擎也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帮我讨回公道,但东方擎欣赏我的作品,给了我证明自己的机会,罗至城虽然和董事会的关系好,但东方擎想提拔谁,罗至城还管不了。罗至城时常找麻烦,不过当我在这行站稳地位后,他的挑衅听起来就只像是丧家之犬的哀号。”

    “他太过分了!这样的人怎么还留着没被赶出公司?”柳絮义愤填膺地说。

    这是她头一次听他提起那时他灰心丧志坐在小鲍园长椅上的原因,原来他曾经遭遇了这么难堪的事。

    她看过《怦然舞动》,那是一部叫好又叫座的迷你剧集,心血被人剽窃的心情她能够体会,他被剽窃的作品还得了奖,当时一定比她还难受……

    可他怎么会突然提起自己的事?

    “你和我说这些是想转移我的注意力吗?”她不敢确定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哪有人会拿自己不愉快的回忆来帮别人转移负面情绪,牺牲太大了。

    染瑾言只是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柳絮轻咬着下唇,不知怎么地,她不想对他隐瞒前男友的事。

    她思索着该从何说起,半晌后,才缓缓道出她和蓝禹霖如何认识、交往,一直到分手的往事,在染瑾言面前,那些悲伤的往事似乎也变得不那么沉重了。

    “如果难受就别再回想了。”他不愿意让她回忆那些不愉快的事。

    柳絮摇了摇头,“一开始的确很难过,但都过了这么久,我早就对他没有半点牵挂,只是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忍不住想起甜蜜时的那些誓言,想着情浓时的甜言蜜语是不是都那么不堪一击?还是那些话原本就不该相信?”比起伤心,更多的应该是唏唬。

    蓦地,嘴里被塞了一块东西,她困惑地蹙起眉,牙齿轻咬了下口中的东西,一阵苦中带甜的味道在口中散开,是巧克力的味道,而且还是味道浓厚偏苦的黑巧克力。

    “当你心情不好的时候,不妨吃点甜点转换心情。”染瑾言又剥了块黑巧克力放入自己口中,他偶尔会在包里放巧克力解馋,不过当天气热的时候就没这习惯了。

    柳絮咽下口中的巧克力,顿觉好气又好笑,哪还有什么伤春悲秋、缅怀过去的心思,“你这是抄袭。”

    这明明是她说过的话,他竟然一字不差记着,记忆力该有多好。

    染瑾言嚼着口中的巧克力,不消几秒便融化、在嘴里消失,苦味淡去后,残留着浓郁的香气和甘甜。

    “你只是正好碰上了不值得你喜欢的人,不代表所有人都是如此,总有一天,你会发现现在的自己真傻,真正爱你的人不会让你有机会去思考要不要相信爱情。”他淡淡地说道,只有他自己明白,这些话都是出自真心。

    柳絮凝视他透着丝缕柔情的面庞,心里隐隐有根弦被那番话所触动。

    其实真没那么难受了,染瑾言眼里的关心让她的心浸染上了淡淡的暖意,对此刻的她而言,那幸福恬淡的温暖早就远远超过回忆里的伤痛。

    取而代之是瞬间的怦然心动,这种感觉,很不妙……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她和蛋糕都被吃了最新章节 | 她和蛋糕都被吃了全文阅读 | 她和蛋糕都被吃了TXT下载
万人炸金花安卓版 五分彩 浙江快乐12 河北排列7 在线股票配资平台 汇配资 个人买白银实物哪里买 德阳期货配资 球探网足球比分捷报比分直播网 3d试机号 什么是股票指数 什么是股票指数 鼎牛配资 信投配资 亿海配资 51策略赢 乐赢资本 河南22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