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别让夫人不开心 > 第九章 绿茶口味白月光

别让夫人不开心 第九章 绿茶口味白月光 作者 : 简薰

    敬王齐万里跟安泰侯府下聘的事情,一下在京城炸开锅。

    齐万里二十岁了,要身分有身分,要银子有银子,重点是还生得英姿飒爽,当大家都在想到底谁配得上他时,“侯府二小姐”这个人突然冒出来,还不是侧妃,是正妃身分啊!姜苒?谁,没听过。

    有人认识吗?没有。

    姜家的亲戚,杜家的亲戚,蔡家的亲戚,都没人听过这一号人物。

    莫不是外室的孩子?不对,听说姜苒是嫡女,母亲是姜二老爷的平妻,底下还有一对龙凤胎弟弟妹妹,所以也不是不受宠,可是真奇怪,京城宴会那么多却没人见过。

    姜家几个大爷们,姜熙,姜魏,姜强,姜海,除了姜海体弱之外,都要出去应酬,人家会问姜家二妹妹到底何等人物?

    姜蕊,姜芹,姜蔓,姜艾,姜茹也有几个来往的世家女,天气热,没人办宴会,但是信件往来总是有的,也会来问姜家怎么突然多了一个二小姐呢?

    为此,姜家统一口径,因为平夫人身体不好才不出席各种宴会,母亲身体有恙,女儿姜苒当然要随侍在侧啊,什么?在外流落十年才回来?没有没有,绝对没这回事,羊氏跟三个孩子一直在府上——不管众人怎么奇怪,姜家就是一口咬定羊氏一直在,姜苒也一直在,至于先前那个羊吃草的传言,是误会,误会。

    官职太府卿的杜家实在太好奇了,杜老夫人忍不住把孙女杜氏叫回来,面对娘家众人的询问,杜氏也只能说,真的,羊氏就是身体不好,一直在府上,初一十五开祠堂都会见面。

    然后,当然要说说敬王的聘礼。

    三十颗明珠,三十卷湘南锦,大灵芝一担,百年参一担,各种珍奇古玩,名人字画,各色玉器这些都不用说,还有那压箱的十担黄金。

    这是什么,这代表敬王对姜苒的重视,那都是面子。

    姜老太太也说了,全部锁起来,原封不动抬回去,就当做姜苒的嫁妆——男方聘金若一万两,女方嫁妆也差不多要出一万两,但敬王聘金如此丰厚,姜家怎么可能凑得出相对的东西,照样抬回去最方便,也不会失礼。

    至于姜苒,她开始缝制嫁衣了。

    穿越到这个东瑞国,什么都没学会,就是剌绣学得好,嫁衣这么重要的东西,当然是自己来。

    除了剌绣,姜苒当然也没闲着,齐万里给她请来一个宫中嬷嬷,专门教授她各种礼仪,不只是为了入宫见皇后,身为王妃,她也不能什么事情都不懂。

    她很感谢杜氏,完全没推托,不到几天就给姜和找了西席,是个家贫举子,成绩不错,但因为没钱打点所以吏部说没职缺,实在无奈之下开始收学生。

    姜兰也跟几个姊姊一起学女红,琴艺,学习品茶,一向跋扈的姜蕊却是一反常态并没有欺负姜兰,不过姜苒不放心,还是让罗嬷嬷跟着,要是姜蕊又暴露本性,好歹替姜兰挡一档。

    亲事定了,姜苒开始写信给窦太嫔,窦太嫔回信很快,说最近天气太热,等天凉点让姜苒去敬王府让她瞧瞧。

    洪侧妃的信也来了,恭恭敬敬的,说会静待正妃娘娘入府。

    至于包姨娘没写信,这才是合乎礼节,因为姨娘身分低微,本就没资格直接跟正妃打交道,倒是宋姨娘写信来了,自我介绍了一番,还强调父亲是大理评事,姜苒只觉得好笑,就算是大理评事之女,问题是你现在就是个姨娘啊。

    宋姨娘除了介绍自己,还介绍自己生下的儿子,强调那是敬王第一个儿子,叫做齐承欢,又聪明又乖,会站之前就已经会说话了,敬王很喜欢他,连带窦太嫔也是,常常让她把孩子抱过去看。

    姜苒超想跟她说,是,你是大理评事之女,又生有一子,但敬王没把你升为孺人,原因在哪,你自己心里要有数。

    但想想,自己即将是正妃,何必跟一个姨娘置气,等入了府,各自生活就是了。姜苒不打算给姨娘好看,但是她也不会让姨娘骑到头上来,想想便把信扔了,她真的回了宋姨娘,那才是浪费生命。

    一日过一日,天气终于渐渐凉爽了。

    初秋的风很干爽,吹起来舒服无比。

    院中夏花只剩下几朵还在挣扎着开,秋日的大丽花跟菊花纷纷含苞,桂花最争气了,已经开了一些,经过园子,偶尔会有桂花香。

    姜聪文的院子叫做朋兴院,正妻跟着住,院子本种有昙花,也是秋日花卉,不过自从蔡氏偶然知道姜苒出生那天晚上,适逢那品种特殊的昙花一年仅有的一夜绽放,气得把花都拔T,所以现在侯府并没有昙花。

    姜苒想想还是挺可惜的,等自己到了敬王府,一定要种上一些。

    说来也有趣,天气开始舒服,京城高门纷纷办起宴会,那帖子雪片般的飞入安泰侯府——大家对未来的敬王妃实在太好奇了。

    杜氏很高兴,她本来就是热衷应酬的人,问了姜苒想参加哪些,姜苒却是没兴趣,不过有一个无法推托,皇后办的赏月。

    时间很快就到。

    入宫那日,是宫中嬷嬷亲自给她梳妆打扮的,选了蝶戏牡丹锦衣,柔绢翠纹百合裙,青玉金花头面,隆重又不张扬。

    到了大厅集合,才一会杜氏就来了,一身富贵,符合她侯爷夫人的身分。

    两人说了几句话,蔡氏才带着姜蕊到。

    至于几个庶女没资格进宫,姜兰虽是嫡女,但年纪太小也不行。

    也不知道是不是姜老太太上次严重警告有用,蔡氏跟姜蕊最近真的没怎么再来招惹她了,姜苒几次问姜兰,姜兰也都说学堂上都很好,姜蕊虽然没怎么理她,但也没欺负她。

    杜氏跟蔡氏两妯娌自然互夸了一番——对蔡氏来说,进宫是大事,姜蕊已经十五,该说亲了,入宫让各家夫人看看她的女儿多么出色,说不定缘分就来了。

    四人分两辆马车出门,姜苒跟杜氏一辆,蔡氏跟姜蕊一辆,丫头跟嬷嬷在最后一辆。

    杜氏兴致很高,不断的跟姜蕊说宫宴多好玩,皇宫的派头真的是侯府不能比,尤其是晚宴,花灯一盏一盏亮起,跟天上繁星比美,眼前有歌舞,耳边有音乐,再喝点宫中特酿的水果酒,就彷佛在梦中了。

    姜苒知道杜氏之所以高兴,除了在宫宴可以看到杜家人以外,也可以看到女儿姜茵,但这种话不能说出口,不然对皇后不敬,于是只能说宫宴真的很好玩。

    车子行了约莫半个时辰停下,众人纷纷下车,杜氏拿出对牌跟请柬,那守宫门的对过后行礼,让个宫女带路。

    皇宫真的很大,长长的红色宫道看不到尽头,每次觉得“下个转弯应该就是御花园了吧”,但一转弯又出现一个宫道。

    就这样走了不知道多久,才终于到了御花园。

    姜苒在内心哇了一声,真大。

    现在不过黄昏时分,但花灯已经亮起,园中已经有不少夫人小姐,身边除了自己的嬷嬷丫头,都还陪着一个宫女,后宫太大了,免得贵人走散。

    杜氏一出现,立刻一个夫人过来,笑意吟吟,“这不是安泰侯夫人嘛,一个夏天不见,真想死姊姊了。”

    “光禄卿夫人客气了,妹妹这不是来了。”

    “这,这就是二小姐了吧。”光禄卿夫人眼睛大亮,天啊,这就是未来的敬王妃。

    算不上国色天香,但皇家哪会缺美人呢,可见有敬王的眼缘呢。

    光禄卿夫人连忙拉过自己的女儿,“姜二小姐,这是我女儿,小名叫做筠之,今年十五岁,你们年纪都差不多,亲热亲热。”

    陶筠之慢半拍,见到母亲神色才反应过来,连忙说:“见过姊姊。”

    姜苒微笑,“妹妹不用这么客气。”

    “筠之,你带姜二小姐去你几个小姊妹那边,还有姜四小姐也一起,你们年轻女孩子一起玩吧。”

    陶筠之拉了姜苒的手,一边走一边说:“我们去那里透透气,不然母亲又要到处推销我了。”

    姜苒噗哺一笑,陶筠之这性子也挺可爱,然后又觉得光禄卿夫人也是辛苦,天下父母心,女儿年纪到了,当然会想求门好亲事。

    姜蕊却是没讲话,默默跟着。

    姜苒觉得有点奇怪,但想到姜蕊对自己母子四人始终没一点善意,就觉得算了,姜蕊的情绪是蔡氏的事情,不是她姜苒的事情。

    走到菊园,不愧是皇宫,不过才早秋而已,已经放了一盆又一盆满开的菊花,朵朵端正,碗口大,其中还有难得的紫菊。

    菊园有几个年轻小姐在讨论最新的布料,说得正开心,其中有人认识陶筠之便出声招呼,见姜苒面生,问了句是哪家姑娘,陶筠之没心眼便说了是姜二小姐,后面的是她妹妹,姜四小姐。

    几个姑娘一下睁大眼睛,燃起了熊熊好奇魂。什么,是姜二小姐!就是那个敬王妃是吗?天哪,那个神秘的准王妃终于出现了,看看,看看,嗷,长得还行,原来敬王喜欢这种女子,可恶,早知道就把自己打扮成这样了,还以为敬王身在皇家会喜欢富贵装扮呢,原来喜欢小家碧玉,年纪大了也不在乎——姜家虽然尽力隐满,但有些事情还是瞒不住,譬如说,姜苒已经十七岁了,怎么样都无法把她变成十五岁。

    几个小姐纷纷围过来,问题一下子出现——“我爷爷是太子少保,姜姊姊下次到我家玩吧”,“我父亲是侍御史,下个月祖母大寿会有宴会,还请姜二小姐出席”,“我爹是大理正,下回去侯府找姊姊玩可好”等等。

    有的是诚心邀请,有的则明显是想跟敬王妃攀上关系,众人一起开口,姜苒听都来不及,根本没时间应允。

    正当这时候,小爆女解救了她。

    “各位小姐,该入席了,请随奴婢来。”

    姜苒松了一口气。

    几个人跟着宫女一下又进入御花园。

    皇后主办的宴会,自然人人赏脸,后宫嫔妃就算身体不舒服也是盛装出席,更别说朝堂大官的妻女,五品以上才有请柬,皇后娘娘身分如此尊贵,能见上一面都能炫耀上好几天呢。

    宴席安排,杜氏跟蔡氏一桌,姜苒跟姜蕊一桌,侯府是三品门第,所以座位还算靠前,如果以演唱会来譬喻,就是摇宾区的位置。

    就见一个小爆女匆匆过来,对蔡氏问:“请问可是安泰侯府二夫人?”

    蔡氏点点头。

    “奴婢替蔡充媛传话,皇后娘娘开恩,宴席结束后宫妃可带家人入宫一叙,二夫人跟姜四小姐可别离开了,奴婢会过来带人。”

    杜氏一直是个大方的人,于是道:“那就去吧,我留一辆马车给弟妹。”

    蔡氏露出笑容,“多谢大嫂。”又转头对那宫女道:“跟姊姊说我知道了。”

    宫宴果然很精致,不过很空虚,好不容易等到上菜了却只有一尾凤虾,又好不容易等到上菜了只有一口牛柳白蘑,幸亏杜氏在车上塞给她两块金枣糕,不然依那个上餐速度,姜苒会饿昏。

    宴席快结束时,一个小爆女过来,“请问哪位是姜二小姐?”

    姜苒看过去。

    小爆女行了礼,“奴婢是梅彩女身边的人,等会宴散,还请姜二小姐等等,梅彩女想跟二小姐说说话。”

    姜苒心想,谁啊?

    又想起宫仪嬷嬷给她补的习,后宫的女人,皇后为尊,然后四妃,接着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

    御妻分为宝林,御女,彩女,各二十七人。

    所以那个梅彩女是宫中女人中地位靠后的,没记错的话,属于八品位分。

    自己虽然还没过门,但已经定了亲,在东瑞国已经可以王妃之礼待之,王妃,那是正一品。

    现在是要自己这个正一品等正八品吗?

    传出去,自己都不用作人,蠢都蠢死。

    于是只是微微一笑,然后低头继续用餐——那个梅彩女若想见她,就得趁着宴席结束前一鼓作气跑过来见,反正吃完不可能马上走,只要梅彩女有心一定见得到,而不是让她等。

    杜氏也不太高兴,“你家彩女什么位分,怎么可以让准王妃等她?”

    那宫女尴尬,她也觉得这样不太好,但梅彩女就算位分再低也是主子,轮不到一个宫女说她不是。

    姜苒不想为难一个宫女,说白了,遇到无脑的主子,宫女也很可怜,于是道:“我是准王妃,绝对不可能等一个八品彩女,你家彩女若要见我自然会想办法。”

    宫女听她至少回了话,松了一口气,姜二小姐只要有开口,她回去就能交代,于是道:“婢子知道了。”

    晚宴的菜一道一道上来,酥炸鱼皮,红油鸡腿,金菇掐菜……姜苒面不改色继续吃,直觉告诉她,那梅彩女绝对不会只是单纯的好奇心发作。

    旁边姜蕊突然靠近她,“你知不知道那梅彩女是谁?”

    “不知。”她回京城才三个月不到,姜家现在五个小娃娃,只有姜强膝下的姜新通认得她这个姑姑,姜婉甜经过提醒能分辨出她是姑姑不是姨母,襁褓中的不说,其他三个小家伙都没办法在第一时间认出她。

    姜蕊道:“我知道。”

    姜苒奇了,“是蔡家的亲戚?”

    “蔡家才没那种不要脸的亲戚呢。”姜蕊一脸不屑,“梅彩女本名梅如玉,爹是太史局丞,因为也是有品级的,所以当年当了绚华公主的伴读,经常出入后宫,跟其他皇子公主也是常见面,交情自然来了。”

    姜苒点点头,绚华长公主是全太妃所生,是先皇第一个女儿,前几年已经出嫁,当年萧贤妃跟全淑妃斗得厉害,后来又由萧贤妃的儿子登了大宝,所以绚华长公主嫁得很普通——谁敢娶圣明皇太后仇家的女儿,后来是眼见绚华长公主年纪实在太大,皇上才随便给这个姊姊指了一个官二代。

    “敬王原本对这梅如玉有意思,两家都许了口头亲了,可没想到梅如玉却一心攀高门,入宫选秀,今天大抵是知道你来了,所以忍不住。”

    姜苒在心里吼了出来,前女友!

    这样就能懂了,前女友听说前男友要结婚了,基于某种无法描述的原因,想看看准新娘长什么样子。

    然后忍不住又想,自己是在酸什么,但就真的很酸啊!

    理智告诉自己,谁没个过去啊,不要纠结,未来才重要。

    感情告诉自己,前女友是一个很难打败的对象啊,而且分离可以美化很多东西,反倒是相处在一起的,因为柴米油盐酱醋茶,反而没那么美了。

    她要跟一个得不到的记忆中的女人争宠吗?

    姜蕊讪笑,“好笑的是她自以为容貌过人,想必能很快得宠,从此飞黄腾达,却没想到皇上只给了个彩女,这都几年了也没升上去,皇上那么多女人,哪个不是才貌双全,缺她一个?还不如老老实实嫁给敬王,那早就是一品王妃了。”

    姜苒心想,齐万里的眼光也不好,喜欢上这种人,然后又想起另外一件事情,“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姜家女孩因为年纪对不上,几代没人入宫,因此对选秀的事情都不怎么关心,姜蕊却能说得这样多,真奇怪。

    只见姜蕊面色有点不高兴,“你听就好了,管我怎么知道的。”

    姜苒心想,好呗,那不问了。

    但是姜蕊忍不住又道:“其实京中知道的人不少,敬王那个身分,预备提亲,梅家都乐翻了,怎么可能不透出点消息,只不过后来梅如玉执意要入宫,太史局丞拿这女儿没办法,只好说一切都是误会,不过想想,敬王这么多年都没成亲,当时那个误会是真是假,其实也不难猜。”

    啊啊啊,姜苒觉得自己快要变成柠檬精了,好酸。

    她到底该赞许齐万里多年专情,还是该替自己哀伤?

    也不能说他错了,喜欢一个未婚姑娘怎么会是错事,想念得不到的感情更不能说他渣,可是她心里就不舒服啊,下次见到他,一定要问问是怎么回事。

    说来也是自己胡涂,当时只觉得他好看又诚心,一切没问题,后来根本就是自己少根筋,问题多着呢,府里有个侧妃,有两个姨娘,其中宋姨娘还有儿子,现在又多了一个前女友,真不知道该说他渣,还是不渣。

    姜苒只觉得酸意一直冒上来,只能告诉自己,依照古代标准,齐万里已经很好了,自己是现代人,要宽宏待他。

    晚宴进行了一个时辰,在琴娘的送月歌中,宫女纷纷送上告别香茗,告诉大家后面没菜啦,吃完可以走啦。

    姜苒据了一口太平猴魁,还是饿。

    回家要外婆煮个面给自己吃,猪肉跟葱花多放点,那个才管饱。

    陆续有人站起来准备回去,这时一个小爆女匆匆过来,“姜二夫人,姜四小姐,蔡充媛等着呢,这边请。”

    蔡氏想到可以见姊姊,十分开心,“大嫂,那我去看姊姊了。”

    杜氏点点头,“弟妹自便,慢慢来就好,我会告诉婆婆跟二弟的。”

    蔡氏拉着姜蕊的手,高高兴兴跟那小爆女去了。

    杜氏也站了起来,“苒儿,我们也回去吧。”

    就当这时候,刚刚见过面的小爆女领着一个盛装少女过来,跑得很急,“姜二姑娘等等,我家梅彩女有话说。”

    姜苒一整晚内心都闷闷的,现在看到前女友出现,胃酸一下冒出来。

    梅如玉真的是美人儿,我见犹怜的那种。

    然而,不是姜苒在酸葡萄,这梅如玉美则美矣,但是真远远比不上皇后跟四妃,皇后跟四妃那是容貌端正,重要的是骨子美,身上透出一种精心栽培的雍容华贵,这梅如玉就是一个好看的皮相,没了内里,难怪这么多年还是个彩女。

    小爆女气喘吁吁,“姜二姑娘,这是我家梅彩女。梅彩女,这位便是姜二姑娘。”

    就见梅如玉靠近几步,有点为难,但还昆开口道:“听说敬王要娶姜二姑娘为妻?”

    姜苒心想,关你屁事。

    但还是点了点头。

    “敬王……”梅如玉突然露出自责的样子,“都是我不好,让他一个人这么多年……”

    姜苒皱起眉,齐万里的品味也太差了吧,对这种绿茶女念念不忘?

    自己不想嫁,人家要结婚了也不行,还要特地来装,都是我不好,是我累了他,你告诉他让他忘了我,好好过日子吧。

    姜苒直接道:“敬王府上有侧妃,有姨娘,还有可爱的孩子,哪来一个人这么多年,你想太多了。”

    梅如玉一呆——入宫已经五年了,选秀时拿到玉佩很高兴,但想想,人生的颠峰好像就在那一刻了,她以为自己会位列九嫔,梅昭仪,梅修媛,不然最低也是梅充媛,可是没想到居然是彩女。

    彩女是什么,只比宫女好一点。

    除了选秀那日,她再也没有近距离看过皇上,跟她一起分发成彩女的孟家女儿,现在已经是正五品的才人了,自己还是个彩女。

    梅如玉也很后悔,但是入宫没有回头路,这么多年来能够安慰自己的,就是敬王还没娶正妃,一个亲王这么多年对自己念念不忘,只有想到这里,她才能好过一点。

    可是没想到他也要成亲了,知道消息那日,她开始吃不下饭,齐万里怎么可以娶妻——按照宫规,入宫十年无宠,皇后会给一笔银子放她们回家,她再几年就可以出宫了,他悬着王妃之位,不是为了等她吗?

    梅如玉几乎无法忍,到了今天终于忍不住想来看看那个未来的敬王妃,顺便告诉她,敬王爱的是她梅如玉,如果能让敬王妃哭出来甚至大失态,那就太好了。

    没想到她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你想太多了”。

    她怎么会想太多,敬王是在等她啊,一定是窦太嫔给敬王压力,敬王不得不娶个正妃来安抚母亲。

    没关系,敬王只有一个侧妃,按照礼法还能再有一个,自己出宫后就委屈点当侧妃吧,虽然超过二十五才开始养儿育女有点太晚,但侧妃的孩子也是嫡子,到时候自己的儿子被封为小世子,姜苒就算身为正妃也无可奈何,毕竟他们东瑞国是传贤不传长,敬王喜欢她,自然会把世子之位给她的儿子。

    一定是这样。

    梅如玉打起精神,“恭喜姜二姑娘了,他喜欢吃辣的,不爱吃甜,喜欢鸡肉跟河鲜,还请姜二姑娘好好照顾他。”

    姜苒脸上三条黑线,姜二姑娘现在想打你。

    但不知道王妃打彩女会怎么样,肯定很严重。彩女位分再低,那也是皇上的女人,她总不能像当初对董美珠那样脱下鞋子就呼过去。

    喜欢鸡肉?齐万里怕鸡怕得都要逃上树了,还喜欢鸡肉!分明对他不了解又想示威,所以胡说八道。

    于是她笑意吟吟反问:“要不要我去跟皇后娘娘说,她管束的梅彩女这样关心敬王啊?”

    梅如玉脸色一白,姜苒如果跟皇后说,她就完了,那不是期满出宫,而是直接打入永巷,永远被困在那小房间,再没明天。

    杜氏哼了一声,她是从三品夫人,自然也没把一个小小彩女放在眼中,“梅彩女,本夫人给你一个建议,回宫好好过日子,已经放手的人不要想再夺回来,你以为自己聪明,我告诉你,没人是傻子。”

    姜苒心想,姜蕊说的没错,果然很多人都知道,只是大家没当她的面说。

    梅如玉想起自己这个大大的把柄落在别人手上,连带身边的小爆女都是证人,脸色苍白,随意行了个礼就告辞了。

    姜苒觉得齐万里年轻时一定被蛤肉糊住眼睛,这才被这个绿茶女迷得死去活来。

    姜苒自己也很失望,她以为白月光会像小龙女那样出尘秀逸,这样才值得齐万里多年思念,可万万没想到白月光居然是个绿茶女。

    如果是小龙女,她还会想吃醋,现在是个绿茶女,跟她吃醋都觉得自己傻。

    皇后赏月宴过后几日,姜苒睡到一半又被摇醒,迷迷糊糊睁开眼,见到齐万里在床边对她笑。

    姜苒一下坐了起来,“你怎么不走正门?”

    “正门还要投帖,等回帖,麻烦。”齐万里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我晚上进来,什么都不用等。”

    姜苒已经有经验,知道他会点丫头的睡穴,所以也不着急,穿鞋下床给他倒了茶,“你想我啦?”

    “也不是……”

    姜苒假装生气,“那你还来?”

    这几天她已经想得很清楚了,吃醋是最浪费生命的,何况梅如玉那种人,真不值得她浪费一分镎去想。

    人生苦短,好不容易再来一次,她要好好活,好好成亲,好好生子。

    梅如玉再怎么会装,也都过去了,她在宫中也妨碍不到自己。

    见到齐万里,她不想揪着他问了,她只想好好看看他,这是她未来的人生伴侣,她要他们心心相映。

    齐万里也很直接,“皇嫂今天派人来跟我说了一件事情,我等不及投帖,这才晚上来看你。”

    姜苒不笨,“梅彩女的事?”看来皇后也真不简单,一个小小的彩女身边都有眼线。

    齐万里点头,“我不想你不开心,我之前的确是想娶她,不过事情没成,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并不是因为想着她才悬着正妃之位,而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又不想随便将就,才会二十岁还没正妃。”

    姜苒听了心里有点甜,“你就是在说,我是那个注定的人嘛。”

    齐万里摸摸她的头,“是啊。”

    嗷,又来了,传说中的摸头杀,她真的很不能抵抗帅哥摸她的头啊,少女心怦评跳,完全无法控制。

    咚,咚,咚,一声一声,清清楚楚。

    姜苒拉着他的衣袖,“再多说一点,这种话我喜欢听。”

    齐万里莞尔,“说那么多要不值钱了。”

    “值钱啦,说啦。”姜苒也使出女子标准伎俩,撒娇道:“求你啦。”

    “不说。”

    “那我说。”姜苒笑咪咪的,“我就是在等你出现,这才迟迟没婚配,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齐万里果然红了耳朵,半晌,道:“本王——也是在等你。”

    姜苒一笑,她就知道,只要自己先说了,他就不会忍。

    梅如玉没关系,那过去了,虽然两人刚认识时他还戴着梅如玉送的荷包,可是当他要到她家跟母亲提亲时,那荷包就已经拿掉了,姜苒记得很清楚,自己当时很高兴,因为那代表齐万里已经把心情整理好。

    他回到京城后事情很多,要上朝,还要忙商船的事情,成亲也是大事,但是他一接到皇后的消息就来看她了,心里还是重视她的。

    这样很好,翻旧帐没意思,重要的是未来。

    姜苒对自己还是有点信心的。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别让夫人不开心最新章节 | 别让夫人不开心全文阅读 | 别让夫人不开心TXT下载
万人炸金花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