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通灵小娘子 > 第七章 黑心母女的计划

通灵小娘子 第七章 黑心母女的计划 作者 : 莳萝

    司徒慕察觉到她的异样,“段姑娘,你怎么了?”

    倏地,江思翎食指抵在唇间,压低嗓音,“我看到了许翠儿母女。”

    隔壁雅间传来店小二热络的招呼声,“夫人,小姐,请两位稍待,两位所点的菜色一会就帮你们送上。”

    司徒慕起身走至门边,店小二正好退出来,从他们的雅间门口经过,他一把将店小二给拉进雅间内。

    突然被人扯进去,店小二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哪里犯错,连忙问着,“世子爷,是小的哪里服侍得不够周到……或是哪里……”

    “闭嘴,有事问你。”司徒慕丢给店小二一枚碎银。

    店小二眼睛发亮的看着手心里的碎银,连忙点头,“世子爷,您问您问,小的一定知无不言,同时……”不忘作势在嘴边拉上一条线,“绝对守口如瓶。”

    “隔壁雅间那对母女只是单纯上饕珍阁用膳?”

    “世子爷,小的一路听着她们的谈话,似乎是要庆祝愿望成真。”店二捂着唇小声告知。

    “庆祝?”

    “是的,至于是要庆祝什么,小的就不知道了。”

    “你下去吧。”

    “是的,那小的下去了,世子爷,一会儿若是小的还有听到别的,立马就来回您禀告。”店小二鞠躬哈腰一番后匆匆离去。

    他走回位子,看着拧着秀眉的江思翎,“你认为这对母女是想庆祝什么?”

    她冷嗤了声,“庆祝我死了吧!”

    “不,我觉得应该还有其他原因。”司徒慕提出自己的看法。

    “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想知道还不简单。”他勾起嘴角,起身朝墙上挂着的老翁雕像走去,对她眨了眨眼睛,勾勾手指示意她跟过来。

    只见他将老翁雕像耳朵上的两个竹筒装饰品拿下,一个贴在自己的耳边,一个拿给她。

    她眯眼看着手中的竹筒,发现它底部系着一根绳子,顿时明白这是什么东西,就像小时候玩过的传声简。

    她眼尾抽了抽,“不是吧,这里竟然有这个……”她惊讶的指着传声筒。

    “还有更让你震惊的。”他将雕像上的眼睛往旁边一推,眼珠随即变成个小洞,透过这个小洞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隔壁的一举一动。

    “这……”她顾不得震惊,赶紧凑上前,贴在墙上看着隔壁雅间的动静。

    这时门外传来清脆的敲门声,紧接着店小二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世子爷,小的们来为您上菜。”

    两人互看了一眼后,手脚利落的将雕像恢复原状,回到位子上拿起茶假意地喝着。

    “送进来吧。”司徒慕喊道。

    门扇随即被推开来,方才那位店小二领着另外两名跑堂的进入,每人手中皆端着个大托盘。

    店小二麻利的将托盘上的饭菜放到桌上,同时不忘提醒两人,“世子爷与姑娘用膳时别烫着。”之后熟练的众绍起招牌菜色,“姑娘,这是我们饕珍阁最有名的红松嫩鸡、五鲜彩贝、油焖大蛀、油爆鲜贝、砂锅鱿鱼、八宝鸭、海棠冬菇、红烧牛肉、西施豆腐、扒翠铢活鲍、糖醋松鼠鱼、蜜汁火方,还有这是另外特制的清蒸黄鱼……”

    江思翎瞪大眼睛看着满满一桌的佳肴,“司徒慕,我们才两个人而已,这么多我们根本吃不完啊。每一样菜看起来都很好吃,要是吃不完,倒掉岂不是很可惜。”也不知道能不能打包。

    “无妨,吃不完我打包回去给刑部守夜的弟兄们吃,或者是你要带回去也可以,无须担心这问题。”

    他的回应正是她心里所想的,听他这么说就放心多了,不管身在哪个时空,有很多人吃不饱饭,浪费食物是会遭天谴的,尤其是这么一桌美味佳肴。

    司徒慕拿起筷子夹了一点鱿鱼放到她面前的碟子,“尝尝,饕珍阁的海鲜料理是一绝,保证你一吃便喜欢上。”

    所有的菜都上了,店小二为两人倒了杯茶,“世子爷,菜全都上齐了,不知道您还有没有其他的吩咐?”

    “很好,下去吧。”司徒慕分别丢给三人各一枚碎银,遣三人离去。

    江思翎火速地将盘子里的鱿鱼给吃进嘴里,顾不得吞下,随即冲到雕像前,拿起竹筒,推开眼睛仔细观看许翠儿母女。

    这传声筒的效果不是很好,不过加上她们的表情跟动作,她也能了解个大概。

    只听见传声筒隐隐约约传来——

    “娘,您说爹会邀请多少王公大臣跟他们的家眷来参加那天的仪式?”许明月每每想到认祖归宗的那一天即将到来,心情就忍不住激动。

    许翠儿不疾不徐地喝着茶,笑看了女儿一眼,“肯定是都会邀请的,这点你就放心吧。”

    “娘,那会有大皇子跟二皇子吗?”许明月眼睛闪耀着期待的光芒,看着许琴儿。

    “我会让你爹尽量邀请,但是明月,你不要抱太大希望,毕竟希望愈大,失望就愈大,你爹才刚升上三品,人脉还不够,知道吗?”

    “我知道,要是爹能够邀请到一位皇子出我的庆祝宴会,这样以后我在社交圈也有面子,您说是吧,娘?”

    “这事等你爹回来我会跟他提,不过,明月,你不可以将目光放在皇子们的身上,娘倒是觉得你应该把重心放在司徒慕的身上。”

    听到司徒慕的名字,江思翎眉头不由得一皱,转过头想找司徒慕,却发现他不知道何时已经来到她身边,拿着另外一只传声筒在听。

    她嘴角扬着一抹讥讽的微笑,食指指着隔壁,用口型说着调侃的话——原来目标是你啊金龟婿!

    司徒慕瞪她一眼,同样用口型回答她,痴心妄想!

    两人互看了一眼后,又将重点放到许翠儿母女身上,只听见许翠儿滔滔不绝地劝着女儿。

    “娘,您不是说只要我成为段家嫡女,就有可能进宫成为皇家的人,怎么您不让我把目标放皇子们身上,反而要放在司徒世子身上?”

    听到她们母女的谈话,江思翎差点爆笑出声,她侧过脸,挑眉睨着司徒慕,用气音说道,“你被嫌弃了。”

    “这样最好。”

    许翠儿这边继续说着,“皇子们你就不要想了,已经到了适婚年纪的皇子都有了正妃,你爹现在只是三品官,你是不可能成为正妃,娘也不可能让你去当妾,所以目标只能放在世家公子与进宫为妃这条路上,娘这说,你懂娘的苦心吗?”

    许明月不悦的点头,“知道,只是……”

    “娘将京城里所有王公大臣的嫡子筛选了一遍,觉得只有昭国公府的司徒世子是最合适的人选,有权又有钱,且世子爷深得皇上宠信,最重要一点是国公夫人死后,国公爷一直没续弦,远在边疆打仗。

    “你嫁进昭国公府,上头没有婆婆压着,只有一个老太君,你嫁进去后,老太君能不把当家权力交出来给你吗?宰相的二公子容离条件也很好,只可惜日后宰相府的家业不是他继承,只好将他排除在人选外。”

    听完许翠儿的分析,江思翎心下忍不住失笑,想不到司徒慕的条件这么优啊!

    的确,有钱有势又是朝堂上的明日之星,还能完全当家作主,这么好的条件是姑娘们梦寐以求的,不过这可不包括她,她可是把司徒当“兄弟”的。

    许明月皱着眉头沉思了下,“娘,我知道了,只是娘……您又要我进宫,又要我将眼光放在司徒世子身上,这不是很矛盾嘛。”

    “鸡蛋不可以放同一个篮子中,两方同时进行并不影响。”

    “我懂了,就是两边押注。娘亲,那您可得跟爹提提,我记上族谱那天,让爹无论如何一定要邀司徒世子参加。”

    “你日后的荣华富贵就在这两篮鸡蛋上,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跟你爹说,这事就交给娘处理,你放心吧。”

    听到许翠儿将司徒慕跟皇帝形容成鸡蛋,江思翎差点爆笑出声,赶紧放下传声筒跑到一旁捂着唇大笑。

    “鸡蛋……”忽地,她头顶传来一记疼痛。

    司徒慕赏了她一记栗暴,“不要命了,敢嘲笑皇上!”

    她虽然赶紧止住毫无形象的大笑,但笑意还是不禁自嘴角流泄,淘气的眼神不时睨着司徒慕。

    “我笑的人明明是你,跟皇上有什么关系?”

    “她指的是我跟皇上两个人。”他冷下脸,瞪了与隔壁相连的墙面一眼。

    “司徒世子被人形容成鸡蛋,感觉如何?”

    他目中寒芒一闪,扯着嘴角露出一抹坏笑,“本世子会让她鸡飞蛋打的。”之后道,“差不多知道那对恶心的母女在庆祝何事了,过来用膳吧,有些食物还是要趁热吃才能吃得出绝佳风味。”

    “我不会让她如意的,私生女想要成为嫡女,得看我这个正牌嫡女同不同意!”江思翎的美眸迸射出一抹冷光,但转瞬即逝,她拿起筷子优雅的夹了鸡肉吃着。

    司徒慕舀了碗汤放到她面前,“对了,有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情?”

    “已经有红豆的下落了。”

    “这么快!我还以为要等上一阵子,你办事效率真好。”她惊喜的瞠大眼睛,有些难以相信的看着他。

    “我派去的人传回来消息,红豆已经嫁人,你娘给她的宅子现在是一名老妇人在住,从邻居的口中得知,红豆每个月会去探望那老妇一两次,对她很照顾且尊敬,红豆总是喊那老妇为奶娘,如若我没有猜错,那老妇应该是你娘家的奶娘陈嬷嬷。”

    这消息让江思翎感到惊喜,她拍着手说,“若真的是她就太好了,这样更能知道我娘当年生病的经过。”

    江雪曾经提过,她的奶娘跟着她一起嫁进段家,却在她生病期间被段威跟许翠儿栽赃罪名,说要送官严办,她为了保奶娘的命,只好亲自将奶娘赶出段家。

    “上个月红豆来探望不久,那老妇得了风寒,病情一直没能好转,只能躺在床上,现在有些神智不清,我已经请华陀堂的林大夫前去为这名老妇看病,相信很快就会好起来。”

    “你想得真周到,给你添麻烦了。”司徒慕这人真是可靠,办事周到,她对他的印象又好了不少。

    “不麻烦,江太傅曾经指点过我学业,算是我的老师,你娘是他的女儿,我帮忙做点事情是应该的。”

    “也不知道何时能够有红豆的消息,若是能尽快厘清当年的真相,我就能在那天让段威跟许翠儿母女乐极生悲,美梦破碎,从高台上跌下。”她眉头微蹙,一边夹着菜一边咕哝着。

    “我会催促手下尽快,这点你不用烦恼。”

    听到他的允诺,她放下手中筷子,单手支着一边粉腮,笑咪咪的看着他,“司徒慕,我觉得你真的是我的贵人,虽说我救了你一条命,但是受益最大的却是我,你不仅帮我找到了红豆,更让我听到许翠儿母女的计划,让我有足够的时间准备。”

    “你谦虚了,你没救我一命,我又怎么有办法帮你?凡事有果必有因。”他眯眸笑看着她透着光芒的眼眸,“想来,你已经想到要如何对付这对母女了。”

    “是想到了,但还是要你大力帮忙,尽早帮我找到红豆。”

    “左右不过五六天便能见到她,耐心等候。”他夹了块蜜汁火方放到她面前的白色盘子里,“你尝尝,这蜜汁火方口感多层,甜而不腻,是道很具特色的菜色,老饕来到饕珍阁必点。”之后又平了一筷子放到花瓣饼里,“你先单独尝尝,再搭配着花瓣饼吃,各有不同滋味。”

    她也没客气,拿起筷子就吃,两种吃法都品尝后频频点头,“嗯,不错不错,好吃,不过我比较喜欢配着花瓣饼,没有那么甜腻而且口感更为丰富。”

    两人互动十分自然,一个夹一个吃,丝毫没祭觉夹菜的行为有些亲昵。

    他又动手替她夹了扒翠珠活鲍,“这鲍鱼口感也是一流。”

    “司徒慕,你别光招呼我,自己也赶紧吃,菜冷了就不好吃了。”这些纯天然的食材就是鲜美味浓,好吃到感觉舌头都要一起吞进去了。

    “我想你当着我的面也许会不好意思夹菜。”

    “不会,放心,我还担心你跟我抢。”

    在现代,这样满满一桌用顶级食材做成的佳肴,口袋不够深可是吃不起的,以往她只能看着电视上的名菜兴叹,现在有这可以大啖美食的机会,她可是不会客气的。

    “那就好,你太瘦了,多吃点。”说着又夹了块牛肉到她的碟子里,看到她嘴边沾着红色酱汁,突然想起一事,迟疑的提了个开头,“对了,还有一事是关于你的,但对你来说并不是很好的回忆。”

    “说吧,不管是什么事情,我都能承受的。”她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吃着他夹来的牛肉。

    “被许翠儿母女收买、企图非礼你的那几个恶人已经被抓进监牢,你有什么想法?提出来,我尊重你的决定。”

    “好好招待他们一番,最好是让他们尝到我当时的苦果,要他们把该交代的都交代了,还有别太早放他们出来,我留着他们有用处。”

    “成,我会交代牢头每天好好问候他们一遍,牢头审问犯人很有一套,能让他们脱一层皮却还死不了。”

    “真只有一套?”

    “好吧,是一百零八套,每天一套轮着来,不带重复。”

    她朝他竖起拇指比赞,“很好,说真的,你这个朋友很不错,够义气。”像司徒慕这么上道的古人实在很少,能交到他这种朋友真是幸运。

    那些恶人欠段圆圆的,她一定会讨回来,现在只是先讨点利息。

    “人与人都是互相的,当日你不顾自己安危救我命,我便告诉自己,日后你有难,我必定鼎力相助。”

    “我觉得自己这辈子做过最对的事情就是救了你一命。”她乐呵呵的说着,临时提议,“要不我们结拜吧。”

    有道是树大好乘凉,司徒慕也算是个大官,跟他结拜对自己日后定有帮助。

    他眉头不认同地皱起,“结拜?”

    “怎么,你不喜——”

    忽地,窗边传来一记猫叫声,打断了她后面未出口的话。

    “黑阎!”司徒慕立马听出它的叫声,推开窗子。

    窗子才被推开,一道黑影便跳进雅间里。

    “喵——”

    “黑阎,真的是你!”江思翎诧异地看着跳到桌边的黑阎,又钦佩的看着司徒慕,“没有想到你竟然认得出黑阎的声音。”

    “黑阎的叫声比一般的猫叫更具威严,仔细一听便听得出来。”

    “你厉害。”她再次比赞,转向坐在桌边的黑阎,“你这两天跑到哪里去了?该不会又有人要死了?”

    “明知故问。”

    她眼尾抽了下,咕哝一声,“还真的又有凶杀案要发生。”

    司徒蓦心下一阵骇然,连忙道:“段姑娘,能否请你帮在下问黑阎,被锁定的是哪位姑娘?命案何时会发生?”

    江思翎瞥了黑阎两眼,那意思就像是在说“你听得懂唷,别跟我装傻”。

    黑阎只是用它那对神秘又犀利的眼睛地扫司徒一眼,那模样就像是倨傲的皇帝似的。

    “喂,别这么跩,人家知道你不在,还是惦记着你,特地让人另外烧了条清蒸黄鱼。”

    “嗤,满桌的菜根本是你们吃的,随便拿条鱼来糊弄我。”

    “小动物们不能吃咸的,司徒慕可是特地交代这道菜不放调料,不是为了你,那是为谁?”

    丝毫看不懂一人一猫心里活动的司徒慕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

    黑阎又瞥了司徒慕两眼,撇撇嘴说:“算他上道!”它开始吃着那盘特地为它烧的清蒸黄鱼。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吃了人家给你准备的鱼,你该懂吧。”她挤眉弄眼瞅着黑阎。

    “本使者饿死了,等本使者吃完再说。”黑阎差点将整个头埋进鱼肚里,大口的吃着。

    江思翎没好气地瞪它一眼,而后有些无奈的转达,“司徒慕,黑阎说等它吃完再说,没吃完前不要问它任何事情。”

    司徒慕勾勾唇角,“慢慢吃,不急,若是不够,我吩咐店小二再上一盘。”

    “剥两只虾子给本使者吃。”黑阎对着江思翎命令。

    她眼尾抽了抽,“你一只猫吃什么虾子,这是重口味的,对你身体不好。”为免司徒慕“听”不见他们的对话会无聊,她直接说了出来。

    “使者只是化身而已,你懂什么!”

    “化身还能吃东西啊?”玄幻的世界她的确不了解。

    在他们一人一猫抬杠间,两只剥了壳的虾子已经放在黑阎面前的碟子上,“请用。”

    “司徒慕,你还真的替它剥虾啊。”她愕然低呼。

    他嘴角微扬,“我有养马跟狗,常亲手喂它们吃牧草、食物,帮它们洗澡刷毛,它们在我眼中就如同家人抑或是朋友,不过是剥只虾,不值得大惊小敝。”

    “也是,不过这是遇上了像你这样的好主人,才有这样的好命。”若养的是猫,这司徒慕一定是个尽职的铲屎官。

    “多学学人家,瞧你怎么对待本使者的!”

    她睁着大眼看着黑阎,反问:“你是我的宠物?”

    “本使者怎么可能是你的宠物,别把本使者跟那些低智商的宠物相提并论。”

    “那不就得了,你不是我的宠物,我为什么要剥虾子给你吃?”

    单从江思翎所言,司徒慕亦能猜岀这一人一猫正因为虾子斗嘴,他心下不禁一阵轻笑。

    黑阎愕然,想了下,算了,不要跟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争论,她不剥,自然有别人剥。

    它用可爱的爪子指着那盘虾子,示意司徒慕再剥虾给它,“喵。”

    司徒慕点了点头,很快的又剥了两只虾,放到它的碟子里。

    明明有求于它,却又不卑不地将它当成朋友,这态度它喜欢!黑阎满意地吃了两只虾子后,舔了舔瓜子,挠了挠脸上的胡须,对正大快朵颐的江思翎命令道,“你跟他说,那厉鬼很狡滑,最近我查他查得凶,他已经躲起来避着我们。那厉鬼即将杀害的姑娘是前世与他有因果关系的人转世,只要照着这个范围,锁定成为厉鬼猎物的姑娘,便能抓到凶手跟厉鬼。

    “但是有一点很麻烦,这厉鬼随时能从附身的人身上逃脱,再找另外一个人附身,若想一劳永逸,不让厉鬼到处附身害人就必须与我配合,不然他跟他的手下抓到的永远是无辜的替死鬼。”

    江思翎放下手中的筷子,拿过一旁的帕子擦了擦唇上的油腻才道:“司徒慕,黑阎说……”她将黑阎的话原封不动的转达,同时告知他黑阎的真正身分。

    听到黑阎愿意跟他合作,同徒慕心下十分高兴,“不知该如何合作,使者你说,在下定当配合。”

    江思翎定定看着黑阎,其间不时点着颚,不一会儿,她神情严肃的交代,“黑阎让你们准备红绳、铜钱还有糯米……要缚灵……”

    听完,司徒慕抱拳感谢,“若是能够顺利抓到凶手及这厉鬼,在下定奏请皇上为使者——”

    他话还未说定,江思翎便马上打断他,“司徒,黑阎说了,抓这厉鬼是它的使命,成功后你只要处理好人间的事情,阴间的事情自有它负责,不必为此事奏请皇上,彼此合作互不干涉。”

    “好,在下尊重使者的意思。”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通灵小娘子最新章节 | 通灵小娘子全文阅读 | 通灵小娘子TXT下载
万人炸金花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