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邻家弟弟是恶魔 > 第十二章

邻家弟弟是恶魔 第十二章 作者 : 安祖缇

    甘宜睿咬了咬牙,更加快速度,就在他从抽屉里拿出一颗随身硬盘时,何定玄猛然揪住他的手。

    “里面存什么?”

    “这……存我自己的东西。”

    甘宜睿的结巴显现他心里有鬼。

    带着不满的员工离职最怕背地里搞鬼,或是把公司机密数据带走,所以何定玄才会杀他个措手不及,直接叫他走路,并监视他收拾的动作。

    “开启内容给我看看。”

    “你、你凭什么?”

    “这间办公室出现的随身硬盘,都必须检查过才可以拿出去。”何定玄厉声道。

    甘宜睿咬了咬牙,不肯。

    “如果你执意不开,我就叫警卫上来。”

    甘宜睿一懵,直接将随身硬盘扔给他。

    “送你,不用谢。”

    他快速的把剩下的东西收一收,打卡下班。

    离开办公室大门前,还不忘回身大吼,“如果没把我的薪水如期汇进我户头,就等着瞧!”

    何定玄没理会他虚张声势的咆哮,直接拉开面前的椅子,在谈沛晨旁边坐下,打开mac屏幕,将随身硬盘插入,检视档案。

    里头有不少档案,档名都是英文跟数字,他随便点了一个档案。

    ……

    何定玄第一个本能反应就是把屏幕关了,但就算关了屏幕,喇叭还是传出了声,何定玄登时有些无措,一旁的谈沛晨不慌不忙地伸手过来,按下command及Q,直接把程序关掉了。

    何定玄看着镇定自若的她,好像这个动作她不知做了几百次,谈沛晨干笑了下,赶忙回去绘自己的图,免得又被念。

    “反应很快。”何定玄语气跩,装酷掩饰刚才内心一时的张惶,“通过测验。”

    测验?什么测验?

    谈沛晨一脸盾。

    何定玄起身,把那颗随身碟随意扔到垃圾桶里,回到后方的办公桌。

    因为大人坐镇在那,就算大家心痒想聊八卦,也只得暂时忍耐,办公室再次恢复了寂静。

    下班钟声响,大伙几乎是不约而同地拉高双臂伸懒腰,招呼着要一起出去吃晚餐,吃完再回来继续加班。

    “沛晨,吃饭。”柳真招呼她。

    “我这边有个细节快画好了,我怕回来会忘记,我等等再去吃,你们先去。”

    加班的吃饭时间比较没有限制,只要不要超过一小时就好,较为弹性,进出公司都得打卡以做纪录。

    大伙陆陆续续鱼贯离开,没多久,就只剩下她跟何定玄了。

    她其实并没有什么一放下手上的图稿去吃饭就会忘记细节的问题,来公司半个多月了,她知道何定玄总是比其它人晚去吃饭,所以她刻意留下来的话,会有一段只有她跟他的时间。

    但是要上前去找他说话,还是得需要点勇气。

    她喝了一大口水,深呼吸了口气,毅然决然推椅站起,步向后头的经理位置。

    看见她朝他走来,何定玄单眉微挑。

    “经理,我有事想问你。”

    “公事还私事?”

    “呃……”突然被反问,她一时之间无法判定。

    “公司里不谈私事。”

    “算一半一半。”

    “那就算私事。”靠在椅背的颀长身躯挺起,“私事等下班之后再说。”

    “喔。”这是封她口,不让她问了?

    “不去吃饭?”

    “要去了。”

    “吃什么?”

    “嗯……自助餐吧。”

    回答的时候,她不免有些忐忑他会不会说要跟她一起去吃。

    “快去。”

    何定玄挥了下手,就没打算理她的意思了。

    谈沛晨本来还怕他会不会像上周六那样,莫名其妙的换了个人设,死缠烂打像个无赖,没想到他依然是严厉难相处的模样。

    谈沛晨回到座位,顿时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感觉……好像被耍了。

    周六那天果然是把她当成一个随便的女人玩弄她。

    谈沛晨抿紧唇,决定从今尔后,何定玄就不再是她的青梅竹马弟弟,只是公司的经理,她再也不会跟他有任何私底下的接触,至于心底的那些困惑,就让它埋到地底深处,她再也不要去思考那些庸人自扰的问题了。

    她去自助餐店解决了晚餐,回来时与其它同事一起加班到九点半才离开公司。

    搭三站公交车再转乘提运,有两位同事跟她一样路线,不过都比她早下车。

    她的小套房位置较偏远,也因为这样价钱比较便宜,她才买得起。

    她一直是没什么物欲的人,老家在纯朴的乡下,从小看爸妈省吃俭用过来的,自己也养成了同样的习惯。

    持续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年资攒起来,薪水也攒了起来,存了不少钱,母亲建议她买栋房子,主动帮她付了一半的头期款,说这是她以后的嫁妆。

    有趣的是,她买了房子之后,本来就稀少的桃花连半朵也不开了,前公司年纪比较大的阿姨同事因此告诚她,年轻女孩不要自己买房子,那等于宣告要单身一辈子。

    她对这说法是嗤之以鼻的。

    她很喜欢自己花了心思一点一点布置的小套房,她才不相信什么买房子就会单身一辈子的谬论呢。

    走进行往住处的小巷,远离大马路之后,四周就突然变得安静起来。

    浅眠的她怕吵,所以才选择离马路较远的房子,可此时,她的背脊却是一片毛。

    她感觉有人走在她背后,这其实没什么好意外,毕竟她居住的大楼住户还不少,很容易遇到邻居,问题是那个人似乎是跟着她行走的频率,会注意到此点,是她在拿包包内的钥匙时,一个不小心,钥匙掉在地上,她弯腰捡起时,后方的脚步声就停了。

    她本以为对方可能到家了,或是转向别处,可当她捡起钥匙,持续往前行时,脚步声又开始了。

    有人跟踪她吗?

    她心头惊骇,额上泌出冷汗。

    她居住的大楼只剩五十公尺远,那儿会有保全,她只要赶快冲回家就会安全了。

    谈沛晨加快了速度,以小跑带走的方式直冲向大楼,但她才跑了约十公尺左右,就被拽住了。

    “呀……”她下意识尖叫。

    “吵死了!”有人在她头顶大吼。

    她一愣,停止尖叫,速速抬头,“何定玄?”

    “你怎么住离公司这么远的地方?”何定玄左顾右盼,不满的说,“还好巷子还挺亮的,不然我就叫你搬家。”

    “你跟踪我?”

    “我干嘛跟踪你?”何定玄反问。

    “不然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是你说有私事要跟我谈的?”

    谈沛晨错愕的眨了眨眼,“所以你就跟踪我?”

    “人事数据都有你家的住址,我何须跟踪你?”

    “那你干嘛……干嘛不叫我?”一直走在她后面像个跟踪狂。

    “懒得叫。”他一脸痞样,又像个无赖了。

    “懒?”她傻眼。

    “你家在前面吧?”何定玄二话不说,将纤臂拽入臂弯里,拉着她往前走。

    “你要来我家?”

    “你去过我家,现在换我来你家。”

    “等等。”谈沛晨两手抓着粗臂,强迫他停下,“我要问你的事很简单,不用特地到我家去。”

    口罩上缘的黑眸微眯,透出危险讯息。

    谈沛晨就是怕他这样的眼神,才不敢让他去她家。

    这样的眼神总是让她喉头发紧、口干舌燥,连心跳都不受控制。

    于是她急急把想问的问题说出来。

    “周六那天你不是说我手上那份case月底前交就可以了,为什么到公司后,你却质问我没在上礼拜完成,然后开会时又突然来了可以延期的电话?”

    大家吃饭的时候最爱聊八卦还有讲主管的坏话了,何定玄机车的态度,私底下的闲话肯定不少,谈沛晨身为一个新来的员工,从不会加入这样的话题,但对于他的评价也听了很多。

    他是个非常严厉执行规定的人,尤其是自己订下的,不仅是严以待人,亦同样严以待己,所以就算他再机车,大家私底下抱怨归抱怨,还是默默的把工作做好。

    就因为她听到的何定玄是这样的形象,所以才显得他突然在开会时接电话一事有猫腻。

    “不去你家,我不告诉你。”何定玄的无赖等级继续往上爬升。

    “去我家干嘛?”

    “我都到这了,不请我喝杯茶?”

    谈沛晨张口结舌。

    “那不……那不然附近有间咖啡馆现在应该还开着……”让他到她家,那根本引狼入室啊。

    而且他身体状况比两天前好太多了,若是有亲密的接触,这次可能……可能就会被他吃了。

    “现在喝咖啡我晚上会睡不着。”他理直气壮道。

    “喝茶不也一样会睡不着?”咖啡跟茶都是提神的饮料啊。

    “你可以给我白开水。”

    为什么下了班后的何定玄会这么无赖?

    真想让其它同事看看他们口中“严守规则”的经理耍无赖的蛮横样。

    “不行……你会乱来……”她红着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小脸,说话支吾。

    “我什么时候对你乱来了?”

    “你偷亲我还……”

    “有什么问题吗?”

    可能就会被他吃了。

    他竟然反问她有什么问题?谈沛晨再度张口结舌。

    他怎么可以反问得如此理直气壮?

    “我们是同事……是主管与下属的关系……”

    “下班了,什么主管与下属?”何定玄冷眼斜睨她,“我现在的样子像那个机车的何经理吗?”

    谈沛晨眨了眨眼,倏地懂了。

    “那通电话是故意的?”是他故意让客户在开会时间打电话来提起延期的事吗?

    “根本没有电话。”哪来那么巧的时间。

    “没有电话?”

    “响的是闹钟。”

    “啊?”谈沛晨傻眼。

    “我都给你交件期限了,怎么可以没有理由就帮你延期。”

    “所以你才演了那场戏,干嘛这么大费周章?”

    “我年纪轻,不把威严撑起来,那些人一个个年纪都比我大,不爬到我头上才怪。”

    在育幼院时,因为孤儿的身分,在学校曾受过霸凌,所以只要一个眼神,何定玄就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他清楚公司那些看不起他这个与董事长没有血缘关系的太子爷,所以他一进公司就把规矩订下,将威严撑起来,戴着张不苟言笑的面具,再靠着自己的真材实料,才能在现在这个位置坐得稳当。

    所以这张冷酷严厉的面具他是不可能在公司摘下的。

    “但是……”

    “但是什么?”

    “你不是规定不可以在开会时讲手机,你破坏了自己订下的规则。”

    “偶尔一次没关系。”他不在乎的说。

    “其实你只要走到我的位子,直接跟我说客户延期就好。”根本不用演戏啊。

    何定玄脸上顿时一阵青一阵白。

    他该不会没想到只要一句话就可以解决了吧?谈沛晨猜测。

    因为太习惯在员工面前演戏了,连这么简单就可以解决的事也想复杂了。

    “都是你的错。”控诉的手指着她。

    “我的错?”谈沛晨愕然指向自己。

    “你没有照顾生病的我,害我脑子无法顺利运转。”他指责的振振有辞

    “谁叫你……谁叫你乱来。”这怎么会是她的错!

    “你已经是我女朋友了,为什么不可以乱来?”他又是理直气壮的口吻。

    谈沛晨傻眼呆愣。

    他是认真的吗?

    是真的要跟她交往,还是另有其它企图?

    他这么轻率的就说出“女朋友”三个字,感觉就像是在胡说啊!

    脑子一片乱的谈沛晨已经无法思考了。

    “我们去便利商店买点零食上去。”

    何定玄不由分说,拉着她回身往路口的便利商店跑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邻家弟弟是恶魔最新章节 | 邻家弟弟是恶魔全文阅读 | 邻家弟弟是恶魔TXT下载
万人炸金花安卓版 股票指数期货的交割方式 竞彩足球即时指数 吉林时时彩 深圳风采 北京快乐8 润旺配资 富余通配资 鼎牛配资官网 易股通配资 p3试机号 厦门股票配资利息多少 红太阳配资 七星彩 吉林时时彩 黑龙江11选5 广州浪奇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