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专宠小毒妃 > 第二章 初见未婚夫

专宠小毒妃 第二章 初见未婚夫 作者 : 宋语桐

    古代的生活真的太无趣了,所以只要城内有一丁点风吹草动或芝麻绿豆大的小事,都能一传十十传百,传到最后都成了稀奇事,何况是这种郡王爷将娶小主簿家的庶女的大事?自然是一夜之间便传遍整个江州。

    那些个长吁短叹或是嫉恨眼红的,恐怕都好几夜难以入眠。

    而平日连小猫都懒得来的秦家大门,突然有一堆莫名其妙的人来蹲点,连沿路叫卖的小贩也跑来巷子口做生意,秦家大门口这条巷子一夕之间成了人来人往的市集,还是县令大人派兵来守,才勉强图得一丝清净。

    这日,秦欢和小舒女扮男装,从秦家侧门的狗洞偷偷钻了出去,走到大街上租了一辆马车前往平城。

    “小姐,奴婢听爹说外头那些被县令赶走的人都是来看小姐的呢,每个人都很好奇小姐是长得如何的国色天香才让郡王爷求皇帝赐婚给他。”

    闻言,秦欢轻哼了一声,“果真传言就没一样是真的,明明是皇帝老子看这堂弟不顺眼,才把我这个身分卑微的庶女赐婚给他,怎么就成了是他求皇帝把我赐给他了?”

    “小姐,听说皇帝不老的……”

    “皇帝老子是尊称,懂吗?”

    小舒抓抓头,“是吗?”

    “本小姐说是就是。”

    “那好吧……小姐,我们这是要去哪?”

    “他们会到我家大门探头探脑的,难道我不会?”

    小舒啊了一声,瞪圆了眼,“小姐不会是要到长乐郡王府门口去蹲守吧?那样子多难看,要是让人给知道了传到老爷耳里,老爷会打断小姐的腿的。”

    秦欢好笑的伸手弹了小舒的额头一下,“妳傻啊,太阳这么大,我干什么自讨苦吃去人家门口蹲守?”

    “那我们是要去哪探头探脑?”

    “上等香客栈。”

    “那是吃饭的地方吧?”

    “这几天最热门的话题不就是我和长乐郡王的亲事吗?要听八卦,客栈饭馆自然是最好的地方。”

    热门话题?八卦?小舒古怪的看着她家小姐,却没问。反正这半年来,她家小姐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说些奇怪的话了。

    两人一路来到平城最大的客栈,秦欢之所以舍近求远跑到平城而不是待在自家原城,一是因为平城应该没半个人识得她,干什么都方便些。二是因为平城乃长乐郡王府的所在地,这上等香又是此城最高贵的客栈,相信泰半的人都会谈论长乐郡王最近发生的事。

    所以,她来了。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至少,她得先决定是要装死逃婚还是认命嫁了吧?

    虽说她穿越来此目前为止只会当个钱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姐,却不代表她不能搞出个名堂来养活自己。皇帝赐婚,这逃婚自然是不太可能为之的下下策,毕竟要逃却不连累任何人,也只有诈死一途,但,若逼不得已,那终究是一个选择。

    她们就选在客栈一楼角落的位置,不会太显眼,却很方便听八卦,这不,才上了第一道菜,筷子都没动呢,那长乐郡王四个字便开始此起彼落了——

    “听说长乐郡王除了是个瞎子,还是个瘸子。”

    “是吗?难怪只能去求娶一个小主簿家的庶女……听说那庶女也是个丑的,见不得人,我住原城的亲戚们都说没见过秦三小姐,倒是秦大秦二小姐还可以勉强入眼。”

    “真是可怜,当年他父亲长乐王爷可是个名震朝野的大将军呢,就是因为长乐郡王被弄瞎了眼,这才离开朝堂来到了江州。”

    “这是为何?”

    “避风头呗,都说当年长乐郡王的眼睛是被人给毒瞎的,有人说是皇帝给他叔父的警告,皇帝当年继位时还年轻,不得不忌惮这长乐王爷的声威……”

    “那也不必毒瞎人家儿子啊。”

    “嘘,小点声,都说是传言。”

    同桌的友人伸手拍了那人的头一下,“是啊,祸从口出,就算我朝民风开放,皇家亲民爱民,也不是什么话都可以乱说的。”

    邻桌的客人陡地冒出一句,“也不知谁真见过长乐郡王,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是老还是……”

    又一个邻桌的客人接口道:“都说是老王爷的儿子了,还是皇帝的堂弟呢,自然是年轻人,至于高矮胖瘦,这我还真不知道。”

    “有人见过,听说很吓人。”

    “真的假的?都是个瞎子了还长得很吓人?难怪只能请皇帝赐婚个又丑又没地位的庶女了,说起来这秦三姑娘也是个可怜的……”

    “再怎么可怜也是修了千年才有嫁给人家郡王的福报啊!那郡王府可不是人人都进得去的!听说长乐郡王是我朝最富有的王爷来着!”

    “他有钱却是个瞎子,老王爷去世后,整个长乐郡王府都靠怡太妃娘家侄子滕世安掌管着,要我说啊,这些年过去,不知多少好处都进了滕家的口袋……”

    啪一声,又一掌打在说话之人的头上,“又胡说!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自个儿死了就算了,可别连累了我们几个。”

    “是啊,去去去,走了,再待下去恐怕咱们脑袋都要掉了。”说着,这一桌数人全数起身,闹哄哄地结账走人。

    秦欢看着散去的数人,端了一杯茶喝了一口又一口。

    “客倌,上菜啰!”

    此时,小二又端上了一盘蒜苗鸡丁和炸小鱼干,那色香味之好呵,让秦欢想念起她在现代时常吃的地道中菜馆了。

    秦欢一筷子夹进嘴里,那鸡肉还烫舌呢,却是让她一口接一口,筷子都停不下来。

    “小姐妳慢点吃。”

    秦欢瞪她一眼,压低声音道:“我现在是公子,再叫错,罚妳没晚餐吃。”

    “奴婢不是怕小姐……不,是公子噎着了吗?”小舒很无辜的低下头。

    “妳现在不是奴婢,是奴才,唉,叫小舒就好了。快吃吧妳,美食当前,妳就不要管我了,好好享受一顿大餐,嗯?”说着,秦欢夹了几样菜到小舒碗里,就像她以前跟姊妹淘在一块的模样。

    “妳还吃得下啊?小姐,人家都说妳丑了……”连她这丫头听了都要食不下咽,她家小姐倒没事似的。

    “人家说我丑我就丑啊?我丑吗?”说着,秦欢还把脸凑到小舒面前左右各摆了一下,好让小丫头可以看清楚些。

    “当然不!”小舒一向挺自家主子的,“小姐就算称不上仙女下凡,在整个江州也算得上是个小美人了。”

    “那不就是了,妳管人家怎么说。”

    “可是……”

    “别可是了,这餐厅的菜还真是上等香呢,名副其实,本……小……公子钱都花了,妳就别暴殄天物了,吃吧。”秦欢说着,还真的专心吃了起来。

    那模样……就像是饿了很多天都没吃饭,却一下吃到山珍海味般一脸满足。

    客栈二楼靠边缘的位置,坐着两名头戴帷帽的男人,瞧不清真容,其中一名低头专心吃饭的男子,就算一句话也没说,就只是端坐在那里,却半点也掩盖不去那高大挺拔的身姿及一身逼人的气势。

    坐在对面的另一名男子也是身形修长矫健,但相比之下,却是亲民多了,话多笑容也多,一双眼不时地探看着一楼角落那桌女扮男装的主仆二人。

    “爷,你未来的夫人真的很能吃。”华月看了半晌,眉眼都是笑。

    闻言,那位被称作爷的男人,帷帽下的一道浓眉隐隐一挑,“你探头探脑半天,就只得出这个结论?”

    “当然不是,爷想听属下的结论?”华月一脸讨好的笑。

    “不想。”

    “爷……”

    “你非得把本王拉到这里吃饭,就是为了这个女人?”一个皇帝莫名其妙赐婚下来的原城主簿之女,还是庶女,他甚至连她的名字都懒得记。

    “爷,难道你一点都不好奇你未来的王妃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属下可是在秦家附近派人守株待兔了三天三夜这才好不容易逮到人的,爷该嘉奖属下才是。”

    神色冷,嗓音更冷,“本王有叫你这么做吗?”

    “是没有。”

    “那本王该嘉奖你?”

    “不必……”华月的声调委屈极了,又往一楼瞄去,“但属下今天终于亲眼见到这秦三小姐,算是放下心中一块大石,这秦三不丑,长得还过得去,听见人家说她丑也面不改色的继续吃东西,听见有人说爷又瞎又瘸又吓人,依然是闻风不动,属下都怀疑她不是来此探消息,而是真来吃东西的,毕竟这上等香的东西当真是属上等……咦,她们要走了。”

    “所以,本王也可以离开了?”

    华月的目光终于移回对面他家郡王爷身上,“爷吃饱了?”

    “嗯。”范逸起身。

    华月也连忙跟着起身,不是站在范逸后头,而是站在前头,为的就是替他家爷“挡去”所有“障碍物”。

    虽说他家爷在十九岁那年瞎了眼,但在此之前,他家爷可是跟着老王爷上山下海的骁勇战将,学术精、武功好,剑术骑术射箭样样都是无人能出其右,所以,就算爷瞎了眼,一般时候看起来也与常人无异,在府里时不必拿拐杖也能自在行走,但到外头人来人往之处自然就麻烦些,除非爷愿意拿拐杖出门。

    可拐杖一出,爷的身分就容易曝光,毕竟这里是平城,平城最有名尊贵的瞎子就是长乐郡王,为省麻烦,不到必要时候,爷的拐杖是不动用的,最常用的就是他这个“人工拐杖”,有他在前方领路,他家爷只要跟着他的脚步走就成,正常来说,旁人不会发现任何异状。

    “两位爷要走啦?吃得可好?”店小二见人从二楼下来,笑呵呵地上前招呼,忍不住多看了这两位戴帷帽的爷两眼。

    华月拿了一碇银子递给小二,“不必找了。”

    “是是是,谢谢两位爷,欢迎再来啊。”店小二笑到合不拢嘴,亲自送这两位看起来身分很尊贵的爷离开。

    五月的江州已经很炽热,阳光大得让人睁不开眼。

    上等香位在平城最精华的地段,门外有一座大湖,湖畔杨柳低垂,湖水清可见底,五颜六色的不知名大鱼小鱼在湖里游来游去,微风轻送,虽热却不至于闷。

    秦欢只身杵在客栈门外,望着眼前的一情一景,终是再一次不得不信,自己是真的真的来到古代了。

    她深呼吸了一口这个朝代的新鲜空气,仰首闭眼感受那轻微的风吹拂过她颊畔,她很自得其乐,却没承想她这模样,姿态之美,举止之自在从容,让来往的客人都忍不住朝她瞧了过来。

    长盛王朝民风开放,无男女大防,甚者,连男子与男子之间的那等事也不算新鲜事,尤其长得美的男子特别多,成了富贵人家的男宠者也是有的,只是大都还算低调,不至于明目张胆着来。

    小舒去叫停在边角处的马车,秦欢一个人杵在客栈外头等。

    上等香的客人众多,来来往往地,三教九流都有,但前题是必须有点钱,没钱的进不了门,毕竟是平城内属一属二的客栈,一道菜的价钱就足以让一般平民老百姓吃上十天半个月的饭。

    “曼蛛儿?”有人在她身旁唤道。

    秦欢本想不理,可那道嗓音太近,近到让她本能的睁开眼,在这张眼的瞬间看到的是一个双目如星,眉目如画,彷佛从古画中飘出来的美男子。

    好吧,她承认她来到古代后甚少出门,又总是低眉敛眼的,所以还真没仔细看过几个男人,尤其是像眼前这位如此“精美”的男人,美得非常,呃,邪魅。

    此刻,她的心跳动得很快很快,像是快要从胸口里跳出来一样,躁动不休……

    这是为何?

    这男人根本不是她的菜啊,就算这男人真的很美,但也不致于让她的心跳到都快让她喘不过气来的境地吧?

    “你在唤谁?我吗?”秦欢摀住胸口,想安抚一下这颗妄动不休的心,却在这男人进一步逼近时,她感觉到强烈的窒息感,让她根本无法呼吸。

    “妳不认识我?”男人皱起他漂亮的眉,已然伸手勾起她的脸,“妳明明是曼蛛儿……怎么可能不认识我?就算妳女扮男装,就算妳已经长大了,变美了,我也不可能认不出妳来,就算妳化成灰,我都认得。”

    啪一声,秦欢伸手打掉他的手,下意识地往后退一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不叫曼蛛儿,也确定不认识你!”

    “胡说,妳明明是曼蛛儿!”男人一把抓住她的手。

    这回,他使了劲,秦欢根本甩不开他。

    “跟我走!”

    “我不要,放开我!”她死命的挣扎,可不管她怎么用力,她的手都无法挣开这男人的箝制,“来人啊!救命啊!”

    男人没想到她会在客栈前大吼大叫喊救命,漂亮的眉一挑,正想一掌劈昏她,耳边却袭来一阵又疾又猛的掌风,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男人连忙侧身一闪,放开了秦欢的手,而就在这一瞬间,男人只觉眼前一抹黑影晃过,方才那还在他掌心里的女人已经落在一个头戴帷帽的男人怀中——

    “阁下是谁?竟敢袭击本公子!”唐渊着恼地瞪着眼前这个高大挺拔,却戴帽遮脸见不得人似的男人。

    “你又是谁?竟敢当街强抢民女。”范逸的嗓音清冷无比,却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但显然怀中的女子不太怕他,双手紧紧扣住他的手。

    唐渊傲气的抬了抬下巴,“本公子何来当街强抢民女?这姑娘跟本公子是旧识。”

    “是吗?”

    “本公子骗你干么?随便抓一个人问问,都听过本公子的名声,本公子花容月貌,多少女人投怀送抱,需要强抢民女?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

    “我问的是她。”范逸低下头“瞧”着怀中的女人。

    此时,秦欢也刚好一脸诧异地抬起头来望向他。

    这个男人……

    他的眼睛……看不见!

    不会这么巧吧?难道眼前这位就是她未来的夫君长乐郡王?不会的,应该不是的,可不管他是或是不是,她都发现了一件神奇的事……

    她竟然懂得医术!或者说,她不是懂得医术,而是懂得怎么解毒?

    当她的手一摸上这男人的脉搏,她就知道这男人是被毒瞎的,瞎了多久。

    重点是,她还知道怎么治,根本不需要思索,而是很快速的本能反应……这根本是神医级别了吧?只是摸了一下脉搏,就好像可以看透他的奇筋八脉似的……

    真是疯了!

    她究竟是穿越到什么样的一个女人身上啊?

    明明是一个主簿的小女儿,怎么可能又懂药草又懂医?而且都跟毒有关!

    秦欢震惊不已又迷惑不已,神情怔忡地仰头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心思千回百转,她该救这个男人吗?她明明可以治他的眼睛……

    可,他若是一般不相干的人也罢,毕竟不认得她就没事,可他若真是她要嫁的长乐郡王,那她的本事岂能让他知晓?毕竟她就算有十张嘴也说不清,为何她从小长在主簿之家却懂医又懂毒吧?惹来一堆质疑不说,搞不好还会被当妖女办了!

    何况,他的眼睛定是让许多大夫给瞧过的,人家大夫医不好,她这个平常人家的小姐却说医得好?谁会信她?

    “说话,妳是哑巴吗?”范逸清冷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什么?”她有些呆愣地看着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范逸微微皱眉。

    看来,这女人刚刚一直都没在听他们两个男人的对话呵,那她在干什么?死命抓住他的手,贴在他怀中,此刻又傻傻地盯着他瞧……

    发花痴吗?都见不着他的脸,这花痴也发得有些奇怪。

    范逸冷冷地问:“他说你们是旧识,是还是不是?”

    秦欢连忙摇头,“不,我根本不认识他!”

    闻言,范逸把头微抬,朝向前方那人,“听见了吗?这位姑娘说不认识你。如果阁下再纠缠不清,那只好将阁下送官府了。”

    唐渊哈哈大笑起来,“你要将我送官?”

    “还是你想选择送命,也是可以的。”范逸冷冷一笑,“要试试吗?”

    这男人,口气还真是狂妄无比。

    强龙不压地头蛇,唐渊虽很想应战,但这里不是京城而是江州,能少一事则少一事,免得招来无谓的麻烦,何况他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口气敢如此大而狂,再瞧那一身锦衣,定不是一般人家。

    “今日本公子有要事在身—— ”

    那就是不想试也不敢试了。

    范逸薄唇淡抿,“不送。”

    瞧这语气,像是在赶一条狗似的……

    唐渊当真是一股气堵在喉间,瞇眼又瞪了他怀中的女人一眼,这才拂袖而去。

    秦欢看着那男人的背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突然又觉得心脏跳得好快,甚至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感紧紧攫住她的胸口……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原主真的认识那个男人?

    见怀中女子迟迟不动,范逸不由得开口——

    “妳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吧?”普天之下,她大概是第一个敢这样明目张胆抱住他,又紧紧抓住他的手不放的女人。

    “噢。”秦欢闻言放开了他的手,连忙从他的怀中退了开来,“那个……谢谢大侠的救命之恩。”

    “不必了。”说着,范逸转身要走。

    秦欢却一个上前再次拉住他,“大侠,小女子想还大侠的救命之恩,大侠是否可以……”

    “不可以。”他听都没听她说就直接否绝。

    “大侠……”

    “举手之劳罢了,姑娘不必挂心。”

    秦欢还想再说什么,一道身影很快地飞过来,正是一时离开替他家主子办点事方回来的华月,他看看他家爷,又看看他家爷身边的小泵娘,嘴巴开开阖阖半天,还眼皮直跳。

    刚刚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吗?为何他家爷会和未婚妻站在一起?看样子刚刚他们还在“聊天”?不会吧?他家爷可不是会在大街上跟姑娘搭讪的人!

    “这位……公子,有事吗?”人家女扮男装,他华月总不能直接叫人家小姐吧?

    公子?范逸听了挑了挑眉。

    这位明明是姑娘,方才听她喊救命的嗓音就是个姑娘,何况,刚刚她把他抱得那么实,是男是女他不会不清楚,华月却喊她公子?最大的可能就是这姑娘穿的是男装……

    女扮男装?这……该不会就是刚刚在客栈一楼吃饭的主仆俩?他那御赐的未婚妻秦三小姐?

    秦欢见到华月,朝他微微福礼,“方才受恩人相救,在下只是想问恩人大名,好报答恩人救命之恩。”

    没想到华月一见她如此,赶忙回了一个更大的礼,“我家主子姓范,救命之恩就不必了,这……应该的应该的。”

    应该的?秦欢一愣,随即恍然。

    果真是……姓范呵。

    眼前这男人想必知道她是谁,因为知道她是他家主子的未来王妃,所以才受不得她的礼吧?才说他家郡王爷救她是应该的?

    想着,秦欢又看了方才的“救命恩人”一眼,若这男人果真是她的未来夫君长乐郡王,那么,他那双眼,她就有时间慢慢治了,只不过……唉,看来郡王府这个龙潭的水很深啊,不似眼见那般平静……

    此时,一辆马车缓缓地在他们身边停了下来——

    “小……公子!马车来了!快上车吧!”马车里探出一个人,正是秦欢的丫头小舒。

    秦欢看了他们一眼,再次福礼,“那……在下告辞。公子大恩,秦三来日再报。”

    华月赶进再次回礼。

    小舒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却没多话,伸手扶她家主子上马车,马车驾地一声缓缓驶离。

    目送两人离开的华月,也伸手扶他家爷上了另一辆停在一旁的马车,马车很快地往郡王府行去,两人则卸下了帽子。

    “爷刚刚英雄救美了?属下真是遗憾没亲眼见到那精采的一幕。”

    “若你在场,就不必本王出手了,所以就算你在,你也见不到那一幕。”

    “嗯……那位……怎么样?爷?”华月探问着瞅着他家爷。

    “什么怎么样?”

    “爷,方才那位公子其实是位姑娘,就是陛下恩赐的秦家三小姐,爷的未来王妃……”

    “嗯。”范逸连眉都没动一下,“她刚刚说了她叫秦三。”

    华月点点头,“那……爷方才是怎么个英雄救美法?”

    范逸这回眉倒是一挑,“要本王示范一次给你看吗?”

    “像这样吗?”华月上前抱住了他家爷,一副小鸟依人情状。

    范逸没推开他,只是冷冷地道:“找死吗?”

    “当然不,属下可舍不得爷。”说着,华月已笑咪咪地端正坐好,“爷还没告诉属下,咱们未来的王妃究竟让爷满不满意?”

    “滚下车。”

    “爷恕罪。”

    这厢马车里一冷一热的闹着,另一厢驶往秦府的马车里也是整路不消停——

    “小姐,方才妳身边那两个高大的男人是谁啊?小姐怎么会跟他们在一起?还跟他们告辞?”小舒忍不住,一上马车便问了。

    “我也不知他们是谁。”秦欢没打算告诉小舒对方其实就是长乐郡王一事,避重就轻道:“但他们其中一个救了我一命。”

    “救……小姐?什么一命?”小舒一听,紧张得话都快不会说了,“小姐刚刚发生何事了?有受伤吗?小姐都已经女扮男装了,还在人来人往的客栈前面遇上了登徒子吗?不会吧?这是什么世道啊?这里可是江州啊,最富裕最太平的江州平城啊!怎么可能……”

    “我看那人也不像是什么登徒子。”秦欢打断了小舒,一串话下来吱吱喳喳地,让她听了头都疼了起来。

    “嗄?小姐……那他是谁?”

    “不知道。”秦欢没好气的睇了她一眼,“本小姐不是失去记忆了吗?就算以前真的认识他,现在的我也认不出来啊。”

    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谁知那个突然冒出来说认识她的人,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

    “也是。”小舒懊恼地皱了皱眉,“当时奴婢如果在小姐身边就好了,如果是小姐以前认识的人,奴婢应该也识得的,小姐,那人长什么模样呢?”

    “高高的,斯文又漂亮,白白净净的,那双眼睛魔魅魔魅的……”秦欢边回想边道,心窝上又传来淡淡的疼痛感,她伸手抚着胸口,不由得大大呼出一口气,想把胸口的那股窒闷感给驱离。

    小舒听得眼睛都直了,脖子却歪到一边,“小姐说的究竟是男人还是女人啊?”

    “当然是男的。”

    “小姐怎么可能认识这样一个男人,若真像小姐形容的那样,应该一见就忘不掉吧?奴婢可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秦欢点点头,“是吧?我也是觉得不可能……”

    但,却莫名的会为那人心跳加快啊!

    这真的是一件很匪夷所思的事!

    若原主的灵魂不在了,心却还是会被如此剧烈影响着,那么,是否表示那男人对原主很重要呢?若真的很重要,那又是为什么?

    甩甩头,秦欢告诉自己不要再想了,想起那个男人,总会让她觉得胸口闷闷的怪怪的,她现在要担心的应该是即将到来的婚事,还有她那位显然是被人毒瞎的未婚夫……

    究竟,他的存在是妨碍了谁呢?

    想到此,秦欢突然一把抓过小舒的手,指尖很自然地扣在她的脉上——

    “小姐,妳干么呢?”小舒一脸莫名。

    没有……

    什么都没有……

    是摸的位置不对吗?为何她什么都感应不到?

    秦欢皱了皱眉,把小舒的手再扣得紧一些,一样,什么都没有……

    难不成,她只能感应到中毒之人?

    “小姐?”

    秦欢看了她一眼,同时松开了她的手,“没事,只是觉得妳的手好小,抓过来研究一下。”

    “研究……是什么?”

    “就是仔仔细细的瞧上一遍,看看有什么不一样。”

    “噢。”小舒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小姐……”

    “嗯?”

    “小姐今天很失望吧?那客栈里传的都是一些对小姐和王爷不好的话,听起来就气死人,早知道小姐今日就不该来的。”

    秦欢不在意的笑了笑,“既然说本小姐的那些话都不是真的,那关于长乐郡王的那些话自然也不是真的,我又何必放在心上。”

    何况,她都已经亲眼见到本尊了。

    虽没见到那张脸,但这长乐郡王身材高大挺拔,武艺高强,声音好听,明明瞎了,路见不平还会拔刀相助,那英雄救美的帅气模样,就算他长得很一般也可以因此而掩盖过去,男人嘛,帅的本来就不是那张脸,而是身材、姿态和担当,这些,长乐郡王算是全部合格。

    而她,会治好他的眼睛。

    神不知鬼不觉地……治好他。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专宠小毒妃最新章节 | 专宠小毒妃全文阅读 | 专宠小毒妃TXT下载
万人炸金花安卓版 内蒙古快3 大快乐透开奖 翻翻配配资 夢幻邂逅 白银到哪里去买 江苏十一选五任选基 14场胜负 江西省十一选五走势 今日新浪体育新闻 五分彩 澳洲幸运5开奖号码 宁夏11选5走势图 2019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最好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 黑龙江6+1 3d试机号 今天晚