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东家命里缺一位 > 第九章 奸让险得逞

东家命里缺一位 第九章 奸让险得逞 作者 : 田芝蔓

    季天佑进城谈好了事情,就急忙先到何家吃食摊去,本来也能回庄园,再征得何昆的同意的,但毕竟吃食摊较近,而且他等不及。

    唐珺瑶要他得有理由才能去见她,他的确也找到理由了,她说他不顾及她的名声,他便先征得何家主人的同意再前往何家,这样她便没话说了吧。

    “季东家怎么来了?真难得,今天大东没跟着来?”花氏一见季天佑便热络的打了招呼,过去季天佑若到摊子来,赵东贵也肯定会跟着来蹭食的,如今不见他自然好奇。

    “大东不知道我今日要过来,更何况他现在可顾不上我,他的主子是我表妹。”

    “哦,现在大东成了保镳了?”

    毕竟一个未娶一个未嫁,两人之间再有情意,在事情还没定下前,季天佑也不能明说坏了自己表妹的名节,便只说:“我表妹有一手好绣艺,如今跟城里的坊合作,何婶知道的,城外都是些难民,我不放心她一个女孩子家进城,所以我派大东做车夫护送我表妹进城。”

    花氏想想也是,最近她也不让珺瑶一个人进城了,若她有事,就非得让她等到何昆的休息日,有何昆陪着才行。本来也是可以找季东家帮忙借马车的,但珺瑶也不知怎么了,提起季东家就阴阳怪气的,她便不再提了。

    “季东家是来找珺瑶的吗?现在她除了帮忙备料,是几乎不在这里的。”

    “我明白,只是先来向何婶提一句,我要到你家去见珺瑶,想征得何婕的同意。”

    花氏听不免笑出声音,之前荷坞改建,她都放心让珺瑶与季东家同行了,如今怎会防着他不让他去自家?“季东家也太小心了,你的人品谁人不知?之前珺瑶去帮忙荷坞的事,也没人说过一句闲话。”

    “去荷坞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今天我要前去你家,可是与珺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一样的。”

    “大门都是开着的,厅里有什么动静外头都看得一清二楚,谁还敢说闲话?不愧是好人家出身的公子,这点小事也这么讲究,季东家有事就去吧,珺瑶此时该是午睡起身了,有什么要找她谈现去正好。”

    “是之前她托我找铺子的事,我已经找到了。”

    “这太好了,季东家就快去吧,珺瑶听了一定开心。”

    “既然何婶也高兴,若珺瑶还有犹豫,何婶会帮忙劝她吧?”

    “哪里需要我动,进城开铺子一直是珺瑶的梦想,季东家快些把这好消息告诉珺瑶吧!”

    得了花氏的同意,季天佑便往何家去。他不知道唐珺瑶最近又为了什么事不来找他,虽然之前他们之间没发生过什么事,但季天佑总觉得不是没发生,而是他自己忽略了,若唐珺瑶铁了心想与他再无瓜葛也是有可能的,他这一回可不能让唐珺瑶躲避了。更何况他稍早听完了张士玮向他禀告强制婚配的事,不得不担心起来,这才立刻进城谈好铺子的事,又马不停蹄的往何家吃食摊赶来。

    来到何家,季天佑在门外下马,何家院门只是虚掩着,所以他自己把马牵进院子,并把马栓在篱笆边,才走进屋。

    唐珺瑶就坐在厅里,桌上还有去丝去了一半的甜豆荚,但她似乎有些失神,连季天佑走进来都没发现。

    也不能怪唐珺瑶,今天稍早大妞的娘去了一趟县城釆买回来,给她带回了一个大消息,说是朝廷颁布新令鼓励生育,男三十女二十,将由官媒作主婚配,未成亲的男女之间互相媒合,而无生育的寡妇则再嫁与鳏夫。

    唐珺瑶的生辰是二月,需得在年满二十后的半年内得成亲,否则她就得被迫嫁给鳏夫,这叫她怎能不愁?

    还真被何禧川给说中了,她真遇到了不得不成亲的情况,这件事何禧川再过不久也肯定会知道,她就怕他会回家跟爹娘说些什么。爹娘疼她,自然不可能把她嫁给何禧川,他们对这个儿子已经心寒,但绝对会帮她找个好婆家,那么她就真的得离开何家,丢下将她视如己出的公婆了。

    她不敢把公婆交给何禧川照顾,他现在连欠季天佑的债都还没还清,来日还清了离开季家庄,真的会找个好差事奉养父母?

    唐珺瑶实在手足无措,难道真要她去买个汉子招赘,如此才不用担心婆家不会让她继续照顾婆家?可她就要这么嫁人吗?而一想到嫁人,她脑海里第一个浮出的人影,便是季天佑,那个她自从发现自己心意后,就不敢再想起的男子……

    “珺瑶。”

    季天佑的声音吓了她一跳,唐珺瑶像做了什么坏事被抓个正着一般,“季、季大哥……你怎么来了?”

    季天佑知道若先提起强制婚配一事,容易引起唐珺瑶的反感,所以先说了好消息,“我帮你找到铺子了。”

    “真的?”唐珺瑶开心极了,进城开铺子是她的梦想,如今只差最后一步,可是高兴的情绪才刚涌现,她就想起,她欠他的越来越多了,不由得神色一敛。

    “怎么这个表情?我就知道我们之间一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的事,珺瑶,你最近是不是在刻意疏远我?”

    “我没有,我只是不想欠你太多……”唐珺瑶说得心虚,连声音也低了不少。

    “是不是我言语唐突了你?若是如此我道歉,但我这是情不自禁。”季天佑伸出手想握住唐珺瑶的手,她却看着屋外突然收回,季天佑回头一望,何家的邻居正巧走过,也看见了他。

    “季东家,来找瑶丫头啊!”

    “是啊!来谈铺子的事。”

    “铺子?瑶丫头要开铺子了?”

    “没错,而且是在城里,到时开张了还请来捧个场。”

    “那当然那当然。”

    那邻居笑着离开后,季天佑才回过头,见唐珺瑶脸上满是不赞同的表情,顿时一脸坏笑地说道:“这是先斩后奏。”

    “你知道我不想要那个铺子?”

    “你都疏远我了,当然可能不想要我帮忙找的铺子。”虽然从一开始,唐珺瑶就表现岀不想欠他太多的样子,可季天佑就是知道这回不一样,所以他没有提起铺子是他买的。“珺瑶,那铺子地段很好,铺子的主人想养老了,所以才想把铺子卖了,虽然你只能先租,但他想可以多收租几年再卖也不吃亏,所以就同意了。”

    唐珺瑶知道这是个好机会,可是她能这样继续接近他,而且是在明知道自己已经对他动心的情况下吗?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吗?”

    他没做错,但真实的原因唐珺瑶自然说不出口,“我没有冷落季大哥,季大哥也没做错什么,只是想着我不能一辈子依靠你的帮忙而已。”

    只是如此?但她可知道她即将要面临的,是靠她自己也解决不了的?

    “铺子我已经谈好了,如果你不租,那么我就是失信于人,你要让我背这个黑锅吗?”

    唐珺瑶很想回他一句,是他没先经过她的同意就谈下的,居然还想怪她,但见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明知道他是假装的,她心头还是一揪,忍不住就答应了。

    “我知道了,我不会让你背黑锅的。”

    见他听完她的话,俊脸露出笑容,她不由得看得着迷,发现自己最近真的常常被他那张脸给吸引,但见他笑,她也忍不住笑了。“有人像你这样,帮人还帮得这么委屈的吗?”

    “知道我委屈你还嫌弃,你本来还想拒绝不是吗?”

    唐珺瑶偏过头去,不想承认被说中了。

    “珺瑶,还有一事……”

    “什么?”

    “我向你公婆提亲,求娶你好不好?”季天佑双手将她放在桌上的手托在手心,真切地问道。

    唐珺瑶这回的心情与上回不同,这回她是发现自己的心意了,听见他求娶,她心头怎能不悸动?

    “你明明就有……为什么……”唐珺瑶很难不相信他的真心,他明明有季茹雪这个选择,为什么还是求娶她?

    季天佑没时间等唐珺瑶好好考虑,总之自己会好好待她,她绝不会后悔答应这件亲事,所以即便得半哄半骗,他都要先把两人的亲事定下再说,最好再让她加点恐惧感……

    “你知道吗?朝廷颁布了新律法,男三十女二十将强制婚配,即便是寡妇鳏夫,只要没有子嗣,也在强制婚配的范围里,你若不嫁我,就会有官媒将你说给鳏夫,这样你甘心?”

    唐珺瑶那悸动的心止了,因为季天佑的话——她不得不承认季天佑真的对她很好,只因为两人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他便为她做到这个地步,现在又为了她要面临强制婚配的事,想要求娶她。是了……想起季茹雪,唐珺瑶也不意外,为了帮助这个小表妹,连那曾经谋夺他家产的姑母他都可以收,那么为了让她逃过不愿意的亲事,他又怎会不伸出援手?“季大哥,强制婚配的事我会解决,你不用为我牺牲至此。”

    她这小脑袋瓜就不曾想过他是真心的,不是牺牲吗?不过是上回没能立刻回答他爱她,她就再不相信他了吗?“珺瑶,你上回问过我,能不能看着你回答我是否爱你,如今我要告诉你……”

    唐珺瑶抬手捂住了季天佑的嘴,摇了摇头,“很多事情在当下第一个反应才是真的。”

    季天佑顿时急了,她可以不信他,但他不想让她嫁给别人,“你不嫁我,难不成真要嫁给官媒配给你的鳏夫?”

    “我想过了,要我嫁一个不爱的男人是不行的,但我可以用钱买一个,立下我们是假成亲的契约,我就当聘请一个『夫君』,每月给他工钱,如此我能继续实现进城开铺子的梦想,也能奉养我爹娘,更不用担心强制婚配的事,最重要的,还不用让你牺牲自己,怎么样?我果然是很会做买卖的人吧?立刻就想到解决的办法了。”

    如果季天佑不是真心喜欢唐珺瑶,那么他真的会称赞她这个点子好,可是他想娶她一点也不委屈,她不愿嫁他而选择去买一个汉子,他才真的委屈了。

    “珺瑶,这法子太危险了!不行。”

    “怎么会危险?”虽然这是她刚才想出来的办法,但她觉得很不错,哪里不可行了?

    “契约是你们私下订的,别人并不知道,他若不依照契约来行事,你找谁讨公道去?即便你拿着契约要上官府申冤,就会先因为假成亲一事被问罪,再说,你让一个男人整天看着你,却摸不到吃不着,哪天他兽性大发了,你怎么办?难道向人说你的夫君想跟你圆房而你不肯,让别人来插手救你?”

    “这……”

    见她开始犹豫,季天佑也把握机会,开始说自己的好了,“你不相信我的心不要紧,但其他的你总信任我吧!”

    听他这么问,唐珺瑶毫不犹豫的点头了。

    “那就对了,如果你真要找个人假成亲,那也得找我。”

    “为什么一定得是你?”

    “你想要完成开铺子的梦想,我依你,我不是那种不许自己妻子抛头露面,只能关在院落里的男人,你要奉养你前公婆,我也不反对,是你赚的银子我便不会拿你分毫,你要怎么花,我怎能管你?再说了,我的爹娘早就过世,你若担心名不正言不顺,我们成亲后就认他们为义父义母,那么奉养他们不就天经地义了?”

    她的确被他说得动心,而且她本就是因为不想随意嫁一个不爱的男人,才会想买个汉子假成亲,如今真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她怎么可能不动摇?她看着他,几乎要开口说出“好”了,但想起季茹雪,就又犹豫了。“你为什么不选茹雪?明明在别人的眼中,她与你更般配啊?”

    “为什么我一定要选她?”

    “你说过的,她身上有甜甜的香味,比我香,也说过她像瓷娃娃,比我娇贵。”

    季天佑很认真的回想自己何时说过这样的话,唐珺瑶见他想不起来,才又把当时的话重复一次给他,惹得季天佑都想无语问苍天了。

    “你们身上有不同的味道让我能辨认你们是事实,可我从没说过她比你香,也没说过我更爱她的味道,还有,她的确像瓷娃娃一样碰不得,但我就偏不爱瓷娃娃,爱布娃娃不行吗?”

    “所以我们两个之间,你不会选择她?”

    “当然!她就是妹妹。”

    妹妹?他们刚重逢时,他也说他对她只有兄妹情的,更何况她都还没提起那事,当年他可是说过舍不得季茹雪嫁人,但对她却觉得不要紧的。

    唐珺瑶还在腹诽他,他便接着说了,“更何况,我觉得茹雪喜欢的人是大东。”

    “她喜欢的是大东哥?那么大东哥也喜欢她,他们岂不是两情相悦了?”

    “你怎么知道大东也喜欢她的?”

    总不能说自己是偷听到的吧!唐珺瑶没有正面回答,“就是知道了……”

    季天佑现在也没心思管别人的感情事,他只担心自己的,“所以别问我怎么没选茹雪,因为我选的人是你。”

    所以,即便他并不爱她,但他为她做的每件事都是真心的,没有一点勉强?唐珺瑶怎能不为此感动,可是她能这么自私,只因为她对他动心了,就要趁着他同情她的机会,骗他这个夫君吗?

    “珺瑶……”

    “季大哥,我答应你我会认真考虑,朝廷给的时限还有半年,这事也不急于一时。”

    季天佑虽然不满意这个答复,但也没有哪个男子求亲却不给对方一点时间考虑的,而且唐珺瑶答应愿意考虑,他们之间的关系也算有很大的进步,他若太着急吓跑了她反而不好,最后,季天佑点了头,“好,我等你。”

    双眼所见虽然景致辽阔,但张士玮就是知道东家并没有把景色看进眼中。

    今天他与东家来鸡场视察,鸡场避理人秦大茂因为鸡场味儿重,所以让东家在此暂等,还特地让人搬了桌椅送茶水过来。

    庄园的前主人宋氏有个怪癖,因喜欢黄澄澄软绵绵的小鸡,所以养了满院子都是,还说听小鸡啾啾叫很是疗愈。但小鸡大了宋氏便不爱了,就把小鸡移往他处豢养,久而久之,庄园里只得盖起一座鸡场,这些鸡还成了庄园里一笔不小的收入。

    季天佑买下庄园后,虽然因为鸡场的由来发噱,但也没废了鸡场,总归他庄园里有的是人,多拨一些过来也不是负担。

    而且当他自己看见黄澄澄的小鸡张着毛茸茸的翅膀踩着摇晃的脚步,在草地上走时,也能了解宋氏为什么会喜欢养鸡,看着它们逗趣的动作,还有圆溜溜十分清彻的眼睛,看了真的很讨人喜爱……就像某人,也有一双乌溜溜水汪汪,纯粹天真又聪敏灵动的双眼。

    季天佑无预警地又想到唐珺瑶,她到底肯不肯嫁他?她还得考虑多久啊?朝廷的强制婚配令一下,何家就开始有人上门提亲了,唐珺瑶先前在美食评比一战成名,在庆典的生意红火不说,小吃食摊卖到让县衙找麻烦要课税,整个长嵌县城大概也只有这一家。

    更何况在这之前,还有一个跟郭记吃食铺买卖食谱的小插曲,更令人赞服唐珺瑶的手艺。

    手艺就代表了赚钱的路子,即便唐珺瑶是寡妇,只要想到她这摇钱树可以赚进多少银子,有心人哪里会在意,当初季天佑还威胁她只能嫁鳏夫,如今看来她的选择可多着呢。

    她若发现其实自己并不是非嫁他不可,而且以她的本事,只要能保护好自己,要买一个假夫君根本不难……季天佑想到这里又不免一叹。

    “东家,是不是小的禀报的有么不妥?”

    季天佑好似这才想起秦大茂正在向他禀报鸡场的事,然而刚刚他一句也没听进去。

    所幸一旁的张士玮很认真听,要秦大茂不用担心,“秦管事,你继续说,没事。”

    秦大茂见东家没反驳张管事的话,便放心地继续往下说。

    “鸡场状况大概就像方才说的,一切顺利,没什么异常,倒是有一点……小的觉得有些奇怪。”

    “说吧,有什么奇怪的?”

    “鼎禄今年新的契约还没送来,过往这个时期至少会下订五百斤蛋一百只鸡。”

    鼎禄便是那陈景元的商行,季天佑不敢让洪长泰经营的盈通商行一下子吃下整个季家庄的货,就是因为这个鸡场实在太庞大,一间刚成立的商行并没有足够的客户可以应付。鸡若卖不出去,虽然费点粮食,至少活鸡没有保鲜问题,但是蛋不一样,保鲜期一过就臭了。而且蛋也不好运销,无法送去太远的城镇贩售,鼎禄在附近几个城镇都有足够的小盘商可以消化货量,这才能应付。

    “以往与鼎禄配合,会有这样异常的情况吗?”

    “这倒是不会,不过虽然买卖要有契约,但定期会订多少量也都是我们两方的默契,陈东家应是不至于违背才是,毕竟生意还要做得长久。”

    季天佑做生意喜欢依着契约来,毕竟没有契约,倘若对方不守信诺也拿人家没辙,更何况这么大一个鸡场他可赌不起。

    “鼎禄要这么大的量,我们是否减少其他商行的出货量来配合鼎禄?”

    “那自然是需要的。”

    “从今天起,其他商行要订多少就送多少,不要囤货,至于鼎禄若送契约来时,鸡场的量不够,就说与我季家庄做生意不是口头上承诺便行,往后得要白纸黑字按规矩来。”

    “可……东家,若鼎禄真不与我们做生意,怕是其他商行加起来订的量,都消化不了我们生产的量。”

    季天佑不是不知道这情况,所幸扣除其他商行的订单,余下的再交给盈通商行来贩售应该足以消化,就算销售不完,应也不至于赔本。

    “这我会想力法处理,秦管事,若鼎禄真是有意违背长久以来的默契,你必须先准备着减产。”

    “减产?但鸡若宰杀了,也得有销售的通路。”

    “你无须担心销售的通路,只需算好蛋的产量及鸡只的数量,呈报上来即可。”

    “是!小的明白。”

    交代完秦大茂,季天佑便与张士玮上马离开,回程的路上,季天佑反复思量,虽然一开始与陈景元做生意时,砍了他大半的利润,但他也知道过去陈景元是像吸血蛭般的吸着宋氏的血,现在给陈景元的才是合理的价格,他的利润虽然少了,但也绝对舍不得不与季家庄做生意,现下他若是真敢铁了心违背双方的默契,就肯定发生什么变故了。

    “士玮,你去查查鼎禄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或是任何可能让我们双方合作关系生变的原因。”

    “是!”张士玮应命后,便快马离去,只留下季天佑缓行回庄园。

    才刚下马,他就看见何禧川偷偷摸摸的往庄园外走去。

    何禧川最近安分许多,但季天佑明白那是他已经找到了阳奉阴违的法子,总之没出什么乱子也就由着他,把他困在季家庄里总好过让他又到外头惹事,所以只要别出什么大事他不会把何禧川赶出季家庄,省得他又成了何昆夫妻及唐珺瑶的麻烦。

    但如今见他这么鬼鬼祟祟的,让季天佑心生不祥,这个何禧川过去是那种流连赌场及烟花柳巷的人,烟花柳巷也就罢了,只要他身上没了银子,妓院娼馆的人立刻就会赶他出来,但赌场可不同,赌场只要肯定讨得到银子,是敢让他立字据借银子的。别说可以绑着他跟何昆夫妻要钱,何家尚未分家,看在唐珺瑶这摇钱树的分上,赌场一定肯借他,到时又给唐珺瑶带来麻烦,让她决定为了不拖累他而打消同意亲事的念头可不行。

    季天佑让人将马牵回马房,就跟着何禧川的身后而去,好歹从军多年,奇袭的事他干过不少回,掩去脚步声难不倒他。

    唐珺瑶为吃食摊来送煎饼,今天花氏出门前告诉她有个客人订了二十份煎饼要他们帮忙送,自从唐珺瑶打响了名号后,吃食摊的生意好得很,哪里有办法外送,可那客人说若吃得满意,未来可能会定期订饼,又让花氏金不得这笔生意,所以希望唐珺瑶午睡起来后帮忙送饼。

    唐珺瑶自然是答应了,她提着盖着布巾的竹篮来到指定的地方,是一间看来不起眼的小屋子,由于是在郊外,所以邻居之间都隔了不短的距离,竹篱笆里有几块菜田,两只鸡在菜田旁散步,但看起来没有人。

    唐珺瑶到了屋子门前,往里头轻喊了声,没多久便出现一名与这小屋看来格格不入的女子,她梳着妇人发式,却生得一张狐媚的脸,虽然穿着粗布衣裳也未施脂粉,但唐珺瑶本能地觉得她看来就不像是平常会做这种打扮的妇人。

    “请问我这些煎饼是嫂子订的吗?”

    “是,进来吧!我去拿银子给你。”

    唐珺瑶暗骂自己多心,她人都出现在这里,这里怎不是她的屋子,于是提着竹篮走进去,在厅里等着进房去拿银子的妇人,等着等着却突然听见一连串的碰撞声,还听见那妇人娇滴滴的哀叫声。

    “哎哟!疼死我了,妹子啊,嫂子我摔倒了,现在站不起来,你进来扶我一把可好?”

    “好,嫂子你等等。”怕那妇人是因为摔伤了才站不起身,唐珺瑶循声而去要帮忙,才刚进房,就被人由身后拿巾帕捂住了口鼻,她虽然死命挣扎,但越挣扎就吸入越多巾帕上沾着的味道,不久她便四肢瘫软,昏了过去。

    那妇人正是肖氏,把唐珺瑶给拖上床后,这才往外头走去,离开屋子。

    这屋子自然不是肖氏的家,否则唐珺瑶来日若要告官,她岂不成了从犯?

    这屋子的主人肖氏认识,平常喜欢把钥匙藏在花盆底给忘了带钥匙出门的家人,她有回看见了却不提醒,如今刚好派上用场,因这户人家不到日落西山不会回来,她刻意换了装扮,所以就算何禧川搞不定唐珺瑶而事迹败露,何禧川只要不被当场捉住,谁都没凭没据。

    何禧川早就在肖氏的带路下探过路了,所以熟门熟路的进了屋子。

    肖氏给他的建议他早就想付诸实行,而且强制婚配的消息一出,有越来越多人上门向唐珺瑶求亲,爹娘胳臂总是向外弯的,他们到时若在那些人之中挑一个给唐珺瑶订亲,那他损失可就大了。

    如今唐珺瑶对他的吸引力不是只有那处子的身子绝美的容貌而已,还有她那一辈子不愁吃穿的手艺。

    何禧川走进唐珺瑶所在的房里,看见她已被安置在床上,他走到床边坐下,伸出手就摸了她的手臂。啊!书上说的肤若凝脂就是这样吧!就算那些青楼里的女子肌肤摸起来都没有唐珺瑶的细致柔滑。

    唐珺瑶皱了皱眉头,因为她感觉到有虫子在身上爬一般,让她起了一股恶心的不适,她缓缓睁开眼,正好看见了何禧川那张放大的脸。

    “你做什么!”

    何禧川没想到药效退得那么快,但总归人已经被放倒在床上,他一个大男人,强要她一个弱女子有何难?

    “做什么?看不出来吗,当然是要吻你啊!”

    “我是来送饼的,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订饼的人是我,等着你上门的人自然是我喽!”

    唐珺瑶此时终于知道自己中计了,“那妇人是你的共犯?”

    “这计还是她帮我想的,既然要你嫁我你不嫁,还招蜂引蝶的勾得那么多男人上门求娶,为了牢牢抓住你这摇钱树,只好先强要了你了。”

    “我不要!”唐珺瑶推拒着想欺近她的何禧川,大喊着救命。

    “你再喊也不会有人来救你,只是增加情趣而已。”

    唐珺瑶不曾如此无肋,而在她这般害怕的当下,脑海里只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救命!季大哥!你在哪里?救我!”

    “他?他才不会出现在这里。”何禧川说完又倾身要吻她,唐珺瑶尖叫着躲开,让他扑了空。

    可他这次还是没能得逞,因为有人提着他的领子将他拉了起来,接着甩落在地上,他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事,一顿痛揍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唐珺瑶坐起身子,瑟缩在床头看,季天佑连连挥拳把何禧川打得鼻青脸肿嘴角溢血,就算他倒在地上了,还狠狠踢了他两脚,直到确定他昏了过去,才来到床边査看唐珺瑶的状况。

    “珺瑶,你没事吧?”

    “季大哥……我一差点差一点就……”唐珺瑶哭得泣不成声,将脸埋进季天佑的怀中。

    季天佑也紧拥着他,不禁庆幸自己今天对何禧川多注意了些,这才刚巧救了唐珺瑶,若他今天没跟着何禧川,那唐珺瑶如今的下场,他连想也不敢想。

    “季大哥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看何禧川鬼鬼祟祟的,以为他又要上赌场,怕他再次欠下赌债给你造成麻烦,就跟上了他,来到这里我看他熟门熟路的进门,还以为他与人妻苟合,想着总之不干我事,正要离开,就听到了屋子里传出你的声音。”

    “如果没有季大哥,我该怎么办?”

    “所以说,你不能没有我。”

    唐珺瑶方才还感到绝望,可如今在季天佑的怀里,她便什么也不怕了,她好想一直待在他的怀中再不离开。

    “哪来的毛贼!”一句喝斥伴随着一个手持扁担的男子冲进来,他一看见季天佑坐在床边便迅速上前,却没注意到地上的何禧川,绊着了他后,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那男子先是被地上鼻青脸肿的何禧川吓了一跳,伸手去探他鼻息,发现还有气,这才松了口气,回头指着床上的季天佑正要开骂,就发现他怀中抱着一名女子。

    “你是哪里来的毛贼?在我房里做什么?”幸好他今天有东西忘在了家里,否则家里遭人闯入他都还不知道。

    季天佑知道这人就是屋主,简短做了解释:“这位大哥,躺在地上的人叫何禧川,你的屋子被他利用来做坏事了。”

    唐珺瑶把自己怎么来到这里的事详细说明,由于肖氏的打扮与平常不同,屋主一下子想不出何禧川的共犯是何人,但至少抓到了主犯,要问出共犯不难。

    “竟敢利用我的屋子做这种下流事,我这就去报官!”

    “等等……”

    季天佑听见唐珺瑶要阻止,脸色严肃,“你竟要阻止?”

    “可他终究是爹娘的儿子。”

    “他都这样对你了,不将他送官我如何放心,总之这事没得商量,他现在可是侵入别人的屋子,就算你不报官,人家也未必肯放过他。”

    唐珺瑶不是要原谅何禧川所做的事,只是怕公婆伤心,但就算她有心要原谅,人家屋主的确不愿意,看他已经拿来绳子把何禧川五花大绑便可知道。

    “我这就去报官,这位嫂子,你大伯这种人不可原谅,你们且在这儿缓缓,我自去报官。”屋主说完后就走了出去,敢利用他的屋子做坏事,他不只不能原谅何禧川,不把与他合谋的那名女子揪出也不能安心。

    “季大哥……”

    “你啊,该得让我怎么担惊受怕才够?”

    唐珺瑶的害怕渐渐退去后,在季天佑的怀中只觉得安心,“对不住。”

    “你嫁我吧!这样我看谁还敢对你怀抱妄想?”

    看着趴在地上的何禧川,唐珺瑶的确认知到一个男人若不管不顾的强来,她确实是无法反抗的,所以买一个汉子假成婚,看来是行不通了。可是她就能这样毫无顾忌的利用季天佑吗?利用季天佑对她的同情,满足对他动心的自己?

    此时何禧川一声闷哼,身子抽搐一下,唐珺瑶一惊又埋进季天佑的怀里,季天佑也立刻拥紧了她。

    “别怕,我在。”

    有人保护的感觉令她十分安心,让她舍不得放手,她就自私一回吧!只要未来不强留季天佑,把假婚契约的对象换成他不就行了!唐珺瑶想着倘若给季天佑随时离开的自由,那么她也不那么自私了吧!

    “季大哥,我……答应嫁你。”

    季天佑此时真觉得自己该感谢何禧川,他怕自己听错,又问了一次,“你答应了?”

    “是!我们来签契约吧!”

    “签契约?”季天佑又坠入云里雾中,方才她不是愿意嫁他了,怎又突然说要签契约?

    “我不能信任的男子不能成为我假婚的对象,如果遇上一个像大伯这样的……”唐珺妥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又缩了缩,才接着说:“可我信任季大哥,所以对象只能是你。”

    “你……要跟我假成亲?”

    “季大哥现在是因为同情我、想给我一个归宿,可有一天会出现一个季大哥真正爱着的女子,那时季大哥该怎么办才好?所以假成亲是最好的了,让我躲过朝廷的强制婚配令,有朝一日季大哥遇上真正心仪的女子,我们也可以随时和离。”唐珺瑶捧着心,天知道季天佑若有一日因为另一个女子而离开她,会让她有多痛,可是她不能自私地困住他,他为她已经付出够多了。

    “假成亲的我们不会有孩子,若有一旦和离,而那时的你要是依然年轻,还是在强制婚配的范围里,你怎么办?”

    孩子……的确是一个问题啊!她确实想要有个孩子,若能是季大哥的,那便更好了。

    “或许能在契约里……加一个孩子……?”

    季天佑很愤怒,而且是气得想把唐珺瑶的脑袋敲开,看她到底在想什么,却又舍不得。她不相信他的真心,他可以慢慢让她相信,这是她原来的计划吗?

    “你原先想买一个汉子,就是打算若看对眼了,借精生子也可以?”

    “当然不是!因为是季大哥我才愿意考虑的。”

    这句话虽然只认定了他,但季天佑一点都消不了气,他好想跑到外头大喊问苍天,到底天意是在考验他,还是玩弄他?季天佑气得大喘着气,却因为心疼唐珺瑶,不舍得对她发泄,所以一肚子的怒气无处发,他在房里来回踱步起来,只差没念经消除怒气。

    唐珺瑶不明白季天佑怎么突然生起气来,她怯怯地看着他来回踱步,倏地,季天佑停下了步伐,嘴角微挑,唐珺瑶觉得那抹笑充满了邪气,却依然让人着迷。

    “季大哥……”

    “既然是契约,我们就算各取所需吧。”

    “那是自然。”

    “我给你一个季夫人的身分,让你躲过强制婚配的律令,只要你准备好了,我也愿意给你一个孩子。”

    “真的?”

    季天佑食指封唇,要她听他说完,于是唐珺瑶也乖巧地安静下来,不再说话。

    “但你可得尽好你季夫人的本分,在人前,敬我如夫,为我持家,甚至得协助我管理庄园的事务。”

    唐珺瑶用力点头,虽然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办法掌家,且还是像季家庄这么大的产业,但她会努力学的。

    “在人后,我们也得相敬如宾,你需对我举案齐眉,就如同正常夫妻一般,我可不想娶一个陌生人回家。”

    唐珺瑶又是点头,他们本就相识,相处也甚为融洽,这当然是没问题的。

    “最后一点,是我坚持的一点。”

    “季大哥说吧。”

    “契约何时终止,只能由我决定。”

    终究季天佑还是给自己留了一条退路,唐珺瑶虽然有些犹豫,但毕竟这个契约婚姻是她提起的,她也说了只要季天佑真正心仪的对象出现,他随时可以提出和离,所以这个要求本也合理。

    “好,同意。”

    季天佑双眸闪烁着一丝精光,唐珺瑶仍是涉世未深啊!他怎会由着她逃出自己的手掌心。从此之后,两人人前是夫妻人后也是夫妻,时机成熟了还能有个孩子,这样跟真正的夫妻有什么差别?

    再说了,契约何时终止由他来定,这一生,她都别想由他身边逃开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东家命里缺一位最新章节 | 东家命里缺一位全文阅读 | 东家命里缺一位TXT下载
万人炸金花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