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通灵小娘子 > 第十三章 感动的告白

通灵小娘子 第十三章 感动的告白 作者 : 莳萝

    约莫十天后,段威连同继室毒杀元配、嫡女一案,因为人证、物证俱全,罪证确凿,加上皇上紧盯着此案的进度,毫无悬念的,很快就做出判决。

    段威跟许翠儿泯灭人性,罪责重大,判斩立决,在处死之前必须先受千刀万剐之苦,让他们体会江雪死前那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痛苦。

    许明月因与许翠儿合谋谋害段圆圆,被发配到极北苦寒之地的军营,白日作苦役,晚上为妓。

    皇上念在江学海父子对朝廷的贡献与功劳,以及年少时对江雪的那一丝爱慕情分,不想她连死后都要与段威这卑鄙阴险的小人埋在一起,因此同意江学海的请求,下旨让江雪与段威和离。

    当江思翎听到传旨公公所宣读的圣旨内容时,一直压在心上的大石头消失,瞬间感到舒畅无比。

    江雪母女沉冤昭雪,她终于为她们母女报仇了,才会有这种松了一大口气的感觉。

    “……钦此。”

    前来传旨的元宝公公后面又说了一大串话,可她因为激动,毫无心思仔细听圣旨内容,只是沉浸在兴奋之中。

    过了片刻,江思翎仍跪在地上,没有任何行动或是表示。

    这让一旁的江学海看得很焦急,他压低嗓音呼唤着不知神游到哪重天去的江思翎,“圆圆,快接旨谢恩。”

    “谢皇上隆恩,万岁万岁万万岁。”江思翎这才猛然回神,用力的磕了三个大响头,高举双手接过圣旨。

    “段姑娘,皇上让咱家转告你,你娘已经跟段威和离,你可以选择跟你娘一起离开段家。”言下之意很明白,她可以改姓。

    “谢皇上恩典,民女会跟母亲一起脱离段家,从今日起改姓江,传承母亲这一边的血脉。”

    元宝公公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哪咱家这就回去跟皇上禀报。”

    “有劳公公了。”

    元宝公公又看向一旁的江家父子,和蔼的眼神瞬间变得锋利,“江太傅,皇上也让咱家向你们父子三人传句话。”

    “公公请说。”

    “皇上说了,你们在家也休息够久了,该上朝了,他明日要见到你们。”

    “是,微臣领旨。”江家父子异口同声道。

    “咱家走了,皇上还在等咱家回去复命。”元宝公公甩了下手中的拂尘。

    “送公公。”江学海做出请的手势。

    “江太傅请留步,我们是老熟人,就不要做这些虚礼了。”元宝公公连伸手制止,真让江太傅亲自送他出门,回宫让皇上知道了,还不削了他的脑袋。

    “爹,还是我送元宝公公出门吧。”江曜儒向前,不忘将妻子准备的荷包塞给元宝公公。

    元宝公公隐在袖下的手掂了掂荷包,很满意的朗笑一声,“就是,不劳江太傅。”

    江曜儒恭敬的做出请的手势,“元宝公公请。”

    直到元宝公公离去,江思翎仍感觉有些不真实,竟然这么顺利地为江雪跟段圆圆报仇了,还可以一起脱离段家,这可真的是出乎她意料之外。

    有了皇命,她就算改姓,也没有人敢在背后说闲话。

    “圆圆,你在想什么?怎么一直对着圣旨发呆?”江学海关心的问着。

    “是这样的,外祖父,既然皇上同意我随着母亲脱离段家,我想连名字都改了。”

    “你要改名?”女儿唯一的孩子能改姓江,江学海当然开心,就是有些诧异怎么连名字都想改。

    “是的,圆圆是我的乳名,段威虽是我父亲,却没有放任何点心思在我身上,并未真的替我取大名,因此我想改名。”

    “听你这么说,应该是有主意了,你说说。”

    “江思翎。”她想趁这个机会改成前世的名字,“思念的思,翎羽的翎。”

    “思翎,不错,好名字,以后你就叫思翎。”江学海一边顺着胡须,一边念着她的名字,认同的点头,同时抱怨了下,“比那听起来就长不大的圆圆好太多了,真不知道你娘亲当时怎么会给你取这个乳名。”

    “人家都说贱名好养,娘当时应该没有意料到后面的事情。”江思翎将圣旨交给陈嬷嬷,扶着江学海回书房。

    “改天找个黄道吉日,将你的名字写进江家的族谱,你跟你娘从段家脱了出来,得要有个户籍才成。”江学海想了下说道。

    “不了,外祖父,给我单独办个女户吧,不要写进江家族谱。我是外嫁女儿所生的,可没有写进族谱的道理,这么做肯定会引起不少非议,亲戚们也会有不少意见。”

    “他们敢反对!”江学海怒喝。

    “外祖父,江家的亲戚不少,您肯,其他亲戚们不一定肯,届时一定会有很多意见跟麻烦,还会让我成为众人攻击对象,我们就不要惹这麻烦了。”她摇头劝着。

    江学海沉思,“你说的不无道理,单独办女户对你最有利,也不会引来非议,只是……你这样就像一个孤儿……”

    “外祖父,那只是形式而已,出去谁敢说我是孤女?我还有您、外祖母跟两个舅舅、舅妈,谁敢瞧不起我?我们就这么办吧。”她亲密的圈着江学海的手臂央求着。

    看着她像小泵娘一样的撒娇模样,江学海就想起了已经死去的女儿,心头瞬间一片柔软。

    “好,好,就如你说的,外祖父给你单独办个女户。”

    她开心的拍了下手,“谢谢外祖父,我就知道你们最疼我!”

    祖孙俩说说笑笑的,正要跨进江学海的院子,却见一名小厨匆匆跑来。

    “老太爷,表小姐。”

    “何事?”江学海问道。

    “回老太爷,昭国公府的世子爷前来找表小姐,现在正在大厅。”

    “司徒慕?”江学海神色一沉,摆了摆手。“知道了,你先下去。”

    “外祖父,司徒慕来找我,我先到大厅去。”江思翎撩起裙摆就要往大厅跑。

    “思翎,你等等。”

    她旋身疑惑的看着江学海,“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吗?外祖父。”

    “你跟司徒世子很熟?”

    据说司徒慕时常到府里来找思翎,这事传出去对思翎是种伤害。不过若是司徒慕对思翎有不同的想法,他倒是很乐见其成,毕竟司徒慕可是难得一见的人才。

    “还算熟,为母亲报仇雪恨的过程中,司徒慕帮了我很大的忙。”

    “这事我听你两个舅舅提过,只是……”

    “外祖父,您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你觉得司徒慕如何?”江学海眼中闪过光芒。

    江思翎还弄不清楚外祖父突然问这话的意思,江学海又开口——

    “他是个很不错的对象,你要好好把握。”

    “把握?”她眉头皱起。

    “傻丫头,你年纪也不小了,该为自己的终身大事打算。”江学海笑呵呵地提醒她,“外祖父跟司徒慕同朝为官多年,他的品性不错,是个难得的佳婿。”

    由他这个外祖父来关心她的婚姻大事实在不妥,不过对方是司徒慕,他不想让这么好的人选错过,只好抢了她外祖母的工作。

    她脸蛋乍红,嚷道:“外祖父,您在说什么啊,我跟他是不可能的,他会这么帮我是因为我救过他一命,他这是回报我,您别想歪了。”

    “有救命之恩更好,他正好以身相许,娶了你。”

    她翻了翻白眼,“外祖父,您别想太多,您觉得我的条件会受到世家大族喜爱吗?您老就别替我担心了。”更何况她没两年就要死了。

    唉,想想也真是悲催,这身子只能用没两年,黑阎办事太不可靠,找个瑕疵品让她待,该不会是想着两年后她死了,就不算业务过失了?

    “记住,你现在已经改姓江,只有别人配不上你的分,谁敢说你配不上别人?外祖父大不了再辞官一次,让皇上惩罚那些人。”江学海厉声提醒她。

    “外祖父,辞官的计谋用一次就好,哪天皇上厌烦了,真的允许您告老还乡,到时您后悔就来不及了。”

    “这还需要你教我?我只是……”

    “行了,外祖父,我知道您是心疼我才故意说那些话。”

    “知道就好,司徒家那小子确实不错,你必须好好把握。”江学海目光深沉的看着外孙女,见她没有一丝意愿,心下暗忖,看来该跟老太婆提点提点,让她没事多到昭国公府找老太君聊天。

    “吼,外祖父,不跟您说了,我要去大厅了。”她红着脸跺了下脚,转身跑走。

    真是的,她跟司徒慕是兄弟关系,外祖父做什么乔太守啊!

    司徒慕这个兄弟各方面都不错,但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他可是个货真价实的世子爷。

    昭国公府在擎苍古国就像盘石般的存在,无人可撼动它的地位,历代君主都对国公府十分礼遇,这样的大世家哪里是她这种平凡人可以妄想的,他们还是当兄弟就好。

    她匆匆忙忙地跑到大厅,远远的便看到司徒慕正端着茶盏优雅的品着香茗。

    不知怎么的,有到他那无形中散发出的迷人气息,她竟然脸上一片火烫。

    司徒慕看到她,放下手中的茶盏,扬着好看的笑容走向她,见她脸蛋红得跟苹果一样,疑惑地问:“圆圆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

    “没什么,我刚刚用跑的过来,所以脸才有些红。”可恶,都怪外祖父,没事说那些做什么,害得她现在看到司徒慕都感到尴尬。

    “确定?”他摆明了不太相信。

    她捂着激动起伏的胸口,“当然确定,你没看到我到现在还在喘?”她心里暗道,总不能跟他说,兄弟,我是被你迷住了。

    她压下心头的尴尬,转移话题,“对了,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

    “元宝公公不是走了?”

    话题转得真快,她有点不懂他的意思,愣愣地回应,“是啊,元宝公公来传旨。”这话才说岀口,她像是想到什么事情,猛然瞪大眼,“司徒慕,你怎么知道元宝公公来传旨?该不会你一直守在大门前吧?”

    “圆圆,你想多了,皇上拟圣旨时,我正好在御书房,自然知道是元宝公公来传旨。”

    这小女人想象力真是丰富,他想要知道什么事情,需要自己盯梢吗?

    “原来如此,所以你也知晓圣旨的内容。你知道吗?我最开心的事就是皇上许我改姓,方才我跟外祖父讨论了,我不只改姓,连名字都改了。”她迫不及待地跟他分享喜悦。

    “连名字都改?”

    她用力的点头,眉开眼笑的告诉他,“思翎,以后叫我思翎,思念的思,翎羽的翎。”

    “思翎。”他轻唤着她的名字。

    他的嗓音低沉好听,好像爱人的呢喃,亦像羽毛滑过肌肤,让江思翎听了忍不住的轻颤。

    他察觉到她的异样,“你怎么了?”

    “耳朵怀孕了。”

    他嘴角剧烈的抽了两下,“耳朵会怀孕?”

    “兄弟,这意思是说,你的声音好听到让人沉醉。”她拍拍他的肩头,“以后不要对别人,尤其是女人,用这么好听又性感的声音喊她们的名字。”

    “包含你?”

    “我?”她怔了下,用力点头,“是的。记得我刚提醒你的话了没?”她没有察觉到自已的语气酸不溜丢的,“不要这么喊女人,她们会被你迷死。”

    他勾着唇轻笑,“好。”以后只喊你。

    “记住你说的。”她有些不放心又提醒了下。

    “放心,我记住了。”只迷惑你。

    他配合的态度让她满意的点了点头。

    “走吧。”他指着外头。

    “去哪?”

    “庆祝。”

    “庆祝?庆祝什么?”

    “你忘了,我们之前不是约好为你母亲报仇雪恨后要一起去庆祝,到碧清湖游湖。”他屈指弹了下她的额。

    她恍然低呼,“我是真的忘了。”

    “走吧,今日碧清湖上会举办一年一度的活动,很热闹。”

    “现在?”

    “怎么,你今天一样没心情?”

    她摇头,“不是,让我去换个衣裳吧,我这一身不好游湖。”她拉了绣着一圈碎花的裙摆,再指指发间的装饰,是为了接旨她才穿得这么隆重。

    今日的她淡扫蛾眉,额贴花钿,身着湖水绿绣着洒花长裙,髻上饰珠翠金步摇,行走间流苏晃动,配上她精致的美颜,俏丽秀美。

    “放心,我们搭的是画舫,不用你动手划船,就这样吧。”她不知道自己今天有多漂亮,方才第一眼看到她时,他被她那从未有过的灵动气息给深深吸引,差点说不出话。

    闻言,她率先往大厅外走去,“那好,走吧。”

    难得打扮得这么正式,才穿一下子就换下来有些可惜,确实是该出去招摇招摇。

    看着她的背影,他眼底满是宠,摇头笑了笑,跟上她的脚步。

    两人才刚走出大厅,便看到江学海迎面而来。

    “见过太傅大人。”司徒慕恭敬作揖。

    “世子爷免礼。不知世子爷喜欢老夫称你为世子还是侍郎大人?”江学海抬手示意他免礼,一双有神的眸子犀利的盯着司徒。

    “晚辈喜欢太傅大人称晚辈为君玉。”

    “君玉?”江思翎挑眉瞅着他。

    “君玉是我的字。”他向她解释。

    “君玉,你今日到府里来找思翎有什么事情。”江学海眸中精光闪过。

    “邀约去游湖。”他毫不掩饰地告知。

    瞧他坦荡荡的磊落模样,江学海眯着眸子盯了他几息,满意的沉点下颚,也不迂回,直接了当地提醒他,“君玉,你应该知道单独游湖会为思翎的名声带来不好的影响。”

    “知道。”

    “知道你还不避违?”江学海瞪他一眼。

    “江太傅,晚辈心悦思翎姑娘,还请太傅大人成全!”他突然抱拳请求。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司徒慕这话一岀,江思翎当场吓傻,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吃力的自口中挤出几个不完整的字句,“司徒……慕……你、你胡扯些……”

    司徒慕幽深眼眸直勾勾的看着一脸惊吓的江思翎,当着江学海的面对她表白,“我不是胡扯,思翎,我心悦于你。”

    江学海毕竟久浸朝堂,见过大风大浪,拍了拍他的肩膀,朗声一笑,声如洪钟。“好,好,我这外孙女就交给你了,不过老太君那里,你可要负责解决,千万不能委屈了老夫的外孙女。”

    司徒慕恭敬回应,“江太傅请放心,君玉一定不负太傅所托。”

    “好,好,好!不是要去游湖?快去吧,去晚了就没什么好玩的了。今天真是个好日子,晚上得好好庆祝才成,今晚记得一起到家里来用膳。”江学海边抚着白花花的胡须边笑着走人。

    “是的。”

    江思翎迟迟无法从震惊中回神,怎么才一眨眼的功夫,她就被外祖父卖给自己的兄弟了?

    “回神了。”司徒轻敲她的额头。

    她抖了下,抬头对上他清明的眼眸,顿时有些尴尬,清了清嗓子准备对他进行安抚,“呃,司徒慕,我外祖父是担心我没人照顾,所以急了,看到你就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样,你千万别把他的话当真。”

    “我是认真的。”他再认真不过。

    “兄弟,你怎么可以认真呢,你应该知道我活不久,所以你千万不能对我认真!”她有些激动的提醒他。

    “我已经有毒医的下落,你未来还有几十年可以活。”

    “什么!”她以为自已听错,惊呼,“怎么可能,听说毒医的行踪飘忽不定,很少有人找得到他。”

    “这点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让人将他绑过来。”

    一听到自己可能还能多活个几十年,江思翎漂亮的眼眸瞬间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光彩,拉着他的手,兴奋又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你是说真的?”

    他算了下时间,“如不出意料,再过半个月,人应该就会出现在你面前。”她闪亮亮的美眸像天上繁星般动人,好美。

    “太好了,司徒慕,谢谢你这么帮我,你的恩情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报。”

    “以身相许就好。”

    “……”江思翎噎了下,语塞,怎么话题又绕回来?这样他们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她调整好心情与僵硬的表情,干咳一声,“咳,那个司徒慕,君玉……你要不要换个要求?我会尽我最大的能力满足……你……”

    怎么她愈说,司徒慕的脸愈黑啊?且迟迟不吭声,只是直盯着她……

    周围的气压似乎愈来愈低,她感觉到袖下的手臂窜起一颗颗鸡皮疙瘩,她应该没有说错话啊,她有说错什么吗?

    好半晌,他终于吐出一句,“满足我?”

    “对啊,你有什么要求?”他终于出声了,周围的低气压散了不少,她的压力小了一些,忙不迭地点头,“只要只要我能办到一定满足你。”

    “我想要的你不是知道吗?”

    “除了那点外,你难道没有其他想要的?”

    “没有。”

    这下换她急了,“不是啊,司徒慕,我的兄弟,你不觉得跟自己兄弟成亲是件很怪的事情吗?”

    “我从不把你当兄弟!”

    “你不把我当兄弟,那是当姊妹?姊妹也不成啊。”

    “我没把你当兄弟,也没把你当姊妹,我把你当成自己想要呵护一生一世的女人!”司徒慕的语气铿锵有力,不容算喙。

    “呃……”这下江思翎彻底呆住了。

    她从未想到过会有男人用这么感性的话跟她告白,这男人还是个货真价实的古人,感觉好违和,可她怎么听了是该死的……感动。

    他拉着她的手往外走去,“思翎,我不会放弃你的。”

    她还来不及好好感受那份感动,现在司徒慕又要将她拉去哪里?江思翎连忙拉住他,低声喊道,“等等,等等我……你好歹问问我的意思啊……”

    她感觉心情就像乱成一团的毛线,现在她只想找个地方理理紊乱思绪。

    他停下步旋过身,看着她纠结的眉头,伸手抚去她的纠结,“思翎,我问你,你讨厌我吗?”

    她用力摇头,“不讨厌。”甚至还十分欣赏。

    “那与我在一起时,会让你感到不愉快或是不舒服吗?”

    “不会。”他们两人有共同的兴趣,能够一起讨论案情,与他相处时她总觉得时间不够用,“而且还满愉快的。”

    “既然不会,那就试着别再将我当成你的兄弟,可以吗?”

    “可是……”

    “思翎,什么都别想,只要跟着自己的心走。你很聪明,我相信你很快就能做出选择,届时即使你依旧无法接受我,我也不会强迫你,可以吗?”

    心?她的心……

    是啊,她在纠结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将他当成兄弟?跟着心底的声音走,若是真的不合适,司徒慕还能强迫她不成?

    她承认有时会不自觉被他给迷住,但她只剩下两三年可活,谁都能祸害,就是不能祸害他,所以一直以来,她谨守着本分,不敢越过那条暧味的界线。

    可如今已找到毒医,她还有好几十年可以活,为何不给自己跟他一个机会?说不定他们两人真的很适合。

    她像是想通了什么,粲然一笑,眼眸熠熠生辉,“好。”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通灵小娘子最新章节 | 通灵小娘子全文阅读 | 通灵小娘子TXT下载
万人炸金花安卓版 河南十一选五 股票指数期货有哪些 辽宁快乐12 皇冠即时赔率网 贵州11选5 富时全球股票指数 北京快乐8 七星彩 卓信宝配资 宝尚配资 云南时时彩 竞猜足球指数 吉林快三 球探体育比分老版本 海通证券股票行情 000157股票行情搜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